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学生们

封面新闻 2021-09-10 09:19 33016

□王斌

那天走在下班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他大声地对我说:“王老师,你好。”想了一会儿,我终于想起了这个我当年教过的初中生。

1992年,我分配到雅安市雨城区一所中心校工作时,所教的第一个班级就是初中一年级。记得第一天上课时,老校长把我领进了初一班的教室。踏进教室,放眼望去,我发现最后一排有个男生竟然和未满20岁的我个头相差无几。老校长让我作自我介绍,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我许下了诺言:作为班主任,我的目标就是到本学期期末时,全班综合成绩考进全区农村学校前3名,到时我一定请全班同学的客。

为实现我许下的诺言,我和一同分到学校的另一个男老师把被子、脸盆等生活用具搬到了学校的老师宿舍,并在校门外的小饭馆搭伙吃饭,成了乡中心校的第一批住校老师。我所任教的学校是一所山区中心校,冬天早晨天亮得迟,很多学生都是打着火把到学校上早课的。生怕耽误了学生,每天早晨我都是早早起床,在学生未到校之前,一定出现在教室里。而到下午放学时,我们班的学生都会自发地留在教室里,等老师多上一节课后才放学。

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们班的综合成绩考了全区农村学校第2名。我兑现了诺言,从工资里拿出50元钱,买来水果、花生、瓜子,在教室里招待全班学生。

初中班的男生特别喜欢打篮球,上到初二,班里男生打篮球的风气就更盛了。于是,课余或体育课时,我都和班上的男生们“混”在一起。我们在篮球场上练习跑、跳、投篮,在与其他班进行篮球比赛前,大家一起在教室里精心研究打败对手的战术、战法。一场激烈的篮球赛结束后,我又和一帮半大小子肩上搭着毛巾、手里端着脸盆,到学校的水槽前抹澡冲凉。空闲时,我还带着他们到其他学校去打友谊赛。无意间,我发现,在他们眼里,我已从一个威严的老师渐渐变成了一个好大哥、好朋友。

初二下学期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宿舍门前吃饭,班上的一个男生匆匆跑来:“王老师,范小毅口里吐血了。”没有丝毫的犹豫,简要问明情况后,找车,再叫上两个大个头的男生,我马上带上口中还在流血的范小毅,以最快速度赶到了市里的医院。那一晚,我在急诊室外的长椅上坐立不安,晚上9点过,医生开门对我说,范小毅口腔里的伤口已经处里好了,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初三毕业考试前夕,为了让神经一直紧绷着的学生们能以一个轻松的心态迎接毕业考试,我决定带领全班学生到雅安市著名的风景区碧峰峡去旅游一次。那天天气晴好,我和班上的同学顺着树木葱笼的山梁攀爬而上,一路引吭高歌。我们过山涧、钻山洞,在小水潭里捉鱼、在草坪上野餐,大瀑布前有我们开心的笑脸,千层崖下回荡着我们的笑声,大家都把学习的紧张和困乏丢弃在碧峰峡的溪沟间,在大自然里尽情释放着青春的活力和激情。在碧峰峡,我才发现,执教3年,我从未和学生们走得这样近,近得像一个年龄稍长的大哥哥,正带着自己的弟妹在野外玩耍。

一晃,我已是一名从教20多年的老教师了。每当回忆起我教过的每一届学生,心里总是那么甜,像吃了一大勺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