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杨通:春夜,月光被风吹(组诗)

封面新闻 2021-09-23 12:29 38405

文/杨通

转身

花朵的转身,碰掉了春天最矜持的
一部分颜色,月光下,那只蝴蝶的
悸动,是谁的不知所措

今夜,所有的梦想都在梦想的
空间里梦想命运的方向
而我的爱,在爱里,无法转身

仰头看月光的日子

溪水漂流着蛐蛐们的夜色
我们把爱恋折叠在稚嫩的心上
抚摸着相互的粗糙成长
那时的疼痛,只有芒草上的
一根尖刺那么小

我们仰头看月光的日子
没有看见矜持的昙花打开她内心里
颤动的秘密。我们被错过的眼角的
泪光,却在彼此牵挂的旅途上
锻打着生命里温情而美丽的银饰

短歌

枯叶蝶,或者轻风,从昨夜绕到今晨
在你玉树临风的身上,白霜亮到顶点
青草指尖上的暗香焚尽了月光的明媚
石头上喧闹的夜色退进了寂静的深渊
秋水红颜,老在岁月的流亡中

而你多美啊
让我所有的凋谢都不忍离去

黄昏水边

石头把家安在波浪上,白鹤
在水边散步。时光,多么安静

仿佛从前的花事,开始聚合
风护送着他们相爱的亡魂回家了

先人们顺着炊烟降落在水边
几个孩子把牧歌的夕辉披在他们的
身影上。黄昏,多么安详

春夜,月光被风吹

月光被风吹,呈现出不真实的弯曲
一只情窦初开的虫子,在众多的
虫子中,随波逐流。谁在敲谁的
窗户,泄漏出去的影子,藕断丝连
花园里,一个吟诗的人
身体上的风声渐息,内心的芳菲
绵延不绝

五月·柔风

被柔风打量了一眼,五月
蔷薇乍现。我依偎在初夏的肩上
心儿轻微地颤栗了一下
时间如晨光中的花粉,看似如此安静
而一只蜜蜂却因为你的左顾右盼
从梦中出发,走上千里迢迢的寻香路

芳菲散尽,这落花遍地的人世间
唯有柔风,看见了我弯下去的腰身

午夜少年,与安静的吉他

月亮转过身去,留下湖水如镜
花儿入梦来。十二辆马车停在草尖上
蹄香四溢。一位少年改变忧伤的方向
青春迁徒的速度,逐渐慢下来

我醒来,听见少年
拨弄着吉他上安静的心声

读江南友人的来信

当我展开这一纸来自江南的柔风
那些水乡天生丽质的波澜,便慢慢
将我淹没。我像沉浸在紫砂壶里的
一片翠色茶叶,心上的香,使我
在巴中的生活,变得异常珍贵

你写在素笺上的文字
像青草上移动着的露珠
我看见的这些高过尘世的光亮
真诚而友好地,照耀着我
在低处柔情地行走

此刻,我在孤独的飞翔中满怀温暖
我怕我是那朵突兀的莲花
在五月的中央被一阵小雨读出声来
我无意惊动根植在江南的鸟语花香
无意惊动水乡栖息在
你心上的静,与美

我只想,默默地,把江南读成
一只卓而不群的紫砂茶壶
把水乡读成你浪漫无边的情怀
把我,读成你窗前那一弯
沉浮在巴中夜空里的
诗意的月亮

伤离别——读马嘶博客里的《小哀歌》感占几句

人生无常事,在你我的知与未知之间
鸟行千里,道路没有着落
今天,我们遇见了让飞翔在风上
刻下印迹,让依偎在花中安一个小窝
把幸福暖成日子里最隐秘的疼痛
明天,我们执手之后
再背道而驰,为时不晚

后事

不要猜测,我给你的这一封绝笔信
后面没有写完的空白处
是我们纠结的悲欢
或者,是谁梦里的不祥之兆

人生意犹未尽。关键在于
我托付你在搬运我的亡灵的路上
别把我爱情的骨灰再次丢在红尘中

我走得不要太铺张
免得招惹了幸福的连理枝
而让你,始终放不下缱绻春花秋月词
始终放不下我寂寞的身后事

不由自主

秋风捡不走的落叶,在地上
搂着自己抒情。一只鸟,被牵扯
忘记了冷,忘记了孤独

秋风继续前行,落叶继续坚持
留下来。我夹在它们中间
暧昧地喊了一声鸟
天地间,云开水泄

有一种静止和飞翔
纯属不由自主

拯救

此刻,我可否在大慈大悲的
莲花宝座上小坐一会儿
把阳光掖在秋风的冷眼里面
让苦难在心外,缭绕

我打坐,令自己气定神闲虚怀若谷
决非因为你招摇于高山流水间的
绝世衣袂,夺命笛声
我爱这一尊冷艳的莲花
它慈光四射的宝座下
一群寻觅粮食的蚂蚁,让我想到了
那些需要超度的尘埃

如果,那些蚂蚁是我亲爱的人民
你可否助我莲花飞渡?可否
借我一枝青柳和一瓶恩泽时间的净水
我想让蚂蚁们在穿越冬天漫长的
途中,偶尔说出莲米的暗香,说出
卑微的快乐,说出彼岸,和永生的
温暖

空心,或无所事事的下午

今天下午,我的心事突然失去光辉
我不敢望窗外天空的空
过往的尘埃,有着巨大的负重
是谁的缘分下滑至一朵金盏花的闺房
是谁的马蹄漫无边际,而
踏不进忧怨的禅芯

我在今天下午,有了堕落的想法
谁能省略我俗世的新生活
谁能在我身体的雪堆上背叛温暖
像经书跟随一只盲鸟
去翻腾精神的旧山水
我默守的好时光,因为你而无所作为
我拿什么,向来世以身相许

今天下午,请你给我一根枯树桩
拴住我的晨钟暮鼓,让云游之僧
从我的空心里,扬长而过

必须经历一生的磨难

又下雪了。我们都错过了相爱的年纪
我说,莫想起舞弄明月,莫想
打马过鹊桥,在天上飞
我们会继续留在人间跋山涉水,经历
一生的磨难

无人解读的幸福秘笈就这样沉没在
深远的夜色中。像火车在梦里穿行
那么,请允许一朵悲伤的小花
在孤独的站台边等待寒冷的人
出现在她的铁轨上

【作者简介】

杨通,笔名逸鹤、杏子,号逸鹤楼主人,四川巴中人。业余诗歌爱好者,1980年代初开始零星发表作品,获过一些奖项,入过一些选本,著有诗集《柔声轻诉》《朝着老家的方向》《雪花飘在雪花里》。四川省作家协会七届全委会委员,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巴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巴中市第二、三届政协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巴中文学》执行副主编,独立民刊《原点》创始人之一。居四川巴中,且会在此终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