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张桂梅!长大后真的成了你 | 电讯青春特刊·第6期

新华每日电讯 2021-09-10 16:50 27774

【编者按】今天是教师节,祝各位老师节日快乐!想必很多人都已经注意到,大量“90后”“80后”年轻人站上讲台后,关于教师群体的一些刻板印象正在被打破。虽然工作依然辛苦,但他们不再是苦哈哈的形象,更多展现出积极、阳光、向上的一面;他们不再“千人一面”,而是各有个性、各显神通,越来越多元化。9月10日,《新华每日电讯》副刊部与融媒中心联合推出第6期《新青年@新时代》青春特刊,讲述几位青年教师的故事!

来源:9月10日《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王长山、庞明广、周磊

2015年秋天,22岁的大学毕业生周云丽,站上了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的讲台。回归母校后,她成了一名高中数学老师。

望着教室里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她的思绪不禁飞回到许多年前……

周云丽是华坪女高的第一届学生。2008年,她因家庭贫困面临失学,是刚刚成立的华坪女高让她有了继续读书的机会。

2015年大学毕业后,她原本已应聘到一所中学教书,但听说华坪女高缺数学老师,毫不犹豫以代课老师身份回到母校教书,直到一年后才转正。

瘦小的她,如今已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和华坪女高的许多老师一起,接过了校长张桂梅手中的接力棒。

周云丽在课间操期间协助张桂梅校长(8月26日摄)。图片均由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周磊摄

“从今往后,这就是你们的家”

能成为华坪女高的第一届学生,周云丽至今仍觉得十分幸运。

28年前,周云丽出生在华坪县石龙坝乡的一个小山村。在她不到1岁时,母亲因癌症去世,这让原本就十分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

自那之后,患有小儿麻痹症的父亲和年迈的奶奶,靠着打零工、种庄稼,把她和姐姐拉扯大,一家人生活得十分艰辛。

2008年7月,15岁的周云丽和姐姐初中毕业。中考成绩放榜,两人的分数都达到了当地高中的录取分数线。姐妹俩的好成绩让全家人十分高兴,但很快,笑声从家里消失,一个现实的问题出现了:学费从哪里来?

“不能再让两个孩子吃没文化的亏!”周云丽的父亲从小没读过书,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甚至打农药都看不懂药瓶上的字。父亲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四处向亲戚借钱,可是,凑的钱远远不够姐妹俩读书的费用。

看着父亲整日愁眉不展,姐姐周云翠对周云丽说:“你成绩比我好,你去读书,我去打工补贴家用。”但周云丽知道,姐姐想上学的心情和她一样强烈。

周云丽在课堂上辅导学生作业(8月25日摄)。

正当一家人茫然无助时,周云丽听说县里刚刚成立一所免费高中,专门招收贫困山区的女生。这个消息让姐妹俩喜出望外,重新燃起了求学的希望。不久后,父亲找到校长张桂梅,姐妹俩很快就收到了华坪女高的录取通知书。

2008年9月1日,华坪女高第一届100名学生入学报到。周云丽至今仍清晰记得第一次见到张老师时的情景。

那天,父亲带着她和姐姐,背着简单的行李,刚踏入学校大门,就看见一位面容憔悴却笑得十分温暖的老师,快步从教学楼前走来。

张桂梅先给姐妹俩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搂着她们的肩膀说:“姑娘们,女高欢迎你们!从今往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周云丽跟随张老师来到宿舍,看见崭新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每一个床位边都贴着学生的名字。周云丽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抚摸着那张小小的字条,忍不住哭了。

同宿舍的同学告诉她,学校不但免除了学生的学费、书费、住宿费,还发了统一的校服、被褥、行李箱,学生只要负担生活费就可以了。针对家庭特别贫困的学生,学校连生活费也免除了。

开学那天,周云丽的父亲拉着张桂梅的手老泪纵横。在周云丽印象里,那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爸爸流泪。

周云丽在给学生授课(8月25日摄)

高中三年,她的梦想悄悄改变

周云丽入学那年,华坪女高还正在建设,设施十分简陋。

操场上尘土飞扬,学校仅有一栋教学楼,没有食堂、厕所、宿舍楼,学生上厕所要去隔壁学校。学校没有自来水,学生们只能在学校旁的水沟洗衣服,浑浊的水让洗出来的衣服晾干后变成了土红色……

