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2021中秋节|黎正明:低头思故乡(组诗)

封面新闻 2021-09-18 14:27 36115

文/黎正明

商周遗址

在长满芦苇和穿流舟楫的河床上
当我们的眼睛
睁开远古西蜀那片神秘的云彩
笼罩的一块一块陶片
缝补着一段一段失忆的岁月

远远的水之湄
一群先民大声武气地吆喝着古歌
在长长的两岸日出而作
日落而栖
女人沐浴的水中
夕阳悲壮地流入男人的血管

是谁为陶器泼墨添彩
是谁的想象创造着太阳
流水不断的鸭子河流进
一部古蜀史

远远的河之洲
河水倒映着
农耕和捕捞渔猎的图画
相信我们的远祖是以号角
弹奏着渴望,以竹笛
吹响着梦想,以智慧
铸造着文明,以岁月
记载着历史

战国船棺

睡成了标本
睡成了神秘的巴蜀图语

春秋的明月,西汉的云
时隐时现,难以破译的梵语
章山巍然,洛水依旧
解不开的宗教文化
看不完的民族风俗
读不懂的意识形态
农业、手工业、纺织业以及
狩猎业酿酒业饲养业
在渔舟来往中穿梭着岁月

数百座墓葬
数百件陶器定格着先人
美好生活和审美情趣的向往和追求
巧夺天工的青铜器
人类最初的辉煌

去看那些沉睡的古人
采桑归来的少女,一睡千年
放牛回家的少年,百呼不应
谁能告诉我们
沉睡千年的船棺为何埋葬
如此众多的谜语

一枚“十方王”印章
为什邡地名盖棺定论
一块“十方作”的土砖
是“十方国”的证书

蝉形青铜带钩

在一座座古墓中睡去
这醒着的文明

左边钩住魏晋南北朝
张翼、闭翼
闭翼、张翼
一张一弛一闭一合
分分合合都是历史的必然

我看见,蝉爬在史书的角落
在尘封的年月发出悠远的回声

一只展翅欲飞的蝉
一只把古代甩远的蝉
一只穿越时空的蝉啊
让我们的故乡
钩住世人惊叹的目光

望着秦砖

远远的时候,明月如钩
一群先人像一棵棵树
种植在这片沧桑的土地
叶片摇晃着岁月
风雨洗涤着日子

透过历史的缝隙望着秦砖
记忆泛起珠红
漫漫划过脑际
尘封的名字是故乡的辉煌
远去的战火和马蹄
犹在耳畔
箫声和鼓乐似近似远

汉代画像砖

三个戴冠的男人
三个梳髻的女人
缓缓地舒展长袖
把酒作乐
古砖慢慢地砌成
一块一块历史的碎片

还有三个人吹笙鼓琴
一个抚琴
一个吹笙
一个歌舞
似乎看见岁月在长风中
呼啸沉默的语言

男左女右,左为尊
右为卑
汉砖和一个个朝代
埋藏成故土的记忆
延续着一个个文明

雍城夕照

挂在故乡的城墙上
古往今来被人反复阅读
把月亮读老了
把黄昏读廋了

读出古邑的历史
柏影清寒,渠流环绕
西下的夕阳
照着故乡的伤痛

北寺晚钟

晨钟暮鼓敲动的时候
鸟儿像踩着琴弦
黑森林般的乌鸦
在罗汉寺上空飞绕
钟声传三千界外
佛法扬亿百国中
此情此景,谁的心
无不在恬淡的妙意之中

亭江秋月

弯月挂在柳梢头
双峰对峙
一水环流
脚踩三寸金莲的女子打江边走过

总是冷清的天空
漫漫无边
一轮孤独的秋月
点亮了我的眼睛

西川佛都

每天每晚,晨钟暮鼓
就这样敲打着松柏森森的古寺
一只只鼓噪的寒鸦飞绕
心如止水

千余年禅法生长
一如那些古柏
在中国佛教的净土里
长出几多神妙的传说

五百罗汉如芸芸众生
或肥胖或枯瘦或圆面或白晰
有若高歌,有若长啸
不论凝神注思还是暝目阅禅
不论侧耳静听还是闻言欲辩
不论击木鱼诵经还是捧香炉
不狰不恶不丑
无数次日月在脸上旋转
无数次红尘对他们考验
他们始终如一
以沉默之姿态,以沉默之信仰
以沉默之禅意,以沉默之韧性
死去又涎生
以此
成为古寺永恒的主题

