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封面独家|全素人主创的《云霄之上》,为何狂揽北京国际电影节三项大奖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9-30 15:14 38209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刘可欣

电影《云霄之上》的脱颖而出,凡是看过电影的人都不会觉得意外。

在刚结束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云霄之上》揽获了“天坛奖”的三大奖项:最佳摄影奖,最佳男主角奖(团体男演员),以及最佳影片。从上海国际电影节到北京国际电影节,即便还没有正式上映,《云霄之上》也完成了从崭露头角到口碑载道的过程。

诗性美学、文艺战争片、向死而生的哲学……许多看似不适合的标签,构成了这部战争题材电影。

这部在解放战争背景下的叙事电影,讲述了年轻的红军战士洪启辰接到“必须在48小时内炸毁敌人的弹药库”的军令后,在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前,他和队友们将如何在“生存”与“信仰”中选择的故事。电影用诗性电影美学,讲述了1935年的一次富有革命忠诚的军事行动,在残酷与诗意、生与死的交织中,探讨人与战争的关系。

日前,封面新闻记者对话《云霄之上》男主(洪启辰)饰演者陈伟鑫,了解到他是如何参与、理解这部电影的。

    《云霄之上》剧组合照

吃“意料之外”的苦

得意外的拍摄氛围

洪启辰和另一名战士沈大磊的相遇,是《云霄之上》剧组拍摄的第一场戏。

开拍的第一场戏,陈伟鑫就尝到了“意料之外”的苦。“拍第一场戏的时候,我们早上3点多就得起床。”花2个小时化特效妆,再坐2个小时车到拍摄地,海拔近2000米的凤阳山,这时才刚刚日出。“摄影老师马上就开始抓空镜,我和其他演员就在梯田里踩来踩去,准备开拍。一脚踩下梯田能没到膝盖,我能吃苦,但我没想到这么苦。”在农村长大、挑过水、砍过柴的陈伟鑫开玩笑似的说道。

尽管是玩笑,但《云霄之上》剧组确实在拍摄时经历了一个月“苦哈哈”的生活。为了提前入戏,更专业地表现角色,开机前5天,陈伟鑫和其他演员就进组开始训练。上午跑步拉练,下午站军姿、持枪、匍匐前进等等。进组后,不是下田、爬山,就是长时间的水下拍摄。“吃苦归苦吃,剧组成员都在尽心尽力地为电影贡献自己的全部。”

从2020年8月中旬到9月中旬,《云霄之上》剧组大部分时间都在凤阳山上拍戏。彼时正值处暑节气,山上昼夜温差很大。白天热到30多度,全剧组要在凤阳山上到处跑;日落之后,温度又很低,冻得发抖也是常事。但全剧组也就这么挺过来了。

在拍摄过程中,受皮肉伤也是常有的事。陈伟鑫的脚背曾被烧了几个小时的滚烫开水烫掉整块皮。为了不耽误拍摄进度,也只能简单处理一下,接着拍。“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在龙洞和老鲁相遇的那场戏,我有一只鞋的(右边)脚面是剪掉的,因为得把伤口露出来。”没过几天的水下拍摄,陈伟鑫还是自己上阵了,水里一泡就是两天。

小演员陈雨泽(小哨子饰演者)最开始也不太适应这样的拍摄环境。“毕竟年纪小,而且现在的生活条件也比较好。第一天踩田的时候,他还会拉着我们说,这里划伤了,那里有点痒,但后来他也能直接躺在草垛上睡觉,晒黑晒伤也不喊累了,大家都融入到那个年代的氛围里去了。”回忆起片场的拍摄,陈伟鑫这样说到。

转“危”为“喜”的青蛇镜头

镜头的美具有说服力

在《云霄之上》电影中,动物的隐喻也是构建诗性美学重要的一环。青蛇、白蛇、飞鸟、飞蛾……这些动物是观众理解电影的一把“钥匙”。而这其中的青蛇镜头,却是意外得来的。

电影开场的前几幕,是洪启辰躲避敌人追捕的镜头。在这一部分的镜头中,一条青蛇打破了电影的黑白灰主调,显眼又神秘。洪启辰在山地间奔走,青蛇也在地上游走;洪启辰踏进溪水中,青蛇也转身钻入小溪。青蛇的加入,让电影节奏更紧张,增添一份隐喻的同时也让电影画面更显精妙。

陈伟鑫介绍说,这个镜头是意外得来的。“我正在‘绑腿’,听到旁边的群演叫了一声。我一抬头,看到一条竹叶青在地上,”陈伟鑫说,“当时人就‘哗’地全部散开。但是摄影老师特别敬业,他马上扛着相机说‘别动,别把它赶走’,然后一个人去跟拍。”

在电影节的放映中,《云霄之上》以江南美学的诗意、长镜头叙事、黑白自然光影等元素“剑走偏锋”,打破了电影市场固有的审美,一鸣惊人。“剑走偏锋”、诗性美学,这些都是电影最后的呈现效果。但刚开始拍摄的时候,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剑走偏锋”的方式。

“一开始,我们演员也会聊,为什么总是拍一些长镜头,总是拍一些难度特别大的镜头。但是看到回放后,我们就明白了:这镜头真的特别美。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基本上就不再抱怨,开始理解这是电影创作的一个过程。从那时起,我们都非常相信导演。”

    陈伟鑫

谈角色:洪启辰是孤独的理想主义战士

谈首演电影:总有遗憾的

2019年,陈伟鑫大学毕业后进入到浙江话剧团工作。《云霄之上》,是陈伟鑫首次参演电影。“当时副导演找到我们话剧团,让我发了照片过去,再去试戏。后来刘智海导演说,他对我的形象和气质都特别喜欢,从1000多人中选中了我。”

在《云霄之上》中,陈伟鑫饰演的洪启辰与另一名队长沈大磊,代表了两种不同的观点,他们在影片中的每一次争吵,都围绕了同一个主题:一封鲜有人知、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军令状,到底值不值得战士们赴死执行?

“那时候大家眼前都吃不饱穿不暖,更别说为了理想战斗。但在这群人里,洪启辰是读过书的,他知道怎么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大家建立一种信仰,一种精神,”陈伟鑫说,“但他也是孤独的理想主义者,你可以说他‘轴’,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演员陈伟鑫

从话剧的表演方式跨越到电影的表演方式,陈伟鑫也会疑惑:“刘智海导演选了我之后,最担心的就是话剧的表演方式对于电影来说,会过于夸张。我自己也会担心。有时候我觉得表演得不太行,但他也觉得可以过了。”后来与总监制徐小明聊过之后,陈伟鑫才发现:“电影表演当中的每一场戏,都要有个衔接,电影它更多的是一个体验心理的体验。”

说起这次的表演,陈伟鑫给自己的评价是:“能够把导演给的东西呈现出来,但还是有些遗憾。看过之后再思考,觉得有些表演方式能改动一下会更好。有个细节是在溶洞里,沈大磊队长递给我一个玉米,我冲他笑了一下。但那个时候我们的矛盾还没有化解开,那个笑是不应该的。后来有一场戏是我们在一起抽烟,那是矛盾解开的地方。但如果我能呛两口,两个人再慢慢笑开,我觉得应该会更好,”陈伟鑫说,“所以总有遗憾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