在那段异常艰苦的求学日子里,张桂梅每天的陪伴鼓舞,成了周云丽和同学们坚持下去的精神支柱。

每天,张桂梅组织学生唱一支革命歌曲,听一则革命故事。“红米饭,南瓜汤,挖野菜,也当粮……”开学第一天,周云丽和同学跟着张桂梅学唱了这首革命歌曲。唱完后,张桂梅对学生说:“现在我们学校的条件很艰苦,但我们至少还能吃饱饭,比起红军长征时吃草根、吃皮带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我们要用革命先辈艰苦朴素、吃苦耐劳的精神,克服当前的困难。”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红梅赞》……在一首首革命歌曲、一个个革命故事的潜移默化下,周云丽和同学们懂得了学校建成的艰难,也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在进入华坪女高前,家庭贫困、母亲早逝、右眼失明的不幸,曾深深地刺痛周云丽幼小的心灵。

6岁那年,有一天她突发高烧,一直不退。父亲没读过书,不知道高烧不退的严重后果,只带她到乡里的小诊所医治。

久治不见效果后,父亲带着她到四川攀枝花中心医院做检查,医生告诉父亲,她由于发高烧导致急性角膜炎,右眼已经失明,落下终身残疾。

周云丽曾经抱怨过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别的孩子有完整的家庭、幸福的童年,而我要遭受那么多苦难?”

在很小的时候,她便立下一个志向——走出大山赚大钱。但进入女高后,在张桂梅的教育下,她对理想悄然发生变化:人不一定要挣很多钱,但一定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女高的老师们让我看到人民教师的伟大。从高中起,当一名教师就成了我的理想。”周云丽说。

周云丽在给学生授课(8月25日摄)。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高中三年,在张桂梅的陪伴鼓励下,周云丽拼了命地刻苦学习。

2011年,她以超一本线的成绩拿到云南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兴冲冲地跑回女高,将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张老师。

张桂梅拿着她的录取通知书,看了一遍又一遍,眼角不禁湿润,抚摸着周云丽的头说:“孩子,出息了。不过,今后的路还长,记住在女子高中唱过的每一首歌,听过的每一个革命故事。”

大学四年,周云丽始终牢记张老师的叮嘱,发奋刻苦学习。2015年7月,她以优异成绩从云南师范大学毕业。

临近毕业时,她已经考上了丽江市宁蒗县城一所中学的教师岗位。但听同学说华坪女高缺老师,她毫不犹豫就放弃了刚刚考上的正式编制,回到母校担任代课老师,直到一年后才考试转正。

实际上,周云丽早就有了回女高教书的愿望。“我特别想回来,女高就像我另外一个家。”她说,但因为担心张老师要求高,自己达不到她的要求,好几次话到嘴边,她都没敢跟张老师说。

刚到学校任教时,周云丽怕自己教不好,在授课之余整天备课刷题,认认真真地上好每一堂课。有一次,她整整一周没有出过校门,直到周末出门买日用品时,才发现连钱包放在哪里都记不得了。

“有时候也会想松懈一下,可每当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感到十分愧疚,生怕让张老师失望。”周云丽说,“没有女高和张老师,我不会是今天的我。我只有把教学搞好,帮助更多大山里的孩子考上大学,才是我对女高和张老师最好的报答。”

如今,教书6年整的她,已经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让她无比心疼的是,自己渐渐独当一面、羽翼丰满,但那个曾经每天陪着她跑操、晨读的“张妈妈”,却已是步履蹒跚、满身病痛。

“特别是最近几年,张老师瘦了许多,也苍老了许多。她性子又很急,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周云丽平时话不多,但她一直默默关心着张桂梅。“有时候,她来我们办公室时还强打着精神,可一转身我就看得出来她很疲惫,她就是不想让我们和学生担心。”

在华坪女高,所有师生都知道,张桂梅有一个尚未实现的愿望:把女高学生送入清华、北大。“希望我能帮张老师实现这个梦想。”周云丽说。

青春特刊·往期文章

第五期  开学季

青春特刊 | 华坪女高开学了,张桂梅对孩子们说……

青春特刊 | 豫北灾区开学了:擦干水痕,擦亮希望

青春特刊 | 海岛学生开学了:“上岸”是为了更好的教育

青春特刊 | 大歹小学开学了:贵州“教育洼地”建成“最美村小”

监制:卢刚 | 责编:赵岑 | 校对:张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