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2021教师节|母平昌:初为人师的日子

封面新闻 2021-09-07 14:43 37697

文/母平昌

30多年前,我中师毕业后,被分配到离县城70多公里的一所乡中学任教。说是中学,其实只有四五个班,是典型的袖珍学校。学校办学条件十分差,我就在那儿不知不觉地生活了6年,收获了许多,也坚定了我终身为师的信念。

报到那天,校长接待了我,他安排我暂住在一家小旅店。我推开窗户向外望去,对面高山耸立,几乎看不到山上有住家人户,街上行人也很少,只听到河里哗哗的水流声。初次来到陌生地方,人生地不熟,加之坐车颠簸摇晃了五六个小时,人已是筋疲力尽。我吃了点东西,早早地躺在床上休息。

“学生服我不?能胜任学科教学吗?领导重视我不?与同事能和谐相处吗……”脑子浮想联翩,思考着即将面临的工作和生活。夜深人静时,对面山上不时传来敲梆梆的声音。后来才知道,是当地人在山上赶野猪,防止野猪来吃已成熟的玉米。

那一夜,我彻夜未眠,诚惶诚恐,内心一片迷茫,感觉未来的路不知该怎么走。

正式开学后,教导主任问我擅长什么学科。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我自信地说,理化都行。学校就安排我担任初三毕业班理化两科教学工作。

第一堂课前,我做了充分准备,教案写得非常详细,把上课要说的话和要板书的内容,全都写在备课本上,并熟悉了一遍又一遍。进教室前,我的心咚咚咚地跳得厉害。

“起立,老师好!”同学们的问好,立马消除了我的紧张状态。我先是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按教案设计的教学流程,开始了我教学生涯的第一课。第一节课上得还算顺畅,后来上课也就不那么紧张了,慢慢地表现得自如和自信。

教毕业班,意味着要面临学生升学的压力。刚入职的我,时刻觉得肩上担子不轻,要么一举成名,要么一败涂地。我认真钻研教材,上好每一堂课,筛选试题、做好检测评讲。有时,对学有余力的锐建、丰英等几位同学,请到我的寝室里“开小灶”,单独检测或练习高难度题目。同时,我不断总结教学方法,把复杂变成简单,用智慧创造简单,在变迁中不断升华,力求在课堂教学中达到大道至简的境界。

“水大了不能发,水小了不能发,不大不小皮带又打滑!”这是当地老百姓对乡发电厂现状编的一段顺口溜。场镇上,晚间时常停电,学生上自习大多数靠煤油灯、蜡烛照明。有时需讲练习题,但教室光线暗,学生看不清楚黑板,我就用手电筒光射到黑板上讲。

天道酬勤。一年后,几位学生通过中考预选资格,再到县城参加全省中考,获得佳绩。

那届学生毕业后,我一直担任毕业班的理化教学工作。学校给予我重任,让我变得更加成熟、更加自信。“中青年教师标兵”“优秀教师”等殊荣接踵而至,在学区教学质量交流会上常有我的声音,在学术刊物上也有了我的文字,我成了学区的“名师”。

在那期间,校长很照顾我,安排教导主任家属专给我和另一个单身教师煮饭。主任家属姓张,我叫她张姐。她知道我离家远,一个人无亲无靠,担任毕业班工作也辛苦,生活上给予了我特别的关心和照顾。她家要做好吃的,直接叫我到她家一起吃。好长一段时间,我成了她家的常客。主任看我工作努力,待我情同兄弟,饭桌上若有一两个“硬菜”,时不时给我弄点小酒,聊聊天,给我分享一些为人处世的哲理,让我受益匪浅。

一晃我到了该考虑个人问题的年纪。张姐和其他教师家属从街头至街尾帮我物色谁家有适龄女子。那年元旦节当天,学校会计家属卢姨找到我,说要把街上一个干部的女儿介绍给我。一开始,我觉得门不当、户不对,心里真担心别人看不起自己。

见面那天,我特意装扮了一番,穿上不合身的西装,打了领带,还是有点别扭的感觉,很不自在。见面后,卢姨告诉我,女方家人觉得我人还不错,都很满意。通过交往,我和她在那时对婚姻概念的认识很简单,婚姻就是过日子,所以,我们谈朋友不到一年,就缘定终生了,直到现在。

回忆初为人师那段日子,的确很艰苦,的确很累,但我感觉生活得很充实、很快乐、很幸福。我被调到县城学校教书后,反而觉得没有了成就感、幸福感。

【作者简介】

母平昌,中学教师,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教学经验文章100多篇,另有杂文散见于报刊。

【“时光”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5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