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钩沉丨毛泽东趣释人名

新湖南 2021-09-08 10:10 28630

谨以此文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逝世45周年!

毛泽东趣释人名

赵志超

(2021年9月6日)

毛泽东学识渊博,谈吐风趣,有着高超的语言艺术,是一位公认的幽默高手。早在1929年,他为红四军干部制定《教授法》时,其第六条就规定:“说话要有趣味。”毛泽东曾为家人、战友、故人及身边工作人员解释姓名,常常引经据典,信手拈来,妙趣横生。凡是与毛泽东交谈过的人,尤其是被他释名甚至取名“诙谐”过的人,无不由衷地为他那幽默风趣的语言所折服。

给菊妹子取名毛泽建

毛泽建(1905—1929) ,乳名菊妹子,又名毛日曦。毛泽东的堂妹,革命烈士。1905年10月生于湘潭县韶山冲的东茅塘(今韶山市韶山乡韶山村)。

毛泽建的父亲毛蔚生,一生务农,靠给人家帮工维持一家生计,因劳累过度,患了肺病,经常咯血。母亲陈氏,是个勤劳俭朴的家庭妇女,患有眼疾,双目只见微光。因家境困难,毛泽建9岁那年,过继给毛泽东的父母作女儿,从东茅塘搬到了上屋场居住。

毛泽建出生时,正值秋天,菊花盛开,父母便给她取名“菊妹子”,外号“钝钉子”。菊妹子很小就到杨林乡良湖村萧家当了童养媳。

1921年正月,毛泽东回到韶山,教育亲人干革命,特地把菊妹子从杨林婆家接回来,给全家人讲革命道理,号召“舍小家为大家”,外出投身革命。菊妹子当时才15岁,听得入了神,恳求大哥说:“我不想当童养媳,我也要跟你去干革命!”毛泽东答应了她的要求,决定送她去读书,并为她解除不合理的婚姻。

毛泽东知道菊妹子还没有正式的名字,便随手在纸上写了“毛泽建”三字,并解释说,“泽”是毛家的辈份,“建”是建立、建设的意思。我们要砸碎旧社会,解救劳苦大众,建立新中国。毛泽建听了非常高兴,说:“三哥,我就要跟你出去干革命!”

毛泽东说:“很好!”并作了一副对联送给她:“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从此,菊妹子有了新的名字,跟着毛泽东外出求学,并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到长沙后,毛泽建进入崇实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并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2年9月,进入自修大学附设的补习学校读书。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经共产党员夏明翰介绍,改名毛达湘,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担任学生中的中共支部书记,还担任湘南学联女生部部长。1927年1月,她作为衡阳县的代表,出席了全省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

“马日事变”后,毛泽建在衡山一带坚持游击斗争。1927年10月下旬,调任中共衡山县委妇运委员,兼做县委通讯机要工作。同年11月,与担任衡山县委书记的丈夫陈芬组建衡山工农游击队,并任队长。

1928年春,任中共耒阳县委妇运委员兼女界联合会负责人,并组建农民游击队,任队长。同年5月初,被敌人包围于耒阳夏塘铺,不幸被俘。入狱一年多,面对敌人酷刑和利诱,她始终坚贞不屈,丝毫没有动摇信念。衡山县长声嘶力竭地叫嚷:“毛达湘,你真不怕死?”毛泽建仰首笑道:“人穷志不短,虎死不倒威,怕死就不当共产党!”

1929年8月20日,毛泽建被反动派杀害于衡山县马手庙,年仅24岁。

耕者有其田

郭伯田,原名郭泉秀,女,韶山冲人,生于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大革命时期参加农会,担任中共韶山特别区委委员,韶山第一乡妇女主任。

1927年元月,毛泽东回韶山考察农民运动,郭泉秀曾去毛震公祠参加迎接。毛泽东问她叫什么名字。郭说:“叫郭泉秀。”毛泽东说:“女的名字为什么总是叫莲、英、秀的,能不能改个别的名字?”郭泉秀很高兴,说:“润之先生,我没有读过书,不知道怎么改好,你帮我改改名吧!”

毛泽东点点头,说:“我替你改个男性名字好吗?”

