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考古新青年|三星堆“85后”教授舱长 见证5号坑“金斧”出土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9-09 20:49 87030

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杨博

自2020年9月起,三星堆祭祀区遗址重启发掘至今已有一年时间,众多精美文物的出土又一次震惊世界。文物出土背后,是众多考古工作者辛勤工作的成果。

三星堆遗址此次发掘实现了科学性考古、多团队合作、多学科融合的新尝试,包括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四川大学、上海大学等高校组建的专业团队共同参与贡献。

黎海超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今年33岁的他,是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最年轻的一名教授。此次,黎海超肩负重任,带领四川大学团队参与发掘,主管着5、6、7号坑的现场考古发掘工作,是三星堆祭祀区遗址3号舱“舱长”。 他几乎停掉了校园内的所有课程,一年多来,专注于三星堆新一轮考古发掘。

技通文理!

用科技解谜三星堆青铜器产地

9月3日上午,在遍地黄金的三星堆遗址祭祀区5号坑一侧,黎海超正指导学生使用手持式X射线荧光光谱仪对坑中露出的金器进行初步检测。通过仪器的测试,考古队员可以了解金器的成分、初步判断金器的工艺。

黎海超是内蒙人,博士毕业后,他受聘于川大,来到成都安家。十分幸运的是,到四川不久,便遇上了三星堆的再次发掘,这对于主攻方向为商周考古的他来说难能可贵。

长期以来,考古、科技“两张皮”的局面为研究工作造成一些限制。怎样将考古这门传统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相结合,更好地使用新型技术为考古研究服务?来到川大后,黎海超推动成立了文物分析实验室,为“考古”与“科技”的结合架起了桥梁。这也为三星堆青铜器产地研究提供了便利。“我们有考古学科的背景,具有文科的‘根’,能够在这个基础上把科技当作工具来使用,这在很大程度上能够更贴切地解决考古学人所关心的问题。”

“三星堆青铜器的产地是很核心的问题,无论是考古学科,还是理工学科的人对它都各有观点。”黎海超说,比如,专门从事科技方面的研究者,可能在选择样品时仅针对社会、学术界关注较高的青铜器,而忽略了一些质量较差的小型器物。“不起眼的东西就不做分析了,得出的结论或许也会有些片面。”

而在文物分析实验室中,黎海超和他的同事们从考古学本身的问题出发。根据三星堆青铜器本身复杂的风格和技术进行分类,并针对每一种类别分别进行产地的探讨和研究。这样的结论或许更为全面。目前,黎海超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些新的结论。

疑似“金斧”

重磅惊喜!

见证形似金斧器物出土

最近,在黎海超所负责的三号舱内,5、6、7号坑分别又有新的重磅发现。在藏金最多的5号坑中,一件形似斧头的金器已经露头,这让考古队员既惊喜又惊讶。据介绍,那是一件形制或许类似于斧的金器,看起来并不大,但用料很多,可能比金面具更重。

“以往我们发现的金器都是片状的,因为黄金原料珍贵,古人在制作上多采用薄片状,但这件器物很不一样。”黎海超说,如果最终发掘发现这确实是一件斧子,那么三星堆就“更难以让人理解”了。他解释,在古代,金器一般不能当作实用器来使用,其原料珍贵、硬度软,一旦使用,斧刃将会磨损。古人做一把金斧头,到底有何意义?当然,也许这是一件装饰品或者其他类别的器物,无论如何这是研究三星堆的全新线索。

k6出土玉刀

此外,在6号坑已提取完毕的木匣底部,他们发现了一件从未见过的玉刀。黎海超介绍,这把玉刀和现代的餐刀相似,经过了工匠开刃,较为锋利。用处暂不明确。

看到全新的器型被发现,黎海超十分高兴。“新器型的出现,或许能够直接推动研究工作的进行。”他说,虽然发现时,大家会感觉很费解,考古队员也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去研究解读。但是,这是一种了解三星堆古代世界的新渠道,能够为未来三星堆的研究进展起到更为直接的推动作用。因此,一切都是值得的。

考古队员正在工作

充满希望!

期待发现三星堆与殷墟交流文字

老挝、越南、斯里兰卡、日本北海道……中国陕西、安徽、湖北、河南、云南……黎海超手中的手铲,曾在国内外多个考古工地上留下印记。众多的遗址中,三星堆的发掘仍然是特别的。

“从工作条件到工作方式、理念,三星堆的发掘都是独一无二的。”黎海超说,三星堆方舱式的工作模式,将许多设施集成在小小的舱中,具体到工作过程,多学科、精细化都是特色。

在他看来,三星堆考古发掘将发掘现场与研究有机结合,是一种全新的发掘方式,为精细化考古提供了典范。并且,三星堆发掘对于考古学科的人才培养创造了全新的条件,这是三星堆发掘的机遇,也是考古人的责任和使命。而在公众考古方面,三星堆则可以说是“中国公众考古的重要里程碑”。

发掘仍在进行中。和许多人一样,他也期待着,三星堆能够早日发现文字。但并不是某个器物上刻画的某个字。“我们现在缺乏三星堆当时时代的文献记载,如果能够有类似殷墟甲骨文的发现,那将十分重要。”黎海超说,这并不是全无希望。

实际上,根据目前出土的器物器型来看,三星堆带有诸多的中原色彩,而在青铜器原料的使用上,三星堆与殷墟也极为一致。“这说明在当时,三星堆和殷墟已经形成了密切的资源、技术和文化上的路径。”未来,倘若真有明确记载的文字发现,那将比数量众多的青铜器、金器、玉器更为重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6

  • fm10174 2021-11-18

    见证奇迹

  • Nininini 2021-10-18

    见证历史

  • Owl 2021-09-11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