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底稿 | 拼图还原石家庄客车14死悲剧:淹水道路未完全封闭 事发前每天大量车辆涉水通过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底稿 2021-10-12 18:59 61306

封面新闻记者石伟 石家庄报道

10月11日早高峰期间,河北石家庄平山县敬业集团一辆实载51人的通勤大巴车落水,37人被平安救起,14人死亡。事发路段淹水多日,为何大巴车会冒险涉水而过?事发前为何没有封锁道路?为何没有绕行通过?封面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事发河段交通条件,采访当地村民及遇难者家属,试图多角度拼图还原悲剧前后背景。

采访发现,事发路段是上下河段最便捷通道,淹水后未完全封锁,附近有两条绕行线路但交通条件不高;悲剧发生前一直有大量车辆涉水通过,还有保安站水中指挥车辆通过,有车辆玩耍性质在水中飙起巨浪;事发前曾有大货车冲下河,被多趟通勤车上的人员好奇拍下视频发布社交媒体,但似乎没人注意到生死威胁。

出事现场

51人班车漫水桥上落水致14人死亡 事发前有货车落水未引起重视

11日早上,敬业集团一辆载着51名员工的通勤车,沿港城路经过滹沱河时在王母桥落水。河水不是太深,客车上半部裸露出水面,为大部分自救的乘客提供了短暂立足之地,其他人员则被河水冲向下游。

滹沱河绵延580多公里,从山西境内而来,在平山县穿城而过。事发河段是从西北流向东南,河面自西向东百米距离内有三条过河道路。最下游是一条老桥连接着老路,最上游是一条十七八年的新路桥,新路桥下游紧挨着的是一条柏油沥青便道。大巴车从便道被冲下河。

桥头村民介绍,国庆期间山西连续降雨,滹沱河水位上涨很快。“河对面过河出行的主要是敬业集团员工,那是个大厂,人多,新路桥就是敬业集团修建的。因为高度较低,发大水容易淹没,后来在桥头施工开始架设高桥墩想加高桥梁,在旁边修了便道。便道高度更低些,架桥还没完工就出了事。”

这次河水上涨漫过了新路桥和便道,这里甚至成了居民们拍视频打卡的位置。在当地众多居民的社交媒体上,不同人在不同时间从不同角度拍下了很多视频。

视频中显示,有大量的社会车辆和大巴车从漫水的便道冲过,漫水深度不同,最深的时候路边标示桩仅仅能漏出头,看不清路的边界。这些车有的小心翼翼往前挪,车头被冲得改变了方向,有些车则是快速冲过,甚至带着玩闹性质高速飙过,激起高高的浪花,被拍摄者开玩笑说“你看车子长了翅膀”。

不少敬业集团的员工,也从通勤车内部也拍下涉水过桥的窗外画面,甚至还拍到一辆货车落水歪斜在路边。从视频文案和视频中人物惊呼声中,拍摄者和涉水者们似乎充满了好奇,甚至兴奋,没人意识到生死威胁,似乎都笃定自己乘坐的车辆不会出事。

视频中也有谨慎者,在车队到达漫水区之前,果断掉头离开了。

敬业集团

涉水道路是最便捷通道未被全封闭 两条绕行路线路况不好

11日晚上9点,为保障救援行动,事发路段路口被交警设卡封闭,过河需要往西绕行。

在老路桥王母村一侧,桥头滞留着十多个下班的居民,上游的便道出事了,他们说这里是过河回家的唯一通道。

老李说,他在县城打工,回去一趟骑电动车要50分钟以上,过河之后还要骑40分钟才到家。“以前都是走那条便道,路好走些。这条老路桥路况不太好,有时候也走。除此之外,往西绕行也有路,但是太远了,要多绕40分钟,电动车走不了那么远,中途没电了只能推回家。”

王母村村民介绍,在出事之前大家都是走这新旧两条路桥,老路桥路窄多坑洼,容易堵车,大车相遇很难错车。“新路桥是这段河上下最便捷的一条路,每天敬业集团成千上万员工从这进出,还有这么多居民来往,没出事前没办法封死。我们收到通知说路上涨水了不让通过,但只在敬业集团上下班的时候会有保安或者交警在两头劝阻,或者指挥通过,其他时间不固定,让不让过也不固定。”

记者从主干道进入王母村走向桥头,沿途几乎没有路灯,救援车辆撤出时激起尘土铺面,路边的作坊工厂没开灯,流出不明的水漫在路面,空气里飘着臭味。

封面新闻记者试图用导航寻找一条另外到达敬业集团的路,导航按照最优路线设置无法生成其他线路。导航显示,从县城一侧经过钢城路前往敬业集团,大概15公里,用时22分钟。

此路封闭后,河流上游还有一条桥梁,有省道和乡道两条路到达桥头,然后过桥往北也可到达敬业集团。

12日上午10点的非高峰期,记者沿这两条线路来回往返一趟敬业集团,走省道去程47分钟,走乡道返程43分钟。沿途众多村落和小厂房,大批货车、搅拌车与小车混杂通过,分段导航前进时导航多次被堵成红色。村庄、作坊和工厂里时常窜出车辆和行人,地上突然出现的坑洼,或者高高的减速带,以及对向车道车辆突然占道逆行抢行,开车人需要聚精会神。

涉事便道两侧有新旧两条过河道路

救援队称靠经验和运气完成搜救 悲剧可能与侥幸心有关

保定青年爱心志愿者协会曾派出专业队伍参加打捞救援。队员王小冬介绍,最后一名遇难者在中午1:43已被寻获,救援任务结束,整个过程比较艰难。“水势一直在变化,水流冲击力也在变化,落水者的体重、穿衣服的薄厚、会不会游泳,都会影响沉水速度,所以不同的人被冲出的距离不一样。有两位是在下游那个老桥外边打捞上来,其他人是在两桥之间被发现。王小冬说,两桥之间的水域开阔,水下乱石、树枝、水草很多,前一天搜寻结束后,所有救援队开会调整了方案,启用声呐搜索,寻找疑似点,再逐一寻找。

“大石、大木桩对声呐的反射容易形成干扰,在设备辅助的基础上全靠队员的经验和运气。”王小冬说,搜救过程中发现漫水的地方水不深但冲击力很强,可能就是平时大家都从这里通行没出问题,后边的人心存侥幸,没想到出现这么大的悲剧。

12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在敬业集团厂区门口看到,院子里停放着十几台通勤车。

敬业集团院内的通勤车

据媒体报道,敬业集团称因车辆不够,临时从外边租赁了涉事大巴,曾向司机班发布绕行提示;平山县一副县长称,事发当天曾有交警对涉事车辆拦截劝阻,被涉事车辆强行通过。

对此,平山县县委宣传部称,不清楚是哪位副县长接受的采访,目前事故还在调查,具体细节将公开通报。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封面新闻】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7

  • 卷耳。 2021-10-14

    哎[流泪]

  • 张宜乾 2021-10-13

    为逝者哀告,望此事不再有。

  • fm9824 2021-10-13

    辛苦,为大家还原事故现场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