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丨当长调走入诗歌与生命——评远心的组诗《乌云姑娘的长调》

封面新闻 2021-09-17 10:33 34173

文/张泽英

远心出生于河北唐县灌城村,14岁随父母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远心在内蒙古生活了二十七年,草原是她的精神故乡。阅读组诗《乌云姑娘的长调》时,就会发现,草原与马不仅是诗歌的核心意象,而且已经成为远心的精神支柱和动力源泉;远心与它们内在相连,精神相依。在此基础上,组诗具有长调民歌的风情,使人不自觉沉浸在诗歌独特的氛围中。

草原对于远心,已经上升至哲学层面。自然是万物的来源,在杳无人迹的荒野,人们得以面对自我,走向生命的本原。远心关于草原的乡愁,可以说是一种回归自然的本能,诗人想要回到生命最初的纯粹状态。远心的诗歌,亦显现出诗人与自然融合的状态,“当一根荒草返青/无数草轻轻颤动”(《金泉》),远心以细若秋毫的笔触,写出万物的生机勃勃。“一根荒草返青”与“无数草轻轻颤动”并无关系,在诗歌里却有无数草在欢迎一根荒草返青,草亦有了生命。远心与一切生物都是平等的,她以自然的目光作为观看世界的出发点,才能写下这样的文字。同时,在与自然相处时,诗人感受到生命的短暂与永恒。“收缩之间,四时岁月,千变万幻/只有看云的人/走到时间之外”(《云端的北杭盖》),自然是永恒不变的,人类却会面临生生死死,面对生命中无可奈何的变化。在草原,人与短暂的生命剥离,与自然融合,体会刹那间的永恒。

现代社会中,城市使人们远离自然,原本自然中的人们在城市中流浪。但是,草原已经融入远心的骨血,远心在城市中,依旧可以感受到草原。“世界在身旁飞速运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途/城市里的游牧人/坐在马背上酣睡/白云轻拥着山丘/一个人,一匹马,耳朵里的忧伤/飞向四面八方”(《乌云姑娘的长调》),这首诗的灵感源于远心的驾车体验。

远心开车穿梭在呼和浩特的车水马龙中,车里放着悠扬的长调,隐隐听到马蹄声,一切变得深邃而悠远。现代社会的飞速变化常使人应接不暇,彷徨无依;而灵魂里有草原的人,或者精神与自然融合的人,会感觉到宁静与踏实。人们回归自然,得到最初的生命体验。在荒野经过“祛魅时代”后,又将来到“复魅时代”,远心描绘人在草原中的生存状态,这是其诗歌的关于城市与自然的哲学意义。

这组诗就像一组长调,节奏很慢,读着读着,周身的时间也慢下来。慢的时候,能体察生活的细枝末节,体会到生活的质感,生命由此变得厚重悠远。比如,《科尔沁小黑马》这首诗先是放慢节奏,速度上的慢变为浓度上的稠,最后化为心底的安静与宁远。“慢,慢,城市里的游牧人/慢了脚步,慢了言语,慢了时间/被寒流冻得凝固”,时间也区分地域,似乎城市的时间比草原上的时间快,城市里的一切都是忙忙碌碌的,来不及注意细节就一闪而过。长调中的小黑马,在节奏慢时才会跑出来。“又转身跑去,把雄树的杨花唤醒”,虚体的小黑马与实体的现实事物发生联系,而这唤醒又是在极其细微处,看到万物生灵的互动。“镜头比雪慢/心比镜头慢/时间比回忆慢”,连用三个比较,层层递进,由实入虚,将慢推向自身的感受。“科尔沁叙事长调民歌/比深醉后醒来还慢,粘稠”,慢到极致后,慢就有了“粘稠”的形态。深醉酒醒后,人在恍惚间感觉时间走得异常缓慢,这时,伸手好像就能触摸住自我。诗人看歌声里的小黑马一路赶着杨花,直到听到“先祖的马蹄声,是归人/在草地上轻弹”,在这样的缓慢中,诗人慢慢回归精神的草原,也许是放牧的悠闲生活,是与自然相亲相近的宁静,是诗人内心的栖息地。这首诗虚实相生,在虚构与真实之间,小黑马以独特的形式存在于诗歌中,存在于诗人的体验中。草原与城市从二元对立到实现融合,这是草原成为远心精神的一部分后才得以实现,是诗人赋予草原题材写作的独特魅力。

《科尔沁小黑马》在形式上亦带着长调般的音乐感。诗歌中常用排比、拈连等修辞手法,使诗歌产生绵延不断的效果,如“慢了脚步,慢了言语,慢了时间”“歌声里的小黑马,赶着杨花/赶着羊毛毡,一遍一遍地/打成毡房,毡房里坐卧的羊毛毯”等句子,词语在重复间产生循环往复的音乐美,而意义的巧妙移植又产生眼前一亮的美感。读组诗《乌云姑娘的长调》时,就像长调萦绕耳畔,远心的诗歌与长调在很多地方隐秘相通。

组诗《乌云姑娘的长调》中许多诗句会予人鲜明的体验。“第一棵冬草醒来/顶着积雪的冷冽/一百年过去了,把沉睡/交给身后的戈壁滩”(《冬草醒来》),这是一种陌生化的写法,诗人从第一棵冬草着眼,看到一百年的时光,把“沉睡”交给“身后的戈壁滩”,此间可以读到百年时光在草原上走过,庄重、肃穆、荒凉。在广阔的天地间,冬草见证岁月的荒芜与永恒。这首诗之外,许多诗歌的表达亦让人有强烈的体会。“艰难,让句子缩水/缩风,倒春寒的十字路口/风从四方袭击/使衣袖缩起/脸颊青,眼皮薄/天若无其事地蓝/蓝过今日,还有明日”(《云端的北杭盖》),这首诗跳跃性很强,奇异的描述在步步逼近诗歌的核心——北杭盖。“艰难,让句子缩水”呈现出诗人的写作形态,紧接着又描述倒春寒的感受,使用拟人的手法,使诗歌具有不同寻常的状态,像“使衣袖缩起”“天若无其事地蓝”这样的表述,颇具感染力。“蓝”是冷色调,寒冷似乎在加重蓝色。而“脸颊青,眼皮薄”似乎从身体出发去描述诗人对蓝的感受,脸颊和眼皮处于这样的状态,对北杭盖的蓝描绘到进入身体的地步。远心擅长用身体感知世界,“那特定的一天/确切,像杨树尖上第一朵杨花/被倒春寒的大雪覆盖/隐痛,无力,来自身体的潮汐/安眠之后舒展开的立体皱纹”(《如此雄伟的盛年》),来自身体内部的微妙的感觉,被用来描述一个特定的状态。从诗人自身的感觉出发去触摸事物,会带来真实而触动人心的效果。这是远心丰富的创造力与深厚积淀的体现。

草原,马,长调,三者以水乳交融的形态渗入远心的生命,远心以诗来诉说,以生命体验来吐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fm1906663 2021-09-22

    不错不错

  • 梦大侠 2021-09-19

    有此条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