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读诗|故事:波德莱尔《信天翁》

封面新闻 2021-09-17 20:36 32815


信天翁


信天翁是大海上的巨鸟
海员们常常捕捉来开心
这些悠然自得的旅途伙伴
一向随海船风波上飞行

海员们把它们放上了甲板
这蓝天之王便显得迟钝懊丧
巨大的翅膀凄楚地垂下
像两只船桨拖在身旁

这长着翅膀的旅行家别扭而衰弱
往日多漂亮,如今多丑多滑稽
这个人用烟蒂头逗弄着它的嘴壳
那个人模仿着它的伤残难飞

诗人正像这云中的王子
驱策风暴,睥睨猎人
一旦落到尘埃,便引起嘲笑
垂天的巨翼妨碍它自由前行

诗歌就是生活,欢迎来到由封面新闻、成都广播电视台与《草堂》诗刊联合推出的“草堂读诗”,我是读诗人涓子。大家刚刚听到的是波德莱尔的诗作《信天翁》,翻译是陈敬容。

夏尔·波德莱尔是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之一,也是象征派诗歌先驱,他在欧美诗坛具有重要地位,其作品《恶之花》是十九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诗集之一。

《信天翁》的创作灵感来源于1841年诗人航海到毛里求斯岛途中所见的情景。波德莱尔以被水手抓来放在甲板上,露出笨拙痛苦之态的信天翁,来比喻自己在世俗中备受嘲笑的处境。1857年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初版问世以后,立即欣起了轩然大波。不仅教会等对此进行恶毒攻击,说它伤风败俗,连当时著名的文艺批评家也认为波德莱尔对法国诗歌产生了极坏的影响。诗人甚至受到了开庭审讯,被罚款200法郎,并勒令他从诗集中删去六首所谓“伤风败俗”的诗。诗人对此感到极大的痛苦和悲愤。1861年《恶之花》再版时,有感于自己因《恶之花》出版而遭受的不幸,波德莱尔把《信天翁》这首诗收录其中。

波德莱尔有一颗孤独、狂热又忧郁的灵魂,他有着当时人难以理解的文学和艺术观念。而这些,都和他的经历分不开。

1821年4月9日,波德莱尔出生在巴黎。当时,他的父亲已经63岁。父亲去世那一年,波德莱尔才6岁,与父亲相伴的6年是波德莱尔最幸福的时光。波德莱尔的母亲结婚时才26岁,丈夫去世后,她很快就改嫁给了一位军官。母亲再婚后,波德莱尔被送到了寄宿学校,自此他埋下了被抛弃的感觉的种子。他在日记里透露,他非常孤独。

高中毕业后,继父希望波德莱尔走仕途,但波德莱尔想要成为一名作家。于是,父母把他送上了开往印度的游轮,希望他在印度得到历练,之后可以谋得一个外交职位。但德莱尔登上邮轮后,只到了留尼旺岛就不走了,9个月后才返回巴黎。这时,波德莱尔到了领取遗产的法定年龄。他将生父留给他的巨额财产全部领走,把遗产的使用当作一种反抗方式,他过上了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生活。两年过去,遗产花掉了一半。继父和母亲怕他把遗产花光后无法生活,找了监护会按月给波德莱尔发生活费。波德莱尔只好借高利贷维持奢侈的生活,与家里的关系也愈发僵化。为了反抗,他喝酒甚至自杀,但自杀未遂,他后来彻底脱离家庭搬进了拉丁区,跟一位混血姑娘让娜·杜瓦尔住到一起,但终生没有结婚。

波德莱尔的反叛不仅仅是对家庭的。作为19世纪上半叶的法国人,波德莱尔也难以逃脱地患上了革命的“世纪病”。他近距离观看着法国在独裁与共和间的反复横跳,憎恨复辟王朝的同时也反感腐败的资产阶级。他想和革命热情高涨的民众站在一起,却又在民众的愚昧无知中感到绝望。不过,他并不是革命派。如果也搞了革命性的作为,那是在诗的创造上。既然在生活上不能完成,他就尝试以诗来探测存在的现象与真意。

波德莱尔的一生是反叛的一生,他的反叛以悲剧告终。然而这是一出有血有肉的反叛的悲剧,他将其凝聚在《恶之花》之中,以生动的场景,活跃的人物,撕心裂肺的喊叫,发人深思的冥想,使万千读者惊醒。

诗歌就是生活,“草堂读诗”,有温度、有质感。波德莱尔的诗歌《信天翁》,以及诗人的故事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这里,感谢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