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现场·我在陕西拍全运丨试卷上的你 走到我眼前

新华社客户端 2021-09-27 13:56 34561

9月的西安天气已经转凉,但每每进入全运会的游泳跳水馆,湿热气息便会伴随着泳池特有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

这气味我太熟悉了。上大学时,我曾短暂地在校队练习游泳。虽然成绩不佳,但却对游泳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因此,当我得知这届全运会能拍摄游泳项目,甚至能为最喜欢的运动员记录精彩的比赛画面时,老套却毫不夸张地说,我心跳都加速了!

游泳项目的比赛就是不同距离与不同泳姿的排列组合,短距离项目快而刺激,有时运动员还没朝我的镜头换气,也没给我按下快门的机会,比赛就结束了;长距离比赛考验体力和毅力,就连参赛选手也需要裁判在最后100米前摇铃铛才能意识到比赛快结束了。

    参加本届全运会游泳比赛的除了东京奥运会冠军汪顺、张雨霏等,还有在历届奥运会中有不俗表现的“天才少女”叶诗文、“洪荒少女”傅园慧。出生于1996年的叶诗文和傅园慧,已然是参赛选手中的老将,每到她们出场之时,现场都会爆发出一阵阵的尖叫和欢呼。

叶诗文在全运会的第一项个人项目是200米个人混合泳,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16岁的她曾在这个项目上打破奥运纪录夺得金牌,而后由于心态、伤病等原因的困扰,她的比赛成绩平平。这次决赛中,叶诗文以0.39秒的差距落后于小将余依婷,获得银牌。离开泳池后,叶诗文向朝她走来的余依婷伸出手臂,给了她一个拥抱。这一抱,仿佛是一次前辈与后辈间的交接棒。

⬆️9月22日,冠军浙江队选手余依婷(右)和亚军浙江队选手叶诗文在比赛后拥抱。当日,第十四届全运会游泳项目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在西安奥体中心游泳跳水馆举行。

颁奖仪式上,叶诗文久久地看着自己胸前挂着的银牌,甚至伸出手掂了掂它的重量。我不知道她的动作是不是有意识的,也不知道当时的她在想什么,但因为她的举动,我的眼眶有些湿润。叶诗文年少成名,在16岁时就登上了体育竞技的巅峰,而后伴随她的却是一年又一年的低谷,是怎样强大的内心让她坚持到了现在?赛后,叶诗文发微博说:“对混合泳真是又爱又恨!或许真的游一次少一次了,想到这里还是不舍……年轻的小伙伴们都加油!相信未来混合泳项目会是我们的天下。”

⬆️9月22日,亚军浙江队选手叶诗文在颁奖仪式上。当日,第十四届全运会游泳项目女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在西安奥体中心游泳跳水馆举行。

 同样在颁奖仪式上仔细端详自己奖牌的还有傅园慧,她在100米仰泳比赛中获得了一枚铜牌。

⬆️9月21日,季军浙江队选手傅园慧在颁奖仪式上。当日,第十四届全运会游泳项目女子100米仰泳决赛在西安奥体中心游泳跳水馆举行。

尽管傅园慧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调侃说自己老了,“洪荒之力”没有了,但她在赛场上的表情、动作分明与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为中国赢回历史上第一块仰泳项目奖牌时的她一模一样。

⬆️9月21日,季军浙江队选手傅园慧(左)和教练朱志根在颁奖仪式上庆祝。当日,第十四届全运会游泳项目女子100米仰泳决赛在西安奥体中心游泳跳水馆举行。

2016年冬天,当我坐在新华社入社考试现场时,面前考卷的最后一道作文题就是以傅园慧为材料的。那一年,她因优异的比赛成绩和幽默、生动的赛后采访走红网络,而我面临毕业找工作的重要关卡,我们就这样隔着试卷相遇了;现在,她依然在泳池里拼搏,我成为新华社的摄影记者,我们隔着相机镜头重逢。

5年后的今天,00后的运动员们已经走上领奖台,进入我们的视线。新老迭代,这是竞技体育的残酷之处。但一代代运动员留给大家的记忆绝不仅是他们戴上奖牌的辉煌一刻,他们留下的还有暂处下风也要咬牙坚持、逆风翻盘的勇气;处于顺势也要挑战自己、更进一步的霸气;欣赏对手、尊重对手的义气……这些元素共同构成了竞技体育之美,吸引着我一次次按下快门,将令人动容的瞬间定格。

策划:兰红光

统筹:李尕、廖宇杰

记者:薛宇舸

编辑:张晨、李梦馨、李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