郭说:“好!”。

毛泽东替她改名“郭伯田”,并解释说,你在家里兄弟姊妹冲是老大,所以叫“伯”;“田”呢,就是要实现耕者有其田的意思。希望你也像男同志一样投身革命,改造旧的世界。

1959年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园韶山,来到韶山水库游泳。留着长白胡须的毛宇居老人正蹲在岸上观看。毛泽东见状,忙说:“宇居大哥,你也来游泳吧!”毛宇居说:“主席,我都快八十岁了,不能游了。”“你多游一次起码多活20年。”毛宇居说:“我老了,没有这个福气了!”

上岸后,毛泽东见到郭伯田,握着她的手,觉得似曾相识,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郭伯田激动地说:“主席,我叫郭伯田,这名字还是您给取的哩!”

毛泽东终于想了起来,笑着说:“嗬!你就是郭伯田。我们30多年没见面了,你当年还是农民协会委员、妇女主任啰!”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毛泽东酷爱历史、文学,在他的著作、书信及谈话中,经常运用典故,为人取名也是引经据典。他的两个女儿,之所以取名李敏、李讷,就是有典故的。虽然李讷比李敏小,但在起名上,倒是先有李讷,后有李敏。

李讷1940年生于延安。母亲江青,原名李云鹤,又名李进。转战陕北时,毛泽化名李德胜,寓意暂时离开延安,革命终将取得胜利。因此,他决定让女儿姓李。毛泽东很喜爱这个小女儿,视为掌上明珠,又为她取名“讷”,希望女儿笃行笃实,少说多做。其典故就出自《论语·里仁》:“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李讷天资聪颖,为人落落寡欢,平时不爱多讲话,颇有些“讷于言”的味道。她学习用功,富于理想,生活中严格要求自己,总是保持艰苦朴素的平民本色。因受父亲影响较深,她非常热爱古典文学和中国历史,记忆力强,谈吐儒雅而富于卓见,颇有父亲风范。“文革”中,李讷化名肖力,一度出任解放军报负责人。肖力即“小李”之谐音。

毛泽东似乎特别欣赏《论语·里仁》中的经典名言,后来为大女儿娇娇取名李敏,也用了这一典故。

娇娇生于1936年冬,母亲贺子珍。当时,邓颖超到陕北窑洞去探望和祝贺,见这个女孩瘦小可怜而又可爱,便说:“真是个小娇娇呀!”邓颖超说者无心,毛泽东却听者有意,他想起《西京杂记》中“文君娇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如芙蓉”的句子,便为爱女取名毛娇娇。

后来,娇娇随母亲贺子珍到了苏联,直到1948年回国,1949年春才由姨妈贺怡接到北平。娇娇见到父亲,激动不已,扑上前去唤一了声“爸爸!”这一唤,亦让毛泽东很是高兴而激动。

转眼娇娇已到上学年龄,毛泽东准备给女儿起个学名。他又—次从书架上取下《论语》,翻到《里仁》篇,看到那句“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便对娇娇说:“敏字有很多解释。”并打开《辞源》,指着敏字说:“敏”的解释有这样几种,如敏捷、聪敏、敏慧。《论语·公治长》说“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敏捷而通达事理……于是,毛泽东便给女儿取名“李敏”。

李敏有些不解:“爸爸,为什么不让我姓毛而姓李?”

毛泽东说:“爸爸姓毛,这是不错的。但是为了革命工作需要,爸爸曾经用过毛润之、子任、李德胜等名字。爸爸特别喜欢李德胜这个名字,它是爸爸在转战陕北时期取的化名。当时,党中央为了保证中央五大书记的安全,规定每人取一个化名。少奇同志化名胡服,任弼时同志化名史林,我取名李德胜,意思是‘离得胜’,暂时离开延安,将来一定会取得胜利……”

李敏听了很高兴,从此牢记父亲教导,努力学习和工作,决心做个行动敏捷、思维敏锐的人。

毛泽东为两个女儿取名,一个叫李敏,一个叫李讷,是颇有深意的。李敏“敏于行”,李讷“纳于言”,二者既相对应,又密切关联,表达了一个完整的意思,寄托着这位伟大父亲的殷切期望。姐妹二人从小深受父亲熏陶,笃志好学,长大后皆有君子风范,没有辜负父亲的谆谆教诲。

小心打你的土豪!

