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会客厅|高分电影《龙虎武师》票房仅80万,导演魏君子“为爱发电”不言悔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9-03 09:29 81888

封面新闻记者 杨帆

赶在暑期档末尾上映的记录电影《龙虎武师》口碑彻底爆了,目前豆瓣评分8.3,超越了8.2的《白蛇传·情》,成为2021年迄今为止得分最高的华语片。可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截至9月3日上午,这部全景记录香港电影动作特技行当兴衰的作品,上映一周票房刚过80万。

由于排片仅有0.7%,很多影院无片可看,成都超级影迷熊女士自发组织了30多位香港电影爱好者,在王府井影城包了一个小厅观看了《龙虎武师》,所有人像过节一样开心。有观众感慨地说,这部电影让自己又重温了以前的“录像带时代”,纪录片不仅很感人,武行的江湖情义更令人动容。

很多豆瓣网友给《龙虎武师》打了满分五星

封面新闻记者也参加了这场特殊的看片会,随后对电影导演魏君子进行了专访。魏君子说:“这部电影虽有遗憾,但是拍出了龙虎武师们的昔日辉煌,以及他们现在那种不许英雄见白头的心气儿,我觉得足够了。”

“龙虎武师”,这个本就有江湖豪气的名字来源于梨园行,是粤剧班对武行的专称,后来泛指那些从戏曲界转型干电影动作特技的武师。

魏君子,著名影评人,研究香港电影多年,写有《香港电影演义》《香港电影史记》《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武侠大宗师:张彻》等书,这些著作是不少香港电影迷心目中的《孤独星球》。

魏君子

在《龙虎武师》这部作品里,魏君子用一种口述历史的方式,为观众呈现了一个真实而伤痛的“逝去的武林”。

洪金宝、袁和平、程小东、元华、甄子丹、钱嘉乐,以及数十位垂垂老矣的“龙虎武师”集体出镜,他们亲身讲述自己当年的“搏命”经历,以及他们的血与汗如何铸成上世纪香港影坛的黄金年代。

那时候,香港动作电影导演喊CUT后的第一句话,不是“收工”,而是“救人啦!”于是,观众在《龙虎武师》看到了当年最惊险的特技镜头,就是1985年洪金宝执导《龙的心》时八个演员在爆炸的同时,一同从七楼跃身而下,没有威亚,没有剪辑,更无后期,全靠楼下堆着的废纸箱缷力,钱嘉乐差点因这场戏被活活摔死。

“这批龙虎武师啊,正如徐克导演所讲的,他们是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人做得到,空前绝后的一批人。”魏君子称,上世纪八十年代,好莱坞凭借《星球大战》这样的工业大片在全球攻城略地,而香港的电影动作特技人没有人家的高科技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搏命创造了很多影坛奇迹。

甚至,香港地区的特技动作电影人在后来还“反哺”了好莱坞。“龙虎武术师对日美电影的影响很大,现在日本最卖座、最受好评的电影《浪客剑心》系列,其动作指导就是甄家班的大师兄Kenji谷垣健治。美国热门影片《疾速追杀》的导演查德·斯塔尔斯基曾是《黑客帝国》基努·里维斯的替身,当时他向袁和平学习了很多动作片的精髓。”

魏君子说:“八爷袁和平在这个纪录片里说,拍电影不一定拼命,假变成真才厉害。可是当年他比谁都拼命。现在香港电影的动作指导都是非常注重安全的,但是当年的那一批龙虎武师如不靠搏命一点点地去做实验,怎么会有香港乃至世界动作电影的辉煌?”

[对话篇]

向钱嘉乐承诺拍片,首次当导演无压力

封面新闻:从一位文字工作者转型为导演,会面临什么样的压力?

魏君子:我转型当导演没有什么压力。本来我也没拍过纪录片,也不懂拍纪录片,拍《龙虎武师》这个纪录片是因为和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有一个承诺,属于赶鸭子上架。我研究香港电影已经很多年了,之前是文字,现在是影像,同时还在喜马拉雅开设了栏目。

其实对我来讲,导演身份也好,电台播讲也好,还是写作也好,都是研究香港电影的一个方式,这才是重点,做不做导演,或是有没有压力,其实对我而言都没有想过。

封面新闻:为什么想要拍《龙虎武师》?什么时候开始酝酿以及拍摄的?

