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宇股份怎么了?上市四年就易主,接盘老乡曾参与台海核电资本局

界面新闻 2021-09-16 07:07 32266

9月15日,弘宇股份(002890.SZ)走出一字涨停板,报18.06元/股。前一天晚上,上市才4年的弘宇股份突然发布易主公告称,9月13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于晓卿的监护人任焕巧与辛军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辛军。

公告称,本次权益变动后,公司在生产经营等方面仍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保持独立,本次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不存在对公司经营和持续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的情况。同时,辛军方面暂无在未来12个月内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的计划。

弘宇股份相关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此次是于总个人转让股份的,公司只是按要求披露相关信息;“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都很正常”。

弘宇股份匆忙易主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接盘者又是什么来头?

上市4年即易主,IPO募投项目未投

于晓卿此前持有26,683,265股弘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8.59%。弘宇股份表示,于晓卿因身体原因于2020年3月辞职,但其任期应于2022年6月届满,根据《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于晓卿2021年以及2022年任期届满前分别可转让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25%,2022年任期届满后可转让剩余股份。

因此,于晓卿将分三次将其所持的公司股份转让给辛军,三次转让的股份数分别为6,670,81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5%)、5,003,11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36%)及15,009,337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08%)。

本次于晓卿将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上市公司6,670,816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15%)转让给辛军,转让款约1.4亿元;同时,将通过表决权委托的方式将剩余20,012,449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44%)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辛军,该等委托表决权的股份将在符合减持相关规定后分两次转让给辛军。

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辛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祥隆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拉萨祥隆”)将持有29.40%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于晓卿变为辛军。辛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承诺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18个月内不转让股份,但收购人在被收购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在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不同主体之间进行转让不受前述18个月的限制。

界面新闻了解到,2020年9月2日,弘宇股份突然披露,因于晓卿身体原因,经《山东省莱州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鲁0683民特349号】判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即于晓卿已不能正常履行实际控制人的权利和义务。鉴于此,于晓卿妻子任焕巧作为于晓卿的监护人,代为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权利和义务。

公开资料显示,弘宇股份主营业务是农用拖拉机提升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大、中马力提升器及其配件,提升器产品作为农用拖拉机的工作装置系统。该公司于2017年8月才成功登陆A股。上市半年,弘宇股份就于2018年2月发布公告称,因自身年龄的原因,1953年出生的公司实际控制人于晓卿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

上市后,公司业绩连续三年走低,直到2020年才稍有起色。2017年至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3亿元、2.39亿元、2.83亿元、4.06亿元;分别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010.26万元、2812.56万元、855.34万元、2341.99万元。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15.21%至2.12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跌6.56%至959.51万元。

多年来,弘宇股份IPO募集的2.13亿元资金始终未用。招股书显示,弘宇股份计划将募集资金全部投入“大马力拖拉机液压提升装置精细生产建设项目”,项目建设周期为2年。两年后,该公司于2019年9月“延长(项目)建设周期”。到了2020年8月25日,该公司却宣布,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暂缓实施。彼时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7月31日项目的实际投入金额为0元。

图片来源:弘宇股份2021年半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与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

2021年8月25日,弘宇股份再次确认,公司未实际使用募集资金。也就是说,上市以来弘宇股份根本未将IPO募资用于投资项目。多年来,弘宇股份一直将IPO募来的2.13亿元不断购买理财产品。截至2021年6月底,该公司披露的募集资金总额仍为2.13亿元,获得的利息收入约为1857.57万元,募资期末余额为1101.53万元。

图片来源:弘宇股份2021年半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与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

按照弘宇股份的最新解释,尽管农机行业的长期发展仍有诸多的有利基础,但进入 2020年下半年以来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蔓延和反复,增加了农机行业发展环境的不确定性,尤其是给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产品所面临的国际出口市场环境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较大,农机产品出口受到影响,且短期内难以根本好转;公司本次暂缓实施大马力拖拉机液压提升装置精细生产建设项目是对当前经济和行业发展环境不确定性加剧的应对,对公司生产经营不存在重大影响,符合公司长期发展利益和全体股东利益。

进入2021年,弘宇股份试图做出改变。2021年3月1日,该公司披露重组计划称,将依法持有的全部或部分的资产、负债及全部业务置换新三板退市公司北京博克森传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博克森”)全体股东持有的博克森全部股份的等值部分,并以发行股票方式向博克森全体股东按其各自持有的博克森的股权比例购买置入资产与置出资产的差额部分事项达成协议。但7月11日,弘宇股份无奈宣布,以2020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的审计、评估工作未能完成,导致基准日发生变更,改变了双方原有合作基础并对整个重组造成重大影响,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山东“老乡”接盘,曾参与操盘台海核电借壳上市

