全套“体检”验出文物暗伤 后蜀赵廷隐墓出土的陶质文保修复获奖啦!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10-21 12:11 35072

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图据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

10月20日,由中国文物学会、中国文物报社主办的“2021全国十佳文物藏品修复项目推介活动”终评会在北京召开。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后蜀赵廷隐墓出土陶质文物保护修复项目获评“2021全国优秀文物藏品修复项目”。

该墓葬中发现的伎乐俑姿态优美,服饰艳丽,是目前西南地区发现的最为精美的陶质伎乐俑组合,堪称五代时期最珍贵的历史文物之一。经过“文物医生”全套“体检”验出文物暗伤,精心修复保留五代伎乐俑历史信息。

西南地区最精美的陶质伎乐俑

2010年11月底,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青龙村,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修路前的文物勘探工作中,发现了一座千年前的后蜀国(934-965年)古墓。在主室与甬道台阶处,考古人员发现了一方墓志,墓志碎裂,但其上所刻近3000字基本完整。从墓志上的文字确定了墓主人的显赫身份:五代后蜀宋王赵廷隐。

赵廷隐墓在历史上曾被盗扰,此次考古发掘出土陶器58箱,其中包括由5件男俑和23件女俑组成完整的彩绘贴金陶伎乐俑组合,精美的彩绘陶质庭院一套。

迄今为止,四川地区已发现的有明确纪年的五代墓葬不足10座,而赵廷隐墓是继前蜀王建墓、后蜀孟知祥墓之后所见的保存最完整、随葬最丰富、文物最精美的五代墓葬,是四川五代墓葬考古的第三大发现。该墓葬中发现的伎乐俑姿态优美,服饰艳丽,是目前西南地区发现的最为精美的陶质伎乐俑组合,堪称五代时期最珍贵的历史文物之一。


全套“体检”验出文物暗伤

据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中心副主任孙杰介绍,文物保存环境的洁净稳定,对文物本体的保存、保护有着极大的影响,为了尽最大可能保护好赵廷隐墓出土陶器,该批文物经提取套箱后运回室内保存,陶质文物在套箱中自然阴干,

待文物缓慢干燥稳定后,再启动整理、保护、修复工作。

在对赵廷隐墓出土彩绘陶器进行修复前,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中心用高科技手段对这批陶器进行了全面的“体检”,首先采用超景深显微镜、拉曼光谱、X射线荧光光谱法分析了这批彩绘陶器的彩绘结构及颜料,具体了解其彩绘工艺;然后对这批陶器的胎体组成进行测定;还采用高温膨胀仪对典型陶俑的烧成温度进行测定,并采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对其彩绘层胶结物质进行分析,采用x-射线探伤对陶俑结构进行分析。

一系列的高科技“体检”,让“文物医生”对赵廷隐墓出土彩绘陶器的胎体成分、烧造温度、彩绘技艺以及伤情,都做到了心中有数。“文物医生”发现,除了已经碎裂的陶片,该墓葬出土的陶俑,不论大陶俑、小陶俑,都可见暗裂隙。这些裂纹表面的彩绘层是完整的,有可能在坯体制作或烧制过程中就已经产生,是文物保存的安全隐患。

精心保留五代伎乐俑历史信息

由于赵廷隐墓曾经被严重破坏,出土陶器破损严重,陶器碎片扰乱、移位、混杂,但器型、彩绘、纹饰又非常接近,给拼对工作造成很大困难,经过前期耐心细致的整理工作,共拼对出陶器101件(套),其中,曾经在金沙遗址博物馆2018年《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上展出的重要文物——双人首蛇身陶俑“地轴”就是由两位修复师花了三个月时间用117片碎片拼接而成的。孙杰介绍,保护修复前的清理、拼对,是对该批考古发掘出土文物进行保护修复的一个关键步骤。

表面硬结物问题是文物修复的难题,赵廷隐墓早期曾被火烧,碎片表面附着物及颜色差异较大,“文物医生”先用竹签对大面积的浮土进行清理,用手术刀对能清理的硬结物进行清理,再用棉签洗去附着泥土,用竹签将被软化的泥土和硬结物轻轻挑去,一点一点减薄硬结物,直至完全剔除,虽然进度较慢,但对彩绘层的破坏较小。

通过三维扫描、建模,“文物医生”针对文物的残损部位进行虚拟数字化修复试验。2017年3月,赵廷隐墓出土陶器修复工作正式开始,“文物医生”以精湛的技艺,针对出现严重剥落、空鼓,以及酥粉等问题的出土陶器彩绘层进行了加固保护,对陶器上的烟熏痕迹,作为重要的历史信息予以保留。

修复后的彩绘陶俑栩栩如生,成为成都博物馆常设展览“花重锦官城”中最重要的展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fm573256 2021-10-22

    好棒棒

  • fm573256 2021-10-22

    好漂亮

  • 猜不出来我是谁 2021-10-21

    考古人挺不容易的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