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的农家院里藏着乡村振兴的“致富经”

津云 2021-10-11 15:05 29411

金秋时节,蓟州是京津冀地区市民短途游的首选之地,每逢周末,蓟州下营镇郭家沟村近50户农家院几乎爆满。

2021年9月,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开展的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镇遴选中,蓟州区下营镇作为天津的三个上榜者之一,入选首批100个全国乡村旅游重点乡镇。

郭家沟是下营镇的旅游“招牌”村,拥有“塞上水乡”的美誉,2015年列入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与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名村,2019年列入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

曾经,郭家沟是个贫困村,2000年前全村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元,通过不断发展旅游业、革新管理模式,郭家沟村从一个落后的农业村庄,发展成为了下营镇首屈一指的旅游村。

郭家沟民宿

年接待游客20多万人

郭家沟位于蓟州下营镇东部,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山上松柏郁郁葱葱,山下的果树花果满枝,是一个山清水秀的美丽小山村。

郭家沟村口管理严格,在游客接待中心统一办理游客入住,农家院明码标价,分为三星至五星的不同标准,定价为每人100多元至300多元,村里还有高端民宿,比农家院更加高档个性。

一条林荫道贯穿整个村落,穿过大约1公里长的林荫道,路两侧是各具特色的乡村农家院。

郭家沟村占地面积1000亩,从村子最南边走到最北边只需不到十分钟。这里没有高山峻岭,只有小桥流水,花草掩映,配合着北方民居青砖灰瓦、红灯木门的建筑特点,比江南古镇更接地气,比北方皇城更加婉约。

郭家沟村的中心位置有一处名为聚贤湖的休闲区,活水和木桥相映成趣,一路向北,拾级而上,就是郭家沟水库了,高高的水坝之上可以俯瞰整个村子。水库流下来的活水形成清溪,穿村而过,游客可以自备抄网和水罐,打捞蝌蚪;老人们则可以漫步花田,呼吸在城市中难得的清新空气。

国庆假日,郭家沟的农家院几乎爆满,走在村间小路,看到的几乎都是外来游客,据统计,2020年,郭家沟全年接待游客20多万人。

给群众做表率

52岁的胡金岭是郭家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郭家沟昔日的贫困还在他的记忆中,“那时候村里太穷了,村民靠种庄稼为生,2000年前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年轻人外出打工,外村姑娘不愿嫁到郭家沟来,婚丧嫁娶都靠借钱。”胡金岭依然记得,亲戚家的孩子生病住院,出院的时候因为欠费无法办理,家人到处借钱才让孩子出院。

胡金岭一家6口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成人后,他便和村里的年轻人一样外出打工,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改变家乡的贫困越来越成为胡金岭内心的愿望。

1999年,胡金岭被郭家沟村“召回”,出任村委会主任,胡金岭接过重任,决心带领村民摆脱贫困。

郭家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东临梨木台、西临九山顶两大自然风景区,不光郭家沟,整个下营镇处处皆风景,北连河北兴隆,西接北京平谷,有一代名将戚继光戍守的黄崖关长城,有中上元古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考察商讨过后,旅游成为了胡金岭和村干部们对郭家沟新的发展定位。2000年,利用政府的开发政策扶持补贴和村筹集到的资金,郭家沟村修了路,栽种果树。 

2002年,胡金岭带着村干部到附近旅游村考察学习,对办农家院有了更明确计划,但是没想到,胡金岭开始在村里推广农家院,却遭到了村民拒绝。

“给老百姓开会,一次一次开,没人做,老百姓说,你们当干部的说农家院好,你们自己为啥不做?”胡金岭知道,老百姓思想保守,开农家院需要投资,村民们一时无法接受。

“你自己为啥不做”这句话让扎进了胡金岭的心里,他和家人商量后,决定给村民们做个示范,2003年,胡金岭在自家院子里建了公共卫生间,把房子粉刷一翻,在自己家办起农家院,每个人收费40元。

当时的村副书记张金波是胡金岭最坚定的支持者,他相信农家院的路子可以改变村庄状况,也拿出自家几间房做起农家院,就这样郭家沟第一批农家院开了5家。

“刚开始没有客源,我们只能到天津市区拉客户,找到一些企业固定来村里团建。”张金波说,办农家院的初期很艰难,需要寻找客源,一点点学习开农家院的技术和经验。

最初的农家院只有公共卫生间和土炕,跟不上旅游的趋势和要求,张金波和胡金岭又追加投资,对农家院进行了改造。

2006年,张金波当年开农家院的利润达到了3万多元,“以前每年全家的收入只有几千块,开农家院收入3万元,已经很高了。”胡金岭知道,村民都在观望他们办农家院的成果,也越来越有办农家院的想法。