毛泽东平易近人,喜欢同身边的工作人员开玩笑,以调节气氛。在中央苏区时期,毛泽东一度在瑞金东华山养病。

一天,他问卫生所负责护理他的小战士:“你叫什么名字?”

“钱昌鑫。”

“是哪几个字?”

“钱币的钱,日日昌,三个金字的鑫。”

毛泽东一听,笑了笑说:“哈,你姓钱还不够,还要那么多金子!小心打你的土豪啊!”

小战士说:“父亲因为家里穷怕了,所以才给我取了这个么字,希望我将来能多挣点钱养家糊口!”

毛泽东说:“你父亲的想法不错。不过,要想摆脱贫困,穷人就只有起来革命。等将来我们打倒了土豪劣绅,砸碎了旧社会,建立了新社会,大家就都能过上了好日子!”

钱昌鑫从此成为了一个坚定的革命战士。

“士友”改“世友”

许世友(1906—1985),原名许仕友、许士友,字汉禹,湖北省麻城县许家洼(今河南省新县许洼)人。他出身贫苦农民家庭,8岁随拳师入嵩山少林寺。1926年在武昌国民革命军独立第1师1团任连长,9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8月转入中国共产党,11月参加黄(安)麻(城)起义。曾任红四军军长、红四方面军骑兵师师长、八路军第129师386旅副旅长、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司令员、山东军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许世友也是毛泽东替他改的名。那是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许世友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时,毛泽东问他:“我经常听到你的名字,没有见到你这个人,你的名字是哪几个字呀?”

许世友回答说:“我的幼名叫友德,姓是言午许;家谱上是仕字辈,父母给我取名许仕友。参加红军后,我一有空就学认字,才发觉‘仕’字是做官的意思。我们干革命,不是为了个人做官,而是要为劳苦大众翻身求解放。于是,我便把‘仕’改为‘士’字辈,所以又叫许士友。那个时候想,这个字改后,当了红军战士就名副其实了!”

毛泽东听后,和蔼地对许世友说:“你看,把‘仕’改为‘世’字好不好?”

许世友说:“好!”

毛泽东解释道:“这一改,你不就成为了世界之友了?我们红军战士不但时时处处要想到中国,还要放眼世界哟!”

许世友非常赞同,说:“谢谢主席!”

从此以后,许世友就按照毛泽东所说的,把“士”改为“世”,并成为毛泽东麾下的一员虎将。

延安时期,许世友进入抗大学习,以他为首的一批红四方面军高级将领,因受张国焘“牵连”而遭批判,心生怨气,于是“企图拖枪逃跑”,事发后,因此遭到逮捕关押,脚镣手铐,差点枪毙。是毛泽东慧眼识忠臣,亲自上门劝说,从枪口下救了他一命。自此,许世友一直忠于毛泽东,崇拜毛泽东。他说,他什么都不怕,就怕毛主席和老娘。活着尽忠,忠于毛主席;死了尽孝,为母亲守坟。

“小舟”成“大舟”

周小舟,原名周怀求,字元诚,号西苇,湘潭县黄荆坪狮龙桥(今属排头乡黄荆坪管区)人。他1935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国文系,担任过中共北平临委宣传部长。24岁时,他与历史学家吕振羽作为中共代表去南京同国民党谈判。1936年秋,周小舟到延安向党中央汇报南京谈判始末,毛泽东发现他是个人才,便将他留在身边做自己的秘书,并悉心栽培。开始,毛泽东称他为“小周”,后来干脆为他改名“周小舟”。

周小舟文思敏捷,聪颖过人,才华横溢,深受毛泽东赏识。抗战时期,毛泽东派周小舟作为八路军代表,去新疆做盛世才的统战工作,以打通苏联的通道。回来后,为争取阎锡山联合抗日,又派周小舟作为自己的个人代表,去山西宣传我党的—贯主张。

毛泽东历来注重对干部的培养和锻炼,认为只有经过斗争生活的艰苦磨炼,才能造就出革命事业的栋梁之材。对于周小舟这样一个才华出众的青年干部,毛泽东觉得他很有培养、发展前途,因此有意让他到实际斗争中去接受锻炼。周小舟在冀中区工作期间,毛泽东曾写信鼓励他:“切实努力,必有进步。”

