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钱理群:我读晏阳初

封面新闻 2021-10-15 09:27 33849

文/钱理群

苗勇和东方出版社邀我为《晏阳初》一书作序。多年前我在“志愿者文化丛书”中写了一篇小文,表达了我对晏先生其实践、其理论、其精神的感佩,至今无改,就以它代序吧。

在20世纪20—40年代中国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中,晏阳初无疑是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如研究者所说,晏阳初所领导的教育和乡村改革试验,“无论就其规模之宏大、历史之长久、组织之严密、计划之周详、参加的教育与农业等专业人员之众多,以及运用现代教育理论指导实践的深度与广度来看,都是极为引人注目的。”【宋恩荣:《晏阳初全集》序言,见《晏阳初全集》第1卷,湖南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第23页】

晏阳初(1890—1990)在百岁人生的历程里,留下的是一个个辉煌的足迹,即晏阳初所说的“乡村改造运动史”上的“几个历史事件”【晏阳初:《在危地马拉训练班结业典礼上的讲话》(1965年4月29日),见《晏阳初全集》第2卷,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第407页】:1917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上,二十七岁的晏阳初从事华工服务,为他们办汉文班,编《驻法华工周报》,认识了“苦力”之“苦”和“力”,由此走上了平民教育之路;1922年,作为青年会平民教育科的主持人,晏阳初又在长沙、武汉等地组织大规模的市民识字运动,他的同龄人毛泽东也是其中的义务教员,这是晏阳初平民教育在国内的小试身手;1923年,“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正式成立,晏阳初被聘任为总干事;1929年,晏阳初走出了他一生事业中决定性的一步:到定县主持全面改革农村教育与建设的研究与试验,以此作为整个中国社会问题研究的试点,并创造了“定县主义”和“定县精神”;1932年,国民政府召开内政会议,通过县政改革案,晏阳初担任河北县政建设研究院院长,并以定县为县政建设实验区,这标志着定县试验进入一个以县政改革为中心的新阶段;1934年,全国乡村重建会议召开,全国乡村建设的团体达六百余个,试验区和试验点达一千余处,晏阳初的定县之外,梁漱溟领导的山东邹平、陶行知领导的南京晓庄、卢作孚领导的四川北碚、黄炎培领导的江苏昆山、高践四领导的无锡黄港试验都有很大影响,乡村建设试验蔚然成风;【参看刘重来:《卢作孚与民国乡村建设研究》,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52页】

1936年,晏阳初又应湖南省政府之请,创建衡山试验县;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晏阳初立即组织“农民抗战教育团”,同时坚持乡村改造试验,并把范围扩展到四川新都和重庆附近的“第三专员区”的璧山、巴县、北碚、铜梁、綦江县、合川、江北等县;1941年在重庆歇马场建立的乡村建设育才学院更是为抗战时期的乡村建设培养了大批人才;1951年,晏阳初去职到美国,建立了国际平民教育运动委员会,并积极推动国际乡村改造运动(LMEM);1958年,在晏阳初的倡导下,菲律宾创建了国际乡村改造学院,他先后协助菲律宾实行乡村改造三年计划,并协助亚洲的泰国和拉丁美洲的危地马拉、哥伦比亚成立乡村改造促进委员会。这样,定县试验的经验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推广,并适应第三世界各国不同的国情,有了新的创造与发展,晏阳初因此被称为“国际平民教育和乡村改造运动之父”。

如晏阳初自己所说,他“穷干,苦干,硬干”了一辈子,“从中国干到世界上干。”【转引自吴福生:《我看晏阳初》,《晏阳初纪念文集》,重庆出版社1996年版,第49页】面对各种赞扬与质疑,他如此“自剖”:“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是中华文化与西方民主思想相结合的一个产儿。我确是有使命感和救世观;我是一个传教士,传的是平民教育,出发点是仁和爱。我是革命者,想以教育革除恶习败俗,去旧创新,却不注重以暴易暴,杀人放火。如果社会主义的定义是平等主义——机会和权益的平等,我也可以算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我希望人类以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故不赞成斗争,也不相信阶级决定人性。我相信,‘人皆可以为舜尧’。圣奥古斯丁说:‘在每一个灵魂的深处,都有神圣之物。’人类良知的普遍存在,也是我深信不疑的。”【晏阳初:《九十自述》(1987年),见《晏阳初全集》第2集,第508、529-530页】

有意思的是,首先引起国际重视和认同的,是“革命者”晏阳初:1943年,美国纽约市科斯克图森科基金会和哥白尼逝世四百周年全美纪念委员会,成立了由世界百余所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代表组成的特别表扬委员会,推选“我们时代里具有哥白尼的革命精神”,“在处理问题的思想和方法上已做出或正在做出具革命性意义的贡献”的“当代革命伟人”,晏阳初和爱因斯坦、杜威、福特等十人同为获奖者。【《晏阳初膺选“现代世界具有革命性贡献伟人”的文件》,见《晏阳初全集》第3卷,第797-798页,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

