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读诗 | 朗诵:梁平《与一只蚊子遭遇》《别处》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8-30 18:18 33119


与一只蚊子遭遇

迷糊之中,
轰炸机在耳边飞翔,睁不开眼,
顺手一巴掌落在脑门,
有撞机的感觉,有血腥,
懒得起来寻找尸体。
才想起已入冬,不明白这季节,
也有那厮黑灯瞎火里的侵犯,
就像祥林嫂不明白冬天也会有狼。
终究是睡不着了,
满屋子残留嗡嗡的声音,
把我带回了1938年的重庆,
磁器口防空洞,伸手不见五指。
我之前写过的一首诗,
成为祭文。

诗歌就是生活,欢迎来到由封面新闻、成都广播电视台听堂FM与《草堂》诗刊联合推出的 “草堂读诗”,我是读诗人涓子。刚刚听到的诗歌《与一只蚊子遭遇》,出自梁平的组诗《我被我自己掩盖》。诗人将诗性的目光投注在凡常的生活场景、细碎的生存常态,而通过非凡的笔触写出了别样的意态。

梁平是著名的诗人、编辑。主编过《红岩》《星星》,现在主编《草堂》《青年作家》。出版有诗集《巴与蜀:两个二重奏》《三十年河东》《深呼吸》《家谱》《长翅膀的耳朵》《嘴唇开花》《时间笔记》等13卷,以及散文随笔集《子在川上曰》、诗歌批评札记《阅读的姿势》等。现居成都。

诗人近几年的诗作,更多的是对自我寂寞沉思开合之中的生命内化的经验,有一份难得的凡常中的深刻,一份心灵自在舒卷的淡定。

我们再来听听这首《别处》:

别处
我一直在别处,
从来不介意面具和脸谱,
不提防月黑风高。
被我指认的别处,
比如我的重庆与成都。
重庆的别处拐弯抹角,
天官府、沧白路、上清寺。
成都的别处平铺直叙,
红星路、太古里、九眼桥。
我没有一点生分,
喝酒举杯,品茶把盏,
与好玩和有趣的做生死之交,
与耄耋和豆蔻彼此忘年。
亲和、亲近、亲热、亲爱,
绝不把自己当外人。

这是人过中年后的宽适心态的自由洒脱,还有勘破生存隐秘之在的回返内心的自适。也许诗中的语句和“故事”很平和,但其中的涡流却是深邃和耐人寻味的。我们需要细细品啜,诗人在他文字的平和中掩映着的“复杂滋味”。

诗歌就是生活,“草堂读诗”,有温度、有质感。今天读诗就到这里,感谢关注,我们下期再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