周小舟遵照毛泽东的教导,坚持在实际中锻炼自己,不断增长才干。1949年8月,湖南和平解放,他南下到达湖南,担任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1953年11月,担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1956年6月,他被选为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

同年6月,毛泽东到湖南视察工作,看到湖南工农业生产形势大好,十分高兴,对周小舟说:“苏东坡讲‘驾一叶之扁舟’,那说的是小舟,你已经不是小舟了,你成了承载几千万人的大舟了!”这是毛泽东对周小舟主持湖南工作以来的一个总的评价。

1959年 6月26日下午,毛泽东前往韶山水库游泳。开始,他走进一个临时架起来的小木房内,换上白色游泳短裤,坐到椅子上喝了一杯茶,便下到了水里。看到周小舟还在岸上站着,毛泽东便问:“小舟,你怎么不下水?”

周小舟不会游泳,歉意地说:“主席,我是秤砣,我下不了水,我没有游泳本领啊!”毛泽东笑了,说:“你是秤砣,怎么叫小舟呢?两年不当省委书记,也要学会游泳啊!”

1959年 7月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主持开幕式并讲话。讲话中,他把周小舟讲的“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十二个字作为对国内形势的基本概括。7月11日晚,又特意把周小舟、李锐、周惠和田家英等人请到庐山别墅去,听取他们的意见,并深有感触地说:“国乱思良将,家贫想贤妻。”可见,直到这时候毛泽东仍把周小舟视为“良将”,并未想把他打成“彭、黄、张、周反党集团”成员。

“小舟”变成了“大舟”,这是—种双关,又是一种仿词,“小舟”是小有作为,而“大船”是成材成大气候。由“小舟”引出“大舟”,幽默风趣,寓意深长。

为南北“二乔”断名

抗战时期,党内有两位叫“乔木”的高级干部,人称“二乔”,既不同宗,也非女流,却有一段佳话。

二乔有五同——同名:乔木;同籍:江苏;同庚:诞生于农历壬子年(1912);同为中共党员,建国后都当选为中央委员;同为文坛干才,写得一手好文章。当年在抗日救亡的文化圈里,曾有“南乔”、“北乔”之称。

“南乔”者,乃后来的乔冠华,当时在香港《时事晚报》担任主笔。他撰写了一批气势磅礴的社论,出版过《争民主的浪潮》等专著,声誉鹊起。20世纪70年代初,风流倜傥的“南乔”出任中国外交部长、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

“北乔”者,乃后来的胡乔木,担任过毛泽东的秘书、中央政治局秘书。后来,他还出任过新华社社长、新闻总署署长、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副秘书长、中国科会科学院院长等职。

抗日战争时期,二乔各居南北,同名倒也无妨。可抗战一结束,麻烦就来了,时常被人混淆,闹出笑话来。而“乔木”一名寓意颇深,形象典雅,伟岸挺拔,可作栋梁之材,二人谁也不愿放弃这个心爱的名字。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乔进京,重名问题再度提起。此事惊动了毛泽东。他把南北二乔召集拢来,询问南乔:“你原来用什么名字?”南乔答:“原名乔冠华。”毛泽东说:“这名字很好,以后你叫乔冠华,仍然姓乔;北乔本来姓胡,可以改回胡姓,而保留乔木二字,叫胡乔木好了!”

在毛泽东的“斡旋”下,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南乔、北乔都非常满意。

将军头上一棵草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从此结束了八年全面抗战。

就在这时,蒋介石一方面暗中调兵遣将,另一方面又摆出“和谈”的架势,连续三次电邀毛泽东到重庆和平谈判。

8月28日,毛泽东毅然飞抵重庆。他的到来,受到了山城各界民众的热烈欢迎。

在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对文艺界发表演讲,有人担心谈判失败、国共开战,问毛泽东“能否战胜蒋介石”。对于这样严肃的话题,毛泽东举重若轻,谈笑风生地说:“蒋先生蒋介石的蒋,是将军的‘将’字头上加一棵草,他不过是一个草头将军而已。”

有人追问:“那毛字呢?”不等那人问完,毛泽东迅速敏捷地回答:“我的毛字嘛,不是毛手毛脚的‘毛’,而是一个‘反手’!”