1948年,国际东西方协会给晏阳初授奖时则称他为“出身于书香世家的中国人民的儿子和世界公民”,并赞扬说:“你已准备了一整套不但能为中国,而且能为世界任何地方的平民改善生活,并被证明为行之有效的办法。你在世界黑暗之处点燃了一盏明灯。”【《东西方协会主席和董事会的奖辞》(1948年),见《晏阳初全集》第3卷,第799页】

1983年,他在九十寿辰时【晏阳初本人一直认为自己出生于1893年,与卢作孚、梁漱溟、毛泽东同龄,1983年即为九十大寿,1988年、1989年即为九十五、九十六岁寿辰;但后来查晏氏家谱,才订正为1890年出生】,获“人民国际”授予的“艾森豪威尔大奖章”,以表彰其“对世界和平和相互理解的特殊贡献”。1987年,美国总统里根为晏阳初颁发“杜绝饥饿终身成就奖”,赞誉他“六十余年来,为杜绝第三世界饥饿和穷困根源,始终不渝地推广和开拓着一个持续而综合的计划”。【《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颁“杜绝饥饿终身成就奖”》(1987年),见《晏阳初全集》第3卷,第302页】

1988年,里根为晏阳初祝寿时又表示:“我始终相信,人们有潜力解决自身的问题。我很赞赏您为发扬这一思想所做的终身努力”,“您为免除人类的愚昧和贫穷所做出的贡献,是您赐予未来一代最宝贵的财富。”【《罗纳德·里根致晏阳初95寿辰贺辞》(1988年),见《晏阳初全集》第3卷,第803页】

1989年,美国新任总统布什也为晏阳初祝寿,称“您是我们人类的颂歌”,并这样谈到他对晏阳初思想的理解:“您已使无数的人认识到:任何一个儿童绝不只是有一张吃饭的嘴,而是具备无限潜力的、有两只劳动的手的、有价值的人。”【《乔治·布什致晏阳初96寿辰贺辞》(1989年),见《晏阳初全集》第3卷,第804页】这都是非常到位的评价。

在中国,晏阳初曾一度受到曲解并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直到1985年由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出面,邀请晏阳初回国访问,并给予重新评价,恢复了他的“享誉国内外的著名平民教育家、乡村改造运动的倡导者和实践家”的历史地位。【雷洁琼:《晏阳初——平民教育运动的开拓者》,见《晏阳初纪念文集》,第1页】

近二三十年来,晏阳初得到了广泛的认同,人们赞扬他是中国农民的“真正朋友”【胡絜青:《小小的认识》,《晏阳初纪念文集》,第2页】,说他“心中只有农民,他的一言一行都是为了农民的利益”,他“非凡的智慧和坚毅来自对农民的忠诚”【陈志潜:《乡村建设的先驱》,《晏阳初纪念文集》,第8页】,“他彰显并证实了人类精神中的潜力和弹性”【吕健心:《我的自我认同过程》,《晏阳初纪念文集》,第87页】。

更重要的是,这些年陆续出现的一批青年志愿者,作为新一代的乡村建设者,他们以“晏阳初”命名自己的乡村建设基地,表明晏阳初的事业在他的祖国、故土有了继承人,这自然是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

晏阳初在他生前最后一次的公开演讲里表示:“愿我毕生的工作——乡村改造——成为我的遗产。”【转引自理查德·埃尔斯·大卫:《在晏阳初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1993年10月26日),见钱理群:《志愿者文化丛书·晏阳初卷》,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版】

这是一份十分丰富厚重的遗产,它首先体现为一种广泛、持久、富有成效的实践活动,令后人永远怀想;同时,它更具有极大的理论含量,而且这是真正从中国现代社会实践中提炼出来的理论,是本土的又是现代的中国教育思想和乡村改造与建设思想,因此它也就能够超越其所产生的时代,而对中国现代教育与社会改造产生持续的影响,以至我们今天重读晏阳初当年的著述时,常常有亲聆教诲、如耳提面命之感。

用我习惯的说法来说就是,晏阳初的思想和梁漱溟、陶行知、卢作孚等乡建先贤的思想一样,都“活在当代中国”。而我们要继承他们的遗产,也首先要通过阅读他们相关的著作,领悟其思想,感受其精神,并以之作为我们正在从事的改造中国农村教育与社会的新的实践的精神资源。

【作者简介】

钱理群,北京大学资深教授。退休后,更多关注语文教育、西部农村教育、地方文化研究和青年志愿者运动,同时从事中国当代民众思想现象研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