辛军与弘宇股份及其实际控制人于晓卿都来自山东烟台莱州。

对于这位“老乡”,弘宇股份介绍称,辛军性别男,不是失信被执行人,1995年至今担任祥隆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祥隆企业集团”)董事长。

目前辛军控制的核心企业分别是主营业务为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的祥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祥隆控股集团”)、从事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的祥隆企业集团,持股比例均为98.712%。据介绍,祥隆控股集团成立于2003年5月23日,注册资本8亿元;祥隆企业集团成立于2000年6月30日,注册资本10亿元。

界面新闻另外了解到,拉萨祥隆曾用名“山东中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辛军通过祥隆企业集团、祥隆控股集团实际控制拉萨祥隆。据介绍,拉萨祥隆主要从事投资咨询及管理业务,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没有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是-454.59万元、-519.13万元、4162.76万元、-123.25万元,截至2021年6月底的总资产是2.56亿元。

图片来源:天眼查

公告还显示,拉萨祥隆全资控股山东润中药业有限公司(简称“润中药业”)。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8月初,拉萨祥隆及润中药业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被安徽济善堂中药科技有限公司起诉,但当月底又撤诉。

辛军方面坦言,本次权益变动的目的是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并借助上市公司平台有效整合资源,提高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

从前述信息来看,辛军所涉业务与弘宇股份主营业务关联不大。但弘宇股份认为,祥隆集团为国内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民营集团公司,集团业务涵盖科技、教育、地产、投资等,辛军作为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具有多年大型企业的管理经验,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后将规范管理运作公司,谋求公司长期、健康发展,为全体股东带来良好回报。同时,辛军从事管理工作二十余年,具备证券市场应有的法律意识及诚信意识,具备经营管理未来上市公司相关业务、资产及人员的经验及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辛军不是资本市场“新人”,曾参与台海核电借壳丹甫股份(上市公司前身,曾用名)上市事宜,并曾进入台海核电(002366.SZ)董事会。

界面新闻了解到,2014年4月22日,丹甫股份发布公告,拟重组交易方为台海核电。吊诡的是,在台海核电已确定借壳上市的消息发布后,5月16日,国开创新资本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却将所持台海核电1875万股(占总股本的12.5%)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

随后5月28日,山东昌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山东昌华”)以挂牌底价4.06亿元拿下台海核电相关股份;同日,山东昌华又将刚接手的台海核电股份分别向浙江海宁巨铭投资合伙企业、拉萨祥隆、浙江海宁嘉慧投资合伙企业、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公司等4家山东企业各转让468.75万股股份(分别占总股本3.125%)。据上海证券报之前报道,相关方的上述动作意在规避国开资本挂牌公告对受让方提出的“不接受联合受让”等要求。

台海核电成功借壳上市后,辛军家族所控制的“祥隆系”进入大股东之列。2015年7月15日公告显示,拉萨祥隆及祥隆企业集团参与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以10.16元/股分别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9,676,427股、3,142,903股,合计持股比例约为3.17%。

界面新闻了解到,从2014年4月披露借壳上市消息后,台海核电股价直线拉升,到2015年6月初一度涨至55.77元/股(前复权),这也是该公司A股上市至今的最高股价;2015年7月15日上市增发股票后,台海核电复牌日股价报31.11元/股(前复权)。

2016年7月底解除限售期后,祥隆系所持台海核电股份由辛军关联方辛玲接手。台海核电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辛玲持股1281.93万股,持股比例2.96%。2017年台海核电转增股份后,辛玲所持股份增至2563.86万股,持股比例仍为2.96%。2019年年底,辛玲所持台海核电股份继续增至3486.59万股,为持股4.02%的第二大股东。

随着台海核电业绩转恶,且于2019年亏损6.43亿元,辛军家族开始减持动作。2020年一季度显示,辛玲减持75万股台海核电;到当年6月底前继续减持489.37万股,持股降至2922.22万股,持股比降至3.37%,仍为台海核电第二大股东。但到了2020年9月底,台海核电十大股东名单中,已经没有了辛军相关企业及关联方。

从台海核电近几年股价表现看,辛军的这波操作显然不算成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