慧剑寺

剑,飞回寺中
神奇的剑,绕过唐朝
盘旋长安
插入一部传说里

飞来的剑,引来游者如云
破除辛酸哀婉
破除忧怨烦恼
宝剑在木鱼声声里
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岁月在香烟缭绕里祈祷
听钟声敲响
敲响一个一个朝代的
丧钟

但历史不会流泪
去渲染那些枯萎的梦境
围住水井长大的乡人
只希望那把宝剑
能祛妖斩魔
能砍去苛捐杂税
就是他们供奉香火的
原始动力

沧桑岁月里的跪拜
想起那把宝剑
至今还留在木柱上的伤口
看尘世经历无数悲欢离合
就是为了在今天
登楼一望
升平世界一片祥和

高景关

高景关,我的敬仰
因高而止

作为一帧地方志的插图
被载入厚厚的历史
和百姓的神坛
关山险峻镶嵌的岩石
一如块块古老的铅字
一部骁勇的传奇

绝壁千仞,锁住烟雨多少年
肆无忌惮的洛水曾经疯狂地
冲毁田园
蜀都郡守跃马扬鞭
溯江而上观山势,察水脉
“凿瀑口,导洛水”六个大字
铸就最后的杰作

冰川漂砾

一个梦境就是几亿几亿年
龙门山被厚冰厚雪覆盖
那时的阳光
也冰得浑身发抖

冰川、人类和野兽
沉寂的山不会因冰而冻死
或者因为雪而哭泣
但我无法摆脱
无数白、黄、褐、黑、灰等颜色的
石块,组成的词语

我的眼睛经不起古化石的冲击
掀开,却掀不开神秘的盖头
专家和教授说
这种独特的反常的地质形态
是极为罕见的世界奇观

那时的太阳是黑是白
那时的星光是明是暗
我不知道,但冰川漂砾
让我的眼睛装满从古到今的泪水
和一切谜底

证明了一种无限
从自然到人生,从人类到情感
从生到死,从死到生
生生死死
惟有冰川真实地被挤压在
历史的夹缝

竹溪

一孔石拱桥如一幅水墨画
一支红杏出墙
是从唐诗宋词里爬出来的吗
小南湖
摇动岁月悠远的橹声

常常会有一只青雀
在一个美丽的传说里飞来飞去
青雀塔飞檐凌空
从现代可以望到唐朝
醉酒的贵妃
迎来一只青雀传来佳音
使避乱蜀中的唐玄宗
望着长安,喜极而泣

一湖弯月限制了我的想象
一剪梅花掩饰了多少恋情
烟雨中的竹溪弄湿的梦境
还有那些水
一直缠住着故乡的名字

【作者简介】

黎正明,四川什邡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曾在海南省人民政府、团海南省委机关报刊等做过编辑、记者及副主编、副总编辑。现任四川省作协创研室副主任、《四川作家》执行主编;挂任成都文理学院校长助理。出版著述《永远的邓小平》《中国精神》《爱我所爱》《多情应笑我》《三十年河东》《红酥手》《章洛悲歌》《我们的骄傲》《爱我的人别放弃》《红酥手》《最忆是故乡》《志愿者》等诗集、散文集、纪实文学、长篇小说。作品荣获国家、省、市文学奖项多次。因创作成绩突出,荣获国家级“最美家庭”、省级“社会组织先进个人”、市级“十大杰出青年”等若干荣誉称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