古语有云:反手掌乾坤。毛泽东的意思是,中国共产党有决心,能反弱为强,反守为攻,战胜国民党。这叫易如反掌。

毛泽东精彩绝妙的回答,赢得了在场的听众的热烈掌声。

9月27日晚,蒋介石在自己的官邸林园宴请毛泽东。名义上是私宴,参加宴会的人也不多,但是来的记者却很多。宴会结束后,举行了一个简短的记者招待会,蒋介石导演的好戏上演了。几个记者草草问了几个问题之后,一名美国记者抛出了正题:

“蒋先生与毛先生都是杰出的军事家,请问,领军作战的精要是什么?”

蒋介石早有准备,他微笑着向大家挥手致意,然后侃侃而谈,从新兵训练到后勤补给,从青年军官的培养到机械化武器的装备,从战略战术的运用到政治舆论攻心……方方面面,高屋建瓴,用了20多分钟才讲完。末了,又谦虚几句,才结束演讲。一众国民党官员便使劲地鼓起掌来。

蒋介石很得意,该讲的,他都讲了。看毛泽东还能讲出什么新意来,不拾他蒋介石的牙慧就算不错了。

毛泽东见推辞不过,就站到了台前,用典型的韶山话说道:“刚才,蒋委员长讲得很好嘛,我呢,就简单讲一下,只有三句话。”

毛泽东清了清噪子,扳着指头说:

“第一句:在井冈山的时候,我带着两三千兵,这时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兵’,每次打仗,都冲在最前面。士兵们受到了鼓舞,接连打胜仗。

“第二句:长征的时候,我领着三五万人马,这时,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将’,每次打仗,我都藏在队伍中间,协调各部队机动作战。

“第三句:抗日战争期间,我领导着几十万的军队,这时,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帅’,每次打仗,都躲在最后面。我整天只考虑一个问题,这些士兵中,谁可以当‘将’。我用的都是土办法,不过,实践证明,都很实用嘛!”

毛泽东言简意赅地讲完这三句话,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当天晚上,陈诚去请示蒋介石:“委座,这是《中央日报》对今晚宴会的报道文稿,您要不要过目一下?”蒋介石迟凝了一下,缓缓地道:“不过都是酒后戏言,且是私宴,不必报道了。通知各家报社,都不必报道了!”

你比宋高宗高明

重庆谈判期间,一天,毛泽东在重庆市郊化龙桥红岩村13号八路军办事处单独邀见著名报人赵超构。二人一边抽烟品茶,一边促膝谈心。毛泽东跟他开玩笑,说:“赵先生,你叫赵超构——比宋高宗高明(宋高宗名赵构)。不过,你是个自由主义者。”这自然是毛泽东读了赵超构的《延安一月》的观感。

赵超构笑了笑,说:“润之主席抬举了!”

毛泽东向赵超构询问了重庆社会各方面的情况,包括新闻界的情况。赵超构说:“我同国民党的上层人物很少接触,与中下层的所谓公教人员、知识分子则往来较多。”

毛泽东也需要了解“公教人员”的生活状况、思想情绪,以及这些人对蒋介石的看法,对国共谈判的看法。因此对赵超构的话很感兴趣,客人几次起身告辞,主人一再挽留。他们的谈话从上午9时一直延续到下午6时许。

傍晚时分,周恩来匆匆从外面回来,请毛泽东用晚餐后立刻进城。于是,毛泽东与周恩来、赵超构三人一同共进晚餐。晚饭后,三人才握手道别。

“石三”与“石穿”

1951年2月的一天,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从朝鲜战场归来,向毛泽东述职。

谈兴正浓,毛泽东忽然问道:“老彭哟,你的名字叫石穿?”

彭德怀点点头,说:“是的。”接着,回忆了自己取名“石穿”的经过。那是他在洞庭湖围子里修堤时,因参加反抗堤工局剥削劳工的斗争怒打了堤工局长,遭到追捕,被迫出逃。途中,他遇上大雨,躲进一个小山洞,见洞顶有水往下滴,下面的石块已滴出坑来,悟出了“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的道理。他又想,受苦人要翻身解放,就必须像水滴石块一样,坚持不懈地斗争下去,知道砸碎吃人的旧社会。于是,便给自己取别号“石穿”,用以自勉。他与刘坤模结婚后,为了勉励年纪轻轻的发妻好好读书,力求进步,便给她取了个别号“佐穿”,并说“佐”是帮助的意思,希望刘坤模将来能帮助他一同砸碎旧社会。