魏君子:我今天正好和钱嘉乐做一个视频的对谈,他帮我做了一个梳理。我的回忆是2017年,在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的春茗(新年会)上,我和钱嘉乐约定,我说我帮你们做一部纪录片。

在这之前,我本来有一个剧情片项目,也是讲香港武馆和武行师傅的。本来是和曾志伟大哥和嘉乐一起谈,怎么往下去推进。嘉乐建议,不如先拍一部这个题材纪录片,因为这样会简单一点。

当时我脑子里还是那个剧情片,所以对于他这个提议也没做及时的回应。后来呢,就是嘉乐邀请我去参加香港读特技演员公会的春茗,我才看到这些武行前辈们,他们虽然是英雄暮年,但还是壮志豪情,让我特别感慨。于是跟嘉乐正式承诺,要拍一部关于他们的纪录片。所以如果从那个时算起的话,到现在是四年半的时间了。

内地往返香港数十次,收集影像素材最艰难

封面新闻:拍摄《龙虎武师》您去了多少次香港?

魏君子:我从2017年4月开始筹备,拍摄期间我一直往返内地和香港。其中也有很多时候是因为其他工作去香港,我会提供提前和工会联系,去约访一些武行前辈。就这样断断续续拍到了2019年,因为我特别记得,最后一次去香港是林岭东的追思会,那是2019年12月,拍了两年多的时间。

拍《龙虎武师》不像拍剧情片,剧情片一个团队最多四个月就收工了,但是这个不一样,所以我断断续续地拍,两年多的时间差不多跑了五六十次香港,基本上就是每月去两次。

封面新闻:片里有很多香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街头影像,是在哪儿收集到这些珍贵资料的?

魏君子:这些影像资料其实分两部分。一部分来自很多经典的港片,里面有很多记录了香港的旧时光。另外一部分来自Youtube上的一位老外,这个老外当年去香港拍了很多影像素材,我们联系到他,从他手上买到这些素材的版权,然后用到纪录片里。

虽有遗憾,但庆幸拍出了龙虎武师昔日荣光

封面新闻:《龙虎武师》有没有什么遗憾?就是想放进更好的内容,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如愿?

魏君子:当然有很多的遗憾了,很多。比如拍摄之初我访问了四五十位武行前辈,相当于那段时间是我是在做田野调查嘛,然后根据这些访问找到一些影像素材,然后自己初剪了一个结构,用了一些画面,但真正你往下去做的时候,就涉及到买版权。我发现它们的版权非常分散,因为涉及到不同公司,所以搜集起来非常难。除了分散,第二就是贵,有的我真买不起,因为《龙虎武师》是我自己发起,自己拿钱出来拍的电影项目,一定要考虑成本,必须要好钢用在刀刃上。

虽然在版权上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但我聚焦的是这批不为人知、搏命为香港动作电影创造辉煌的龙虎武师们啊。影片从头到尾都是围绕着他们,从目前的成片来看,确实是达到了我的初衷。

至于其它的,即使是更珍贵的资料没有收入,或是还有谁没采到啊,当然是有遗憾,但是我觉得我拍出了龙虎武师们的辉煌,以及他们现在那种不许英雄见白头的心气儿,我觉得足够了。

口碑票房反差巨大,其实早就预知很难赚钱

封面新闻:《龙虎武师》豆瓣评分8.3,口碑爆棚,但是票房却如此低,问题出在哪儿?是不是纪录电影始终不被大众认可?

魏君子:《龙虎武师》豆瓣分数挺高的,我挺满意,在这里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至于票房,其实最主要还是纪录片有一定的观影门槛,排片场次很少,所以还是偏小众的。来影院看的人也不多,基本上都是70后和80后,他们对香港电影有情怀的,但他们现在也不是消费主力了。

其实从一开始对于《龙虎武师》在影院上映,我自己是没有抱特别高的期待。这个纪录片筹拍阶段,我去募集资金时,已经从各方面得到的反馈就是,这个项目很有意义,但是想赚钱就非常难了,所以我也不是抱着商业目的去拍摄。《龙虎武师》的票房表现当然也有点遗憾,但是看到大家的反响这么好,我也觉得挺知足。

封面新闻:如何收回成本?电影有没有流媒平台买下,网友今后可以在线付费点播?

魏君子:未来这个纪录片当然可以在各个渠道或者是多个渠道做发行,也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

后起之秀正在成长,现在的拍摄更注重安全

封面新闻:影片后半部分那些立志于投身香港动作片的年轻人让人尊敬,那他们能不能称之为“龙虎武师”?请您介绍下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总共成员多少?