2011年,郭家沟村民开设的农家院增加到11家,郭家沟也逐渐在蓟州旅游有了名气。

郭家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胡金岭

“星级”农家院

2012年,机遇来了。

蓟州推出乡村旅游精品村建设,首批锁定下营镇的五个村,郭家沟排在前头。

政府牵头出资,帮助郭家沟规划设计,宣传推广;土地集中流转的资金,用于建设基础设施和农家院外立面美化,农户自行出资进行室内装修。与此同时,天津农商银行蓟州下营支行成立了乡村旅游特色村信贷支持小组,建立以农家乐为主的产业信用共同体,无须抵押即可贷款,最长贷款期限5年,给农户提供资金支持。

污水处理、路面硬化、路灯安装、环境绿化、宽带入户……2012年3月开工,9月底提升改造基本完成,郭家沟面貌大变。

村子变化很大,硬件环境好了,郭家沟的旅游进入了加速发展。郭家沟将旅游发展定位为“山水田园风光、北方乡村文化、塞上民俗风情”,村民们在原有房屋的基础上进行翻修改造,开办农家院。村里还专门请人为各家农家院取名:古月居、双龙院、文雅居……一幢幢崭新的民居、一条条平坦的马路,在短短几年内建立了起来。

今年37岁的王彩霞是外来的媳妇,“刚嫁到郭家沟时生活很困难,全家人务农,生活也比较闭塞。”2012年,看到郭家沟改造后的全新面貌和政府大力支持,王彩霞把在外打工的丈夫叫回郭家沟,一起贷款了20万元,把自家院落改造成“四星级”标准农家院。

星级评定是郭家沟和其他村庄的不同管理模式。

“所有的标准有统一规定,从农家院的面积、硬件设施、餐饮标准都根据不同星级有明确规定,所有农家院的毛巾、被单等用品统一清洗,服务员统一培训,所有的农家院都有统一的标准。”胡金岭介绍了郭家沟统一管理的模式。

旅游带动乡村改变,但一些旅游地区管理混乱,甚至会出现欺骗顾客的做法,为了便于管理,郭家沟加速规范管理,建立起统一营销推广、统一服务质量、统一采购支出、统一分配客源、统一收费结算的联合经营模式。

2014年,天津市旅游局开展农家院评星,郭家沟又经历了一次整体提升,成为天津首个无现金旅游景区,微信订房、WiFi覆盖、摄像头安保,郭家沟乡村旅游开始进入智能化时代。

人均年收入八万多

郭家沟村的面貌日益更新,全村水泥路面,1000米绿色长廊、荷花池、健身场所,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目前,郭家沟全村仅有50户农家、193口村民,除了两户孤老户,全部村民参与旅游经营。

郭家沟人全民参与旅游,也吸引了外地人来郭家沟投资做旅游。

北京一家文旅公司在郭家沟投资建设了村里的第一家民宿,“每个房间都是临湖的,一门一户一小院,在设计上花了很多精力。”在郭家沟村,民宿比农家院的档次更高,这家民宿是该公司在全国设立的第一座乡村民宿,“郭家沟名气大,自带流量,省去营销成本,周边旅游景点也很多。”公司负责人介绍。

去年,王彩霞也把“四星”农家院提升改造成民宿,虽然再次贷款了几十万,但是郭彩霞充满信心,“开始办农家院的贷款两年就还清了,现在郭家沟越来越好,准备打造成4A景区,现在人对旅游的住宿要求也在不断提高,高档民宿有很大的需求量。”

作为旅游精品村,郭家沟通过发展特色农家院、采用公司化管理模式,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使村民人均年收入从一千元提高到八万余元。

乡村旅游兴起,刷新了产业模式,激活了郭家沟的一草一木。郭家沟名气渐大,成了旅游兴业的一面旗帜,也成为下营镇发展旅游的模板。

据下营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下营镇共有农家院经营户1400余户,年实现旅游接待260万人次,实现旅游村容村貌整治综合收入4.5亿元。严格执行农家院评定标准、挖掘文化内涵,打造乡村文化演艺产品,旅游与红色教育融合是下营镇发展旅游的重点和方向。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从贫穷的山村到旅游特色村,从农家乐到全域游,郭家沟就像一扇小小的窗口,见证了乡村振兴战略的成果。

(津云新闻记者 劳韵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