“我也有个乳名,叫石三伢子。”毛泽东听到这里,笑着对彭德怀道。

“噢!”彭德怀有些疑惑不解。

毛泽东回忆道:我母亲文七妹生了七个孩子,只剩下我们兄弟三人,而我上头还有两个孩子都没保住。为了保住我,母亲把我送到外婆家居住,并拜七舅父母为干爹干妈,排行廿三。外祖母和母亲还领我到唐家圫后山,在一块大石头跟前停下来,磕头烧香,拜石头为干娘,并为我取了个小名,叫石三伢子。

说罢,毛泽东点燃一支烟,笑道:“你叫石穿,我叫石三伢子,我俩就是两块石头嘛……”

“我岂敢与主席比。”彭德怀大手一挥,“主席是宝石,我彭德怀不过是一块顽石!”

“我也是石头。”毛泽东一摆手,笑道,“我们两块石头,一块扔给杜鲁门,一块扔给麦克阿瑟……”

“头上刚长了一点草”

1953年年底,毛泽东去杭州,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负责他的保卫和饮食起居。

一天,王芳与公安部部长罗瑞卿陪同毛泽东吃饭。罗瑞卿认真地对王芳说:“王芳,我建议你把‘芳’字上的草字头去掉。这个名字容易搞混,许多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是女同志呢!”

王芳(1920—2009),原名王春芳,山东省新泰市东都镇人。1937年10月投入抗日救亡活动,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初,参加八路军,同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时期,担任过第三野战军第八纵队组织部长兼保卫部长,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保卫部长。1952年11月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听了罗瑞卿的话,王芳有点丈二和尚摸着头脑。

“这可不行!”毛泽东放下手中的筷子说,“王芳,你是山东人,你们山东的绿化怎么样?”

“刚刚起步。”王芳答。

“山东还有许多荒山秃岭没有绿化起来,你的头上刚长了一点草,就想把它除掉,这怎么能行!什么时候山东消灭了荒山秃岭,绿化过了关,你再把‘芳’字草头去掉。”

王芳笑了,罗瑞卿也笑了。

王芳是我国公安政法战线的杰出领导人,后来担任过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国务委员兼公安部党组书记、部长 。

你叫水静,违反辩证法哩

水静,原江西省委第一书记杨尚奎的夫人。上世纪50年代末,因其特殊身份,与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及夫人有过密切的交往,有机会深入了解毛泽东等中共领袖们的感情世界,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当小孙子问我毛主席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浮现在我眼前的不是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接受千百万红卫兵高呼‘万岁’的毛泽东,而是那个穿着打了补丁的印度绸衬衣,蹬着圆口布鞋,慈祥和蔼,有说有笑的毛泽东。”水静在一篇回忆毛泽东的文章中写道。

毛泽东性情幽默,谈吐诙谐,每每让人忍俊不止,水静对此感触尤深。因为姓水的人很少,所以毛泽东对她的名字很感兴趣,每次见面都谈及“水静”二字。

1959年3月下旬,水静随杨尚奎到上海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一次与毛泽东见面交谈时,毛泽东问水静姓什么,水静答道:“姓水,江水、河水的水。”毛泽东当时有些诧异:“噢,还有这个姓呀?”

后来,在上海锦江饭店的一次舞会上,毛泽东和几个文工团员闲谈时,又指着水静问他们是否知道她的姓。由于相互不认识,都说不知道,毛泽东便提示道:“她姓五行之一,金、木、水、火、土里的一个,你们猜猜她姓什么?”

“姓金!”

“姓木!”

……

大家猜了几遍都没猜到:“难道姓土?”

毛泽东摇摇头,笑着把“谜底”揭开了:“她姓水,没想到吧!”

上海会议期间,有回看戏,毛泽东也去了。中场休息时,水静和杨尚奎恰好坐在毛泽东身边,毛泽东便问水静:“你的名字怎么会叫‘水静’呢?水是动的,不是静的;你叫水静,违反辩证法哩。大海大浪滔滔,江河波涛滚滚,哪里是静的呢?”

