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下载封面客户端

下载C视频客户端

下载封底客户端

博图志|前明宗室遇到八大山人,记录下沙场般的对坐雨夜

国家人文历史 2021-08-24 09:40 34964


本 文 约 6260 字 阅 读 需 要 16 min

邵长蘅觉得山人不会来了。

1

数日前,他通过澹雪和尚相约山人今日在北兰寺中一见。谁料这天狂风暴雨,城中犹少行人,脾气古怪的山人想必不会出门了。

邵长蘅从未见过山人,但却听过几箩筐关于山人的奇闻逸事。

清 黄安平 个山小像局部 八大山人纪念馆藏

据说他是前明宗室,清兵入关后成了一代高僧。后发狂疾,焚烧僧服从临川步行回南昌,穿戴布帽长袍破洞草鞋,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穿街过市,惹得众人哗然大笑也不以为意。直到在侄儿家调养经年,狂疾才稍愈。

山人工书善画,每每在酒后信笔泼墨,出手便是杰作。然而他酒量差的紧,两升下肚就伏案倒地,呼噜震天。想求字画的人往往以请喝酒的名义邀他到家中做客,一边小心灌醉唯恐过量,一边拉扯山人的衣襟袖口好言求他提笔。

清 朱耷 竹蕉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山人倒也不摆架子,欣然应允。只是这一招的使用对象仅限贫士、山僧、屠沽儿,若是富商显贵以重金相求,反而只有屁吃。

后来有一天,山人不知怎的在家门上写了个大大的“哑”字,从此不再与人交一言。平日里总是乐呵呵的,喝酒时爱玩藏拇指的游戏,若是赢了就笑得更不能自己,一直笑到喉咙喑哑,唏嘘流泪。

2

正当邵长蘅准备提笔写信,请澹雪和尚为他重作安排之际,北兰寺的小和尚先带来了澹雪的信札,平日里常闭门不出的山人已提前赴约。

惊讶之余,邵长蘅赶忙吩咐僮仆准备竹轿,来不及更衣,就冒雨前往。只半个时辰,就来到南昌城北德胜门外不远的北兰寺。

朱耷 山水册之一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初次见面,山人远没有邵长蘅想象中的那般孤僻,大笑着与眼前的这位后辈“握手熟视”。

明朝灭亡时邵不过八九岁,但他心慕明朝先烈的事迹,四处走访,这段明朝兵部尚书卢象升临死前与清军搏杀的场面就出自他的手笔:

“……三军殊死战,自辰及未,炮尽矢穷,军中对面不相见。虎大威犹识公,挽公马欲突围围,公以刀劙其手曰:‘我不死疆场,死西市耶?’骤马驰入阵,左乳中一矢,拔镞更战,矢贯腰,及左右股各一,犹震呼,手击杀数十人。”《明大司马卢忠烈公传 》

朱耷 山水册之二

想来山人亦通过澹雪介绍,或早就读过邵长蘅的诗文,所以才如此热情相待。一见如故的二人很快引为知己,加上老朋友澹雪,三人坐于僧房内,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天黑。

3

是夜,疾风暴雨丝毫没有要偃旗息鼓的态势,三人剪烛对坐,有说不完的话。

山人口不能言,胸中千万句都作手语。聊到激动处,双手快速摆动如舞蹈;难以传达的地方,就伏案草书,来回反复,竟写了一摞。

澹雪拿出山人存放在此的诗信与书画与邵长蘅共赏。诗词大多艰涩难懂,信札却有晋人风味,书画中更是有讲不完的故事:即使是《芝兰清供》这样常见的题材,也绝不落俗套。

朱耷 芝兰清供图 私人藏  题跋中的“澹和上”即澹雪

它作于这一年的正月十五。当家家户户都忙着闹元宵,山人、澹雪等二人却趁着雨雪,提着冬日里新酿的几坛美酒,来到一处绿竹丛生、兰草幽香的偏僻之所郊游。

春酒提携雨雪时,瓶瓶钵钵尽施为。

还思竹里还丫髻,画插兰金两道眉。

雪雨春寒,身边都是至交好友,哪里还需考虑什么礼数,装酒的瓶瓶钵钵撞得乱响,唯求尽兴而已。当酒酣耳热、痛快淋漓之际,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竹叶的丫杈让山人想起幼时王府里青梅竹马的丫髻,而芳香的兰叶,恍然就是她的两道秀眉。

朱耷 兰花图 佛瑞尔美术馆藏

山人用力得眨了眨醉眼,世界变得清晰,酒热退却,顿感春寒刺骨。他将竹枝与兰草撷下带回,插入铜瓶,而奉为清供的,又不只是它们而已。

4

那一晚他们到底聊了多少,邵长蘅没有再透露,后人亦无从知晓,但从邵长蘅的字里行间,还是能感受到一些特别的情绪。

“予与山人宿寺,中夜漏下,雨势益怒,檐溜潺潺,疾风撼窗扉,四面竹树怒号,如空山虎豹声,凄绝几不成寐。假令山人遇方凤、谢翱、吴思齐辈,又当相扶携恸哭至失声,愧予非其人也。”《八大山人传》

明 孙克弘 消闲清课之听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常见的文人听雨图式

古城野寺,黑夜中唯有一间窄小的僧房内烛影幢幢。愈来愈烈的大雨倾泻在头顶青瓦上,如顺着屋檐潺潺而下的山泉。僧房四周竹树丛生,山风呼啸而过,树影摇晃,时而凄厉,如女鬼夜哭;时而雄浑,如空山虎豹。

400 多年前,方凤、谢翱、吴思齐站在严陵钓台前祭拜文天祥。他们吟《楚辞》,以竹、铁如意击石至碎裂,在一场嚎哭中倾泻天下沉沦之痛。邵长蘅遗憾自己并非他们那样的历史亲历者,不能与山人感同身受。

但作为知己,他一定够得上。

朱耷 山水册之三

“世人多知山人,然竟无知山人者。山人胸次汩渤郁结,别有不能自解之故,如巨石窒泉,如湿絮之遏火,无可如何,乃忽狂忽喑,隐约玩世,而或者目之曰狂士,曰高人,浅之乎知山人也。哀哉!”《八大山人传》

他像记录卢象升血战沙场那般,用电影般的文字记录下了这夜的风雨。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是亲历者,而他留下的,是后世关于山人,最生动的记忆。

参考文献

邵长蘅《邵子湘全集》

李叶霜《八大山人与北阑澹雪》

作者 | 吃畫人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古月 排版 | 薛梦缘

公众号 “吃畫人” (微信ID:chihuaren9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