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底稿丨吴谢宇将上诉,个人陈述将作二审辩护材料 律师:他希望家人写封信给他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底稿 2021-08-30 15:14 57344

封面新闻记者 杨峰 见习记者 杨澜

8月30日上午,吴谢宇的辩护律师和吴谢宇进行了“吴谢宇故意杀人、诈骗、买卖身份证件案”一审宣判死刑之后的第一次会面。会面后,冯律师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吴谢宇将选择上诉,上诉状由他自己书写,目前还未完成。此外,他希望冯律师带话给其家人,“希望家人能给他写一封信”。

随后,记者联系到吴谢宇父亲的朋友沈先生(化名),沈先生说这封信将会由自己代写,目前还没想好要写些什么内容。宣判后,沈先生曾和吴谢宇姑姑一家通电话,他们表示很难接受吴谢宇被判死刑,在电话里哭。

宣判后不久,封面新闻记者曾联系到吴谢宇的二伯和姑父,都得到了“不希望被判死刑”的回答。二伯表示,很想见见他,毕竟他是自己至亲的人。

福州中院一审庭审现场

宣判后的第一面

辩护律师:他希望家人给他写封信

在押所写部分个人陈述将作为二审的辩护材料

8月30日上午,冯律师和吴谢宇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进行了一场会面。

当日中午,冯律师通过电话告诉记者,这是宣判之后,见他的第一面。会面持续了两个小时,公事、私事、判决的事都有聊到。

“吴谢宇决定要上诉,他会在上诉期之前,自己写一封上诉状,上诉理由他自己会写进去,目前他还没有写完。如果在上诉期内邮寄给我,我可能会看一看、给他改一下,他也有可能是直接邮寄给法院。“冯律师说,上诉状递交之后,一审要把卷宗移交到二审,二审要进行受理,之后会启动二审的程序。这一流程有很复杂、长时间的衔接期,具体会在什么时间进行、结束,都是未知数。记者获悉,吴谢宇的上诉期限为9月5日。

关于吴谢宇在押的个人状态,以及他对家人的挂念,冯律师告诉记者:“今天见他,感觉他的精神状态还可以,情绪也很稳定,非常理智。尽管吴谢宇很想和亲友见面,但他知道判决未生效之前,都不能见他们,所以他也没有提出要见面。他让我跟他的家人说,希望能让他们(家人)给他写封信,我已经转达给他爸爸的朋友了。”

吴谢宇曾表示,自己将书写个人陈述,展示全部过程以警示他人。记者获悉,吴谢宇的个人陈述有一部分是写给法院的,冯律师已经递交给了法院,这一部分内容会附在卷宗当中,作为二审的辩护材料。另一部分包括个人陈述在内的材料,吴谢宇交予了冯律师,由其进行保管。

吴谢宇

吴谢宇父亲的朋友

沈先生:那封信将由我来写

“5年来我一直在为吴谢宇的事情操劳”

8月30日中午12时左右,封面新闻记者拨通了吴谢宇父亲的朋友沈先生的电话。沈先生告诉我们,自己已经获悉吴谢宇准备上诉,且正在写上诉状一事。自己和吴谢宇的家人对此都持肯定的态度,“对这件事,我们是商量好了的,被判死刑还是希望他能上诉。我们知道吴谢宇不仅犯了错,而且是极大的错,能接受他判重,希望他能有机会好好改造,但是从道义上来说,不能接受死刑这一结果。”

关于吴谢宇此前在网络上四处可寻的报道,沈先生表示自己和他的家里人都不太会看。沈先生说,“吴谢宇的整个家庭都被他这个事搞的凄凄惨惨的,苦得要命。生活被打乱了,生活质量也变低了,有家里人心脏病也因此复发了。”

沈先生说道,吴谢宇的家人都是农民,很多事情因文化程度不够、办不了,都委托自己来做,所以给在看守所的吴谢宇写信的事情也会由自己来做,“这5年来,可以说都是我从头到尾一直在操劳他的事情。事发后他是第一个向我借钱的,后来报案、走法院程序、开证明、找公安局、接受媒体采访,包括处理家属内部矛盾,都是我帮忙办的。”

说起“有想向吴谢宇表达什么”的话题时,沈先生在电话中只是叹气,重复着“怎么说呢,这个东西”,表示自己无从谈起。沈先生说,自己准备有空的时候写一下,但也不知道从哪里写起、具体要怎么写、要写一些什么内容、写多长。

8月30日 福州市第一看守所

不希望判死刑的家人

宣判后 家里人曾在电话里哭

二伯:他是至亲的人 很想见见他

在通话中,沈先生说道,福州中院宣判死刑后,自己和吴谢宇的家人通过电话。“是跟姑姑一家通的话,在电话里,他们表示很难接受,哭了。从情感上来说,生命是第一位的,得知这个结果他们很无奈,也很伤心。”

8月26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三千元”的当日,沈先生曾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我个人对判决结果不满意,但爱莫能助。我们(亲友)希望上诉,但审判长告诉我们,要吴谢宇自己上诉才行。我们现在一直没有和他会面,见不到他面,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律师在看守所想见面也被拒绝了,看守所说的是吴谢宇本人不同意。”

8月26日晚,吴谢宇二伯说,自己知道宣判的事情,头一天自己就在关注案子了。吴谢宇被判死刑的消息是自己正在工作的时候,在手机上看到的。自己没有去旁听,也不知道怎么去。“这两年一面都没有见过他,很想他,也很想见见他。得知这个(宣判)消息很心痛、难过,再怎么也是自己至亲的人。但我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该怎么办。”

8月27日,吴谢宇姑父杜海明对记者表示,自己还是希望吴谢宇能够活下来,如果吴谢宇选择上诉,自己会支持。从吴谢宇被捕至今,一直没有见到过他。如今吴谢宇被判死刑,想见他一面。

吴谢宇二伯告诉记者,这些年来,自己和吴谢宇的舅舅很久没有联系了,所以不清楚他们对此事的态度。记者获悉,福州中院一审时,吴谢宇的舅舅参与了旁听,在庭审中一直保持沉默。

媒体曾报道称,吴谢宇舅舅曾在一审前出具了谅解书。吴谢宇代理辩护律师未向封面新闻记者说明该材料是否存在,福州中院的宣判公告中也未提及该材料。沈先生向记者表示,一审宣判吴谢宇死刑后,吴谢宇的舅舅始终沉默,未进一步表明态度。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封面新闻】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713494 2021-09-07

    家庭幸福很重要

  • 七色年轮1294503 2021-09-05

    无奇不有

  • fm492165 2021-08-30

    大概率维持原判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