水静笑着分辩道:“主席,水也有静的时候,苏联有部小说就叫《静静的顿河》。有动就有静,动和静是一对矛盾,这还是从主席的《矛盾论》中学到的,所以这个名字没有违反辩证法。”

毛泽东听了连连点头,嘿嘿笑道:“有道理,有道理!如果没有风浪,西湖的水也很平静嘛。”

鱼当然要和水在一起

水静和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夫人林佳楣、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后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夫人余叔特别要好,堪称“闺密”。每每开会,三位夫人便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情同姊妹。

1959年第一次庐山会议期间,三个人就几乎形影不离,休息时一块儿游泳,一块儿散步,一块儿聊天。这一点,被毛泽东看出来了,每逢他去游泳时,总会邀请她们,还有王光美一道去。

有一回休息时,毛泽东看到这“三姊妹”又聚在一块,便笑道:“你们三个人这么好,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三姊妹”你看着我,我望着你,还真答不出来,谁也没仔细想过这件事。

“因为你是水(指水静),你是鱼(指余叔),鱼当然要和水在一起。”毛泽东历来注意军民鱼水关系,他说过,军队是鱼,老百姓是水,军队和老百姓只有紧密联系,“军民团结如一人”,才会克敌制胜,立于不败之地。

“你这个林(指林佳楣)呢,是两棵树,树离了水就会枯黄。”不等三人提问,毛泽东继续说道:“所以嘛,你们就分不开了。”几句话说得大家都大笑起来。

故垒萧萧芦荻秋

1974年春,毛泽东视力明显衰退,模糊看不清东西。同年8月,路过武汉时,他被诊断为“老年性白内障”。从此,看东西须由秘书代读。但是,毛泽东嗜好史书和古文,叫秘书讲史论文,就勉为其难了。于是,中央办公厅决定为他物色一个“侍讲学士”。几经周折,终于物色到了北京大学中文系女教师芦荻。

1975年5月下旬的一个晚上,芦荻由曾任毛泽东机要秘书的北大负责人谢静宜领着,来到中南海毛泽东住处。卧床在床的毛泽东见她俩来了,非常高兴,握着芦荻的手,问道:“你会背刘禹锡的《西塞山怀古》这首诗吗?”芦荻由于思想紧张,思维一下子还未转到刘禹锡的诗上去。

毛泽东躺在床上,慢慢地用略带嘶哑而又铿锵有力的声音吟诵起来:

王睿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从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这是芦荻熟悉的一首唐诗。经毛泽东用湖南乡音一朗诵,别具一番风味。

吟罢,毛泽东笑着问芦荻:“你的名字,是不是从这首诗里来的?”

芦荻笑了。她那紧张的神经,在这谈笑中立即放松下来。

毛泽东指了指自己的双眼,说是患目疾,要请她代读中国古文。芦荻这才明白了谢静宜带她来此的用意。

此后,芦荻这位被毛泽东“请来的客人”,一直在他身边侍讲诗文,直到引发一场评《水浒》的运动之后,她才不明不白地离开了中南海。

其实,芦荻本姓卢,名素琴,湖南长沙人,父辈时其家即迁往东北,她是进入解放区后才改名芦荻的。

花开花落两由之

1975年,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鉴于毛泽东的视力每况愈下,保健大夫请来了北京著名的眼科专家为他会诊。其中有一位40岁开外的眼科大夫,来自北京广安门医院,他身材高大,却是一位白面书生。

毛泽东同他握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夫回答说:“我叫唐由之。”

“取这个名字,你父亲一定是位读书人,他可能读了鲁迅先生的诗,为你取了这个叫‘由之’的名字。”

唐由之没有答话,他不知道这个掌故。

毛泽东却来了兴致,随即背诵起鲁迅的《悼杨栓》诗:

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毛泽东的声音虽然有所不清,对于此前不甚了解此诗的人来说,是难以完全听清的。在唐大夫的要求下,毛泽东在一张白纸上亲笔录下了这首诗,赠给唐由之。

唐由之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就被毛泽东幽默风趣的谈吐感动了,消除了他和其他医生心理上得紧张和顾虑。于是,对他身体的检查和眼疾的治疗,便在和谐、愉快的气氛中进行了。

