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读诗|朗诵:荣荣《任性》《残菊》

封面新闻 2021-09-27 11:03 31886


任 性

她的任性只在想象里,
那里清风是你,明月是你,
缺失的风景也是你。
为什么还能呈现真实的颜色?
仿佛回到不一样的庭园,
开一朵花,结一个果。
为什么还能飞,不停地起落,
禁锢于一个狭隘又顽固的
早被预设的内心边界。
更多时候她的任性还是一块斑驳的
圆石,被日常的油盐反复煎煮,
而你,一直停在远远的人间。

诗歌就是生活,欢迎来到由封面新闻、成都广播电视台听堂FM与《草堂》诗刊联合推出的 “草堂读诗”,我是读诗人涓子。刚刚听到的诗歌《任性》出自女诗人荣荣的组诗《喜欢,自然深爱》。浙江诗人荣荣,本名褚佩荣。出版有多部诗集及散文随笔集等,参加《诗刊》社第十届青春诗会,曾获《诗刊》《诗歌月刊》《人民文学》《北京文学》等刊物年度诗歌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优秀作家贡献奖、全国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等。

荣荣的诗歌求“真”,她的写作退回到了生活层面,从生活中汲取力量,谱写个人的生活史。她的诗也是温柔的,但这种温柔是独特的,是恣肆的,摆脱了“小家碧玉”式的精致,拥有江湖儿女那种洒脱和自得。

我们再来听听这首《残菊》:

残 菊

那张脸在眼前晃动着,
整个虚空映衬在背面。
在静坐的午后,
突然出现的影像,
仿佛藏着无尽的过往。
是谁?有怎样的名字?
隐约的笑容像风过水面,
又有更深的纠结潜于水底。
细碎的波纹在心里漾开时,
我看见了一朵残菊。
肯定,我肯定又遗忘了什么,
记忆是个好东西,藏得深了,
自己也无法轻易找到。

荣荣的诗把生活之中幽暗的部分照耀得明澈、清晰,增加了完整性、光芒和人性的温暖。她的目光探向那些普通的、底层的、不幸的人身上,而切入的却是现代人的身心困境。她饱含深情地凝视万物,为世界保留了一份美好与珍贵的希望。

诗歌就是生活,“草堂读诗”,有温度、有质感。今天读诗就到这里,感谢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