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如何成为“伍万里”?陈凯歌:下大力气琢磨人的故事|冰血长津湖·封面会客厅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10-01 14:46 113195


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10月1日中午13:18,电影《长津湖》上映第二天票房突破4亿,并且打破了5项纪录,成为中国工业大片的天花板。

片中,面对敌军飞机坦克枪炮狂轰乱炸,志愿军战士死守阵地绝不退缩,在冰天雪地中殊死搏斗,感人至深。除了描写战争的宏大与残酷,第七穿插连的战士们的人物形象血肉丰满,无论是吴京饰演的连长伍千里,还是易烊千玺饰演的弟弟伍万里,都让观众在枪林弹雨之中看到人性的底色。

如何用一部电影展示中国人的家国情怀?吴京和易烊千玺如何演好“上阵亲兄弟”?近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导演陈凯歌,揭秘这部电影幕后的故事。

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

说到底是讲人的故事

编剧兰晓龙的剧本,始于伍千里、伍万里的兄弟情。陈凯歌导演坦言,他始终有一个看法,一部战争电影,说到底是讲关于人的故事。“倘若你对一个人物没有足够的感情,你就很难跟着他上战场,去经历这种生死的考验,对他有莫大的关心。《长津湖》这个故事,就是从兄弟情开始的,在这方面,我们是下了比较大的力气琢磨这两个人物!”

电影刚一开画,吴京休假回家探望父母,遇上在村里厮混得有些桀骜不驯的易烊千玺。两人刚一碰面的这段对手戏,给观众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也为战场上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埋下了伏笔。

“我希望自己拍好开篇这段戏,给人物打下一定的基础。我觉得吴京和易烊千玺扮演的这两个人物千里、万里,是影片最基础的东西,需要把这两个人物的性格立起来,把他们的个性生动地描绘出来。”在陈凯歌看来,千里是战斗英雄,是我军有战力、有思想、有智慧、有眼界的一个老战士;而弟弟万里石一个极富成长性的人物,一开始只知道在江边上玩耍,视野都不超过几十华里的小少年,最终通过走上战场,开始懂得什么是祖国,懂得作为一个军人为什么要打仗。哥哥千里起初不希望弟弟当兵的,因为他们的大哥百里已经牺牲了,他希望弟弟留在家乡,但是他又尊重万里的意愿,“我觉得这个兄弟关系还是有意思的。”

不管是指导吴京拿着弟弟当陀螺旋转,还是指导易烊千玺以气运声狂吼台词,都让人们再次体验到了陈凯歌在塑造人物方面的独到之处。对此,易烊千玺感触颇深:“陈凯歌导演能告诉你,你该怎么做,他会帮你一点点摘出来,哪些地方需要注意!”他也对陈凯歌导演的讲戏水准印象深刻:“对于万里这个野孩子,导演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在饭馆吃饭,突然进来三个小不点儿大的孩子,身上又黑又脏,但他们眼睛不怕人,一直盯着人看,眼睛里冒火,就是那种野孩子。我听完之后,一下子找到了万里的感觉!”

拍九兵团集合这些戏

感觉就像是回部队了

调教单人演员如此,调教千军万马也如是。在拍摄大军集结一场戏的时候,陈凯歌导演拿着话筒冲着一众演员喊话:“你们是一支打了胜仗的队伍,不是从战场上撤下来的残兵败将,所以士气一定要嗷嗷叫才行!”接下来一个镜头,只见一群战士挥舞拳头高喊:“打!打!打!”现场气氛瞬间燃到爆炸。

只这一个镜头,就让人体会到了我军的军容整齐、军纪严明、士气高昂,不由得令人感叹:正是这样一支英雄部队,凭借“钢少气多”的精神,战胜“钢多气少”的美军,打败了当时世界上的头号强国!

就像过去老说“熟悉生活”,曾经从军的经历让陈凯歌对军人的精神面貌、军姿仪态等有基本的了解,所以在拍九兵团集合这些戏的时候,他感觉“就像是回部队了”。在部队里应该怎么敬礼、怎么立正、怎么说话,这些他都十分熟稔。在他看来,参军的经历对他拍摄《长津湖》有无形的帮助,“让我不会觉得生疏或不知所措,也不会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处理。”

尽管时隔多年,陈凯歌依然觉得“艰苦”二字是军队的本色。为什么现代军人依然能够保持当年战场上的斗志昂扬呢?陈凯歌觉得,这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精神的力量以及艰苦环境的锤炼,这也是他拍摄《长津湖》希望传达的精神的力量。