7月29日,在毛泽东卧室和客厅中间的小厅里,由唐由之主刀,为毛泽东做了白内障摘除手术,手术很成功。一星期后,毛泽东一只眼睛复明,结束了600多个失明的日日夜夜。

毛泽东释名的故事还有许多。据了解,他还曾为逄先知、吴旭君、张玉凤等身边工作人员解释过名字,无不妙趣横生。

比如,1967年9月,毛泽东巡视祖国大江南北,到达武汉时,他从专列上缓缓走下,来到湿漉漉的草坪上,一屁股坐下来,风趣地与身边的工作人员、服务人员、警卫战员交谈。毛泽东同身边的一位女服务员开起了玩笑,问她姓什么,那位女同志回答说:“姓周。”毛泽东“噢”了一声,说:“周到的周吗?”女同志点点头,强调说:“是围吉周。”毛泽东笑着说:“你不仅服务周到,而且还随我周游列国啰!”

像这样的趣释人名例子数不胜数。总之,通过对这些人名的风趣的解释,毛泽东拉近了同身边工作人员的距离,使人们更觉得领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同时,在谈笑中,毛泽东也加深了对身边工作人员的印象,很容易地把他们的姓名熟记于心。

李德生活到九十九,上帝请你喝烧酒

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中国共产党第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李德生作为安徽省主要负责人列席了会议。会议期间,周恩来在宣布分组名单念到李德生的名字时,毛泽东接话问道:“哪个是李德生?”

李德生(1916—2011),河南省新县人,1930年2月参加革命。1931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2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任中国共产党第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司令员,国防大学政治委员。

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曾化名“李得胜”,转战陕北,指挥全国的解放战争。所以,他十分喜欢李得胜这个名字。现在听到“李德生”三个字,自然感到很亲切。

周恩来朝台下的与会人员扫视了一下,见无人响应,便向毛泽东介绍道:“李德生同志是十二军军长,现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革委会主任。”

紧接着,他向李德生招手道:“请你站起来。”

李德生立即站起来,喊了声:“到!”并向毛泽东和周恩来敬了一个军礼。

毛泽东微笑着道:“不认识你呀,你这个同志?”

“你是哪个地方人?”毛泽东又问。

“报告主席,我是河南新县人。”李德生回答道。周恩来问:“与许世友同志是一个县的吧?”

“德生同志和我是一个县的。”坐在李德生前边的许世友接上话答道。

毛泽东点点头,又问:“你今年多大年纪?”

“52岁。”

“我看安徽的事情办得不错。”毛泽东对大家说,“我们不是通报了他那个整芜湖吗?芜湖整得不错嘛。那个芜湖问题可复杂了。”又转问李德生:“你们是怎么搞的啊?”

“就是大造舆论。”李德生的话引起了与会同志的一片笑声。

1973年12月12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提议各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并让叶剑英拿出具体意见。14日,周恩来、叶剑英和李德生到毛泽东处,参加有部分政治局成员出席的会议。会上,毛泽东再次谈到各大军区司令员的对调问题。

15日,李德生参加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传达了毛泽东关于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等指示。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会议商定了来京参加中央军委会议的成员名单,并研究了大军区司令员在地方一律不兼职问题。

会后,毛泽东又在他的书房,与政治局委员和北京、沈阳、济南、武汉等大军区负责人谈话。毛泽东征求各位司令员对调动的意见。李德生是北京军区司令员,又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所以毛泽东首先问到他。李德生态度很坚决:“服从中央的决定,对这次对调没有意见。”

22日,毛泽东召集八大军区司令员开会,宣布:北京与沈阳、南京与广州、济南与武汉、福州与兰州八大军区司令员互相对调。这样,李德生调任沈阳军区司令员。

随后,毛泽东当众对八大军区司令员点评了一遍。点评李德生时,毛泽东说:“你在北京干的时间倒是不那么久。”并开玩笑地说:“你家出了个李铁梅,你就是李铁梅,不过你是陪绑的。”大家都笑了。

接着,毛泽东又风趣地说了两遍:“李德生活到九十九,上帝请你喝烧酒。”大家笑得更欢了,李德生感动得热泪盈眶。

“李德生活到九十九......”李德生后来果然长寿。2011年5月8日15时20分,李德生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96岁。只是距离毛泽东预期的99岁,还差了3岁。

(注:此文初稿写于2000年9月9日,发表于同年笫6期《今古传奇》杂志。此次重新进行了修改、补充。)

[责编:封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李作文 2021-10-27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