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那把刀”的身世,藏着“隐形将军”的一段往事...

人民网 2021-09-11 23:14 27772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二楼南段东展厅,陈放着一把日本军刀,标牌上注明了它的来历:“1945年侵华日军海南警备府司令、海军中将伍贺启次郎投降时呈交的海军军刀。”铮铮刀鸣,这把历经四个世纪历史风雨的日本顶级名刀,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铁证,也是中国人民抵抗外辱、英勇斗争荣光的见证。

1945年,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奉命对日军反攻。从4月到7月,韩练成率部接连攻克宾阳、迁江、柳州、镇南关、雷州半岛和廉江等地。当时侵占海南的日军隶属日本海军海南警备府,指挥官是日本海军中将伍贺启次郎,下辖17个作战单位,官兵达43500多人。抗战胜利后,韩练成率第四十六军登陆海南,接受日军投降。

1945年5月,韩练成(左)率第46军参加桂柳追击战

1945年9月,韩练成奉命率部渡海受降,进驻海南岛。按照投降仪式的流程,日军指挥官需要献上所佩戴的军刀,象征缴械投降。日军高级将领的佩刀都是流传有序的古代名刀,伍贺的佩刀自然也不例外,其刀正反面均刻有铭文,正面为“长曾弥兴正”,背面则是“宽文九年八月吉日”。“宽文年间”为公元1661-1673年,“宽文九年”应该是公元1669年。在日本出版的《日本刀事典》中记载,“长曾弥兴正”是武藏系的著名刀工,在《古今锻制备考》中被列入“最上大业物”,日本刀剑界把历史上最著名的刀工分为最上大业物、大业物、良业物和业物四个等级,其中最顶级的最上大业物共有十二名,“长曾弥兴正”位列其中,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随着日军投降,这把锻造于日本江户时期的顶级名刀,也便由伍贺之手交到了韩练成的手中。

韩练成明面上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但早在1942年就由周恩来秘密介绍加入了中共情报工作系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因此也被称为“隐形将军”。1949年初,韩练成在河北平山中共中央社会部归队,1950年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

1959年,韩练成担任军事科学院战史部部长。战史部副部长贾若瑜少将还兼任了军事博物馆首任馆长,当时正在紧锣密鼓地为新建成的军事博物馆征集馆藏的他,看到韩练成的这把日本军刀,很感兴趣,开口便说:“部长大哥,这把刀,一定要给我!”韩练成知道他说的“我”,等于军事博物馆,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从伍贺那缴获来的军刀实际上有两把,一长一短组成一对,长刀用于攻击,短刀是备用武器。捐赠时,这两把刀都装在一个锦缎刀袋里。

刀虽然捐了,可那时捐赠藏品较多,越是眼前的越容易忘记,韩练成和贾若瑜都没想起捐赠的手续问题。事过多年,博物馆里一拨一拨的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把刀的与众不同,可一直都没搞明白它的身世。

1984年,韩练成在北京逝世。1995年,其子韩兢向贾若瑜老将军致函询问“当年那把刀”的下落,韩兢到军事博物馆确认后,这把刀才得以验明正身,并以韩兢的名义办理了正式的捐赠手续,作为“一级藏品”被博物馆永久收藏。

如今,这把名刀静静地陈列于博物馆的橱窗内,刀刃仍然泛着光泽,但人们不会忘记它曾经的罪孽:它的前任主人伍贺启次郎在1939年2月至4月间,曾以中国方面舰队T作战部队司令官、第1基地队司令官身份参与“南昌作战”;1944年11月被任命为海南警备府司令长官,直至投降——它曾是侵略者手中的凶器。

这把古代著名刀工制作的名刀,历经近四个世纪的“最上大业物”,在一次又一次嗜血易主的轮回中完好保留下来。如今的它,和与它一样被悉心永久收藏、公开常年展出的日本军刀、枪炮、坦克、飞机一起,作为中国人民战胜侵略者的物证,在数以万计观众回望历史的视线中,得以新生。

走进“红色云展厅”,了解更多故事

↓↓

往期推荐

三次入伍的“钢铁营长”,婉拒求婚以身许国

聂荣臻发了一道训令,群众却劝他收回

来源|韩兢(韩练成将军之子)

指导|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陈坚、张文良

策划/统筹|人民网 方开燕、王婕、王普、杨茜婷(实习)

责编|张素玲     编辑|乔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