片中,七连的战士们性格迥异,让陈凯歌看着最亲切的人物是胡军饰演的雷公,“在我当兵的时候,差不多每一个连队都有类似雷公这样的一个人,一个超期服役的老兵。为什么一批一批的新兵为会对这样老兵感情深受?其实就来自于他对所有新兵的关切。”雷公身上有一股劲,饱经战火和无数的生死考验反而让他有了一种从容的气度,战争这件事情锤炼了他,让他既有从容的气度,又有常人没有的幽默。给胡军讲戏的时候,陈凯歌分享了自己对于这个角色的理解。“雷公这个角色在表演上有一个气场、一种感受、一个味道,最后这个戏就出来了。”

万里河山有多美

战争就有多残酷

看过《长津湖》的观众,都对从吴京扮演的伍千里回乡探亲切入表示新奇。对此,陈凯歌的解释是:“为什么要把千里回家作为第一场戏来展开,然后紧接着就是出征?因为回家与为国出征,加起来就是家国。你先得展示你的家、你的国是什么样,然后你才有保家卫国的可能。”

其实剧本之处,千里的家乡设定在黄土高坡,是一个到处都是荒山野岭的北方山村里头。然后,这样的家乡很难抓人,于是联想到九团从浙江出发,他努力拍出了江南水乡的宁静之美。陈凯歌表示:“不管是千里坐小船离开家乡,还是他最初回到家乡的时候,秋叶斑斓的这样一个河面,其实都是在写和平。中国人经过几十年的战乱,终于获得了和平的可能和机会,就是要和战争的惨烈做对比的,如果没有笔触去写到和平,我们就没有办法那么强烈地去感同身受,感受到战争对于和平的破坏。”

所以,陈凯歌导演用了如诗如画的笔触来展现了祖国大好河山的壮美。特别是易烊千玺饰演的万里入伍之初难以融入集体,赌气之下准备跳火车,而当车门打开,在疾驰而过的火车车厢背后,不经意间,大家看到了长城,那一幕,天地似乎静止,所有人都为祖国大好河山的壮美而感动。

对导演的这种努力,吴京忍不住赞叹:“陈导演对于他的画面来讲,特别的讲究,无论从色彩、构图、灯光、光效……这些东西,颜色配比特别的讲究!”

【对话】

陈凯歌:了不起的英雄,是没拿自己当英雄的人

封面新闻:您出生的年代,距离抗美援朝正式结束还有5年的时间。在您成长的过程中,对于抗美援朝有哪些耳濡目染的印象?

陈凯歌:抗美援朝战争是上世纪50年代我们中国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在我自己的身边,有一些叔叔阿姨们讲过他们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亲历的这些故事。我们当时特别喜欢像《上甘岭》等作品,每一次看都非常激动。我们不管看《英雄儿女》还是《上甘岭》,都强烈地感觉到志愿军在英勇抗争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真实的力量。

封面新闻:正式拍摄之后,您最喜欢的是哪一场戏?

陈凯歌:我觉得电影需要生动,兄弟见面这场戏就挺好。不是很和谐的开场,而是很闹腾,哥哥不告诉弟弟他自己是谁,弟弟也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江边上玩耍打闹,但是一旦相认马上就有情感的东西出来。同样的,我觉得入连仪式这场戏,对整个电影来说都是特别重要的。通过这样一场戏告诉观众,七连是一个什么样的连队,七连有怎么样的作战史,他们是怎么迎接一个新兵的,七连将要在朝鲜战场上做些什么等等,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把这些信息通过电影传达给了观众,而且让它不枯燥。

封面新闻:在您看来,什么样的人可以被称为英雄?

陈凯歌:其实英雄是没有准确定义的,我认为,了不起的英雄,是没拿自己当英雄的人。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他应该做的,这样的英雄就厉害。

封面新闻:跟以往的战争片《上甘岭》《英雄儿女》等来对比,您认为特别是您拍的这个部分,跟它们有什么的相同和不同之处?

陈凯歌:像《上甘岭》这样的电影影响了不止一代人,它建立起来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感,比如《上甘岭》中,八连指导员站在那儿说,“张连长,我前头这个阵地比眼睛都小”,当年看到这一段我觉得深受触动。

当然不是说,《长津湖》就没有这样感动人的段落,当然也有。我们现在的电影工业水平、电影反映水平比那个年代还是有了非常多的进步。我希望工业水平的进步,能够帮助和推动在银幕上出现更加感人的形象,讲述更加振奋人心的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宜家的春天 2021-10-01

    荡气回肠啊

  • 狮院女孩 2021-10-01

    陈凯歌的篇章挺好看的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