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丨从“不东不西”到“承东启西”:中部之变与中部之问

新华社 2021-09-16 10:33 27706

从“不东不西”到“承东启西”:中部之变与中部之问

半月谈记者 徐海波

在我国版图上,中部六省勾勒出一条南北贯通的大国“脊梁”,汇聚着全国1/10的土地和近1/3的人口。本世纪之初,在东南沿海大发展、西部地区大开发的对比下,中部开始有些黯然失色,“中部塌陷”之言不胫而走。

200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形成东中西互动,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新格局。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政策为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谋篇布局。近期出台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简称《意见》),更是中央统筹两个大局、顺应新时代新要求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近些年来,中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显著成就,挺起了发展的“脊梁”,迈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崛起势头正劲。同时,仍有一些难题亟待中部六省解答。

进行装载作业的武汉新港阳逻港集装箱码头 肖艺九/ 摄

政策密集地,磨剑试锋利

在东部地区率先发展的同时,国家相继推出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等区域发展战略。而中部在哪里?不少中部干部群众担心被遗忘、受冷落。

党中央高度重视中部地区发展。2006年、2012年和2016年,出台了《关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若干意见》《关于大力实施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的若干意见》《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2016—2025年)》等文件。

中部地区已成为政策密集地。特别是近期发布的《意见》,明确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重点发展任务,专门要求“完善促进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政策措施”,从建立健全支持政策体系、加大财税金融支持力度等方面,提出一系列具体政策。

“不东不西,不是东西。”曾经,这句调侃的话时常挂在中部干部嘴边,显得有些苦涩。不临边不靠海的中部,内需乏力,出口不足,经济劣势明显。

如今,这句话换了一个新说辞——“不东不西,承东启西”。在我国东中西协同发展的新格局下,面对经济由东向西梯度推进的重要机遇,中部地区展露出“承东启西”的独有优势,成为东部地区谋求发展的腹地,也是西部地区开放的靠山,占据天时地利。

同时,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高铁时代的来临,中部地区的内陆中心地位日益突出。武汉、郑州等地发达的高铁网成为其独有的竞争力,九州通衢,通达全球。在“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带动下,中部地区在对外贸易和拉动内需中充当着急先锋。

资源富矿“挖出”创新能量

湖北是科教大省,科教优势是湖北最大的“富矿”。近年来,湖北致力将科教优势转化为创新资源,释放出巨大的创新能量。中国光谷,这片曾被武汉地图遗忘的“两厘米”,聚集了80万高科技产业大军。

合肥当属中部地区耀眼的“新星”。被网友称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城市,合肥年均增速长期在15%左右,远超全国平均水平。这背后除了行政区划调整等原因外,少不了合肥近些年高举创新大旗而结下的创新硕果。

与武汉、合肥相比,郑州底子比较薄弱,尤其是科教短板突出。但河南牢牢抓住其最大的优势——人多,发展劳动密集型高新技术产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富士康落地郑州,直接带动了郑州的电子信息产业发展。

孔雀不再东南飞

人口众多是中部省份的显著标签。中部地区长期扮演着“劳务输出地”的角色,“到南方去”成为许多年轻人的时尚。“不仅孔雀东南飞,麻雀都东南飞”。

如今,“返乡创业就业”成为中部乡村新的口号。最近发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印证了这一趋势。数据显示,郑州以1260万的常住人口力压武汉,首次问鼎“中部人口第一城”。长沙这座被称为“反炒房第一城”的城市,以人口增量数据证明了低房价带来的优势,成功晋级“万亿GDP、千万人口大城”俱乐部。此外,合肥人口增长也取得历史性突破。

当前,中部地区抢抓难得机遇,发挥特殊优势,挖掘巨大潜力,发展和崛起势头良好。但不可否认,仍有以下四大问题困扰着中部,制约着中部高质量发展。

能不能携手共进?

中部地区以黄河和长江两条横向轴线连接各路“诸侯”。如何让毗邻区域形成携手共进的“朋友圈”,形成上下传导、多层联动的新发展格局?

当前,中部地区一体化程度总体不高,区域发展一体化面临不少障碍。空间居中的中部省份,难免与周边地区“东张西望”“左右逢源”。

长期以来,中部省份之间,经济黏合度不强,相互合作不深,各地发展方向不一,比如安徽主要考虑融入长三角发展,湖南等考虑融入珠三角发展,山西则考虑融入京津冀发展。

只有携手合作、优势互补,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才可“后发制人”。不少专家学者建议,中部地区需加强合作,互补优势,联手发展,共谋大业。同时,提倡理性竞争,避免同质竞争,反对以邻为壑,推进资源共享。

谁是中心?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中部地区实现高质量发展,同样需要一个“龙头”。中部六省的城市虽在地理上同属中部,在区位上却分属不同的城市群。

其中最为典型的是,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倡导的长江中游城市群到底应该纳入哪些城市的问题,经历了一个长时间的反复过程,从“中三角”到“中四角”再回到“中三角”。

不仅如此,河南、山西更倾向于与北京、渤海湾经济圈合作,郑州领衔的中原城市群则涉及山东、河北等5省。而合肥已被正式纳入长三角城市群,湖南一直对“泛珠三角”比较感兴趣,太原则心仪山西中部城市群的概念。

长期以来,以哪座城市为中心来引领中部崛起的问题,一直争论不休。相当长时间内,武汉、郑州之争不相上下,直到2016年,武汉、郑州同时入围“国家中心城市”,争执声才渐渐远去,中部地区也迈进“武汉郑州”双龙头的时代。然而,近些年随着长沙迈入“万亿俱乐部”和合肥的“异军突起”,争相执中部牛耳的“硝烟再起”。

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CBD 冯大鹏/ 摄

大城市如何带动大农村?

中部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大城市周边都环绕着大农村。这是中部人的自豪,也是他们的烦恼。

在中部六大省会中,武汉是副省级城市,资源丰富。几乎与中部崛起战略同时提出的“武汉城市圈”发展规划,以武汉为龙头带动周边8个城市协同发展。同样,郑州、合肥等城市周边也夹杂着不少农村地带。

能不能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拉一把周边的“穷兄弟”?中部几个主要城市都被寄予厚望,它们虽在省内“一城独大”,但产业梯度不明显,产业链条不相连,想要形成辐射效应,带动“大农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何摆脱资源诅咒?

资源诅咒是经济学上的一个现象,指的是自然资源非常丰富的地区,发展反倒不如其他地区。中部资源丰富,历史厚重,然而,一些地区没有摆脱资源依赖症,曾一度陷入资源诅咒的怪圈。

针对此,中部地区要着力构建以先进制造业为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做大做强先进制造业,积极承接制造业转移。尤其应促进河南食品轻纺、山西煤炭、江西有色金属、湖南冶金、湖北化工建材、安徽钢铁有色等传统产业向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发展转型。

《意见》中除支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外,还在积极承接制造业转移,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提高关键领域自主创新能力等方面点明了“重大机遇”。从崛起到高质量发展,无疑牵住了中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牛鼻子”。

(刊于《半月谈内部版》2021年第9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