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甘孜多名年轻干部沉迷网络赌博 挪用盗窃公款900余万

封面新闻 2021-08-13 11:27 157971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曹笑

十九大以来,