魏君子:后来的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成立了青年训练班,他们现在叫做特技人了。他们的学习和训练的方式也是跟以前的龙虎武师大不相同,他们现在基本上是用电影的科班方式训练和拍摄。

当年“龙虎武师”这个名字就是来自于粤剧班,来自于梨园行。比如成龙、洪金宝、林正英,董玮这批梨园行出来的,后来进入到电影行业,他们称之为“龙虎武师”,专指用搏命方式去惊险动作的特技演员。

所以,龙虎武师只存在于上世纪的这个70年代到90年代的中国香港,是香港动作电影特定年代的特殊的产物。现在已经没有人在做这些搏命的动作了,没有必要。因为现在我们技术这么成熟,我们也很注意剧组人员安全,也可以给动作特技人买保险了,没必要像当年那么去搏命了。

如果当年有现在的技术,他们也不会搏命。当年确实是龙虎武师不断的摸索,不断的实践,才慢慢完善了动作电影技术和风格,也才有了现在华语动作电影甚至世界动作电影的不断精彩和更加的安全。

现在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的青年训练班人不多的,虽然定期训练了,也做了几期,可能也就是几十人左右吧。

揭秘“多面”李小龙,他如何得罪了好莱坞同行

封面新闻:《好莱坞往事》里皮特就演一个动作特技演员,但是电影里却贬损了李小龙,对此您如何看?

魏君子:《好莱坞往事》对于李小龙的呈现,我认为是昆汀(该片导演)的一面之词。虽然他因为拍这部电影去访问了当年和李小龙合作过的一些好莱坞动作特技演员,但是这批人对李小龙有很深的成见。

李小龙刚进好莱坞时拍的是《青蜂侠》,他饰演青蜂侠的助理佐藤。那时他还不是一个完全的电影人。李小龙把咏春拳和街头格斗融合成了截拳道,虽然实战非常厉害,但他不懂实战和电影之间的区别,所以他在跟好莱坞动作特技人对打的时,因为不懂,所以拍出来的效果不是特别好。最近有一本书《李小龙:真实与神话》,这是一本非常官方的人物传记,里边就提到这件事情。

那是怎么提到的呢?就是李小龙在拍《青蜂侠》的时候,就是他以为拍电影也可以真打,但是拍完了之后,就发现他的那些动作都拍不到,因为太快了,而且出手没有分寸,对和那些好莱坞动作特技人有点下手不知轻重。他后来就完全明白了,再后来就非常老老实实地去学习好莱坞拍动作电影的技巧,并将这种技巧带回了香港。所以在香港拍的《唐山大师兄》《猛龙过江》《精武门》《龙争虎斗》都是非常的成熟了。

而昆汀呢,就截取了李小龙初出茅庐的那一段,当时受访的那些好莱坞动作特技人肯定对他有微词。所以《好莱坞往事》就有失偏颇了。当然,李小龙本身就是一个有争议的人。你也可以说他谦逊,也可以说是他傲慢;可以说他是天使,也可以说他是魔鬼,我觉得这些侧面都是李小龙。

实战动作电影兴起,华语动作片也有了希望

封面新闻:不久前,《尚气》发布了一段花絮,刘思慕在公交车脱夹克暴揍匪徒,这段致敬成龙的的花絮火遍外网,您是如何看待这部漫威新片?

魏君子:《尚气》的动作指导就是两个成家班的,一个是刚刚过世的艾伦,另外一个叫郑继宗。所以这部好莱坞动作电影和香港电影很有渊源。

封面新闻:从《疾速追杀》开始,好莱坞动作片的实战风格走红全球,但这已是上世纪龙虎武师玩剩的花样,那这股风潮会不会能让香港动作片再次崛起?

魏君子:像《疾速追杀》这些比较偏实战的动作片,现在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在好莱坞已成为了一个新的潮流,当然它还没有成为主流,但也确实让我们华语影坛的动作特技人都看到了希望。

我觉得未来几年,《疾速追杀》这样的实战动作片在内地也会开始有不断有人创作,风水轮流转嘛。但是你说香港动作电影会不会因此再重新崛起,我觉得就算是有这个希望,也不是香港动作电影的,而是我们华语动作电影,因为目前香港这方面的人才,尤其是幕后这些特技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你看《怒火·重案》里甄子丹都快60岁了,而最年轻的谢霆锋也有40多岁。其实我觉得真正的人才还是在内地,要结合香港动作电影人这么多年来积累的技术和经验,再加上我们内地的人才,通过融合的方式之后,然后看这个潮流能不能再回来。

封面新闻:接下来,您还会有哪些计划,会不会继续拍纪录电影,甚至剧情片?

魏君子:《龙虎武师》上映后,很多影迷给我发来贺电,说我用爱发电。对于香港电影,我后边不管是用写书的形式,还是拍纪录片或剧情片,以及在电台用声音,我都会继续研究以及记录,形式可能会不一样,但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fm537531 2021-09-04

    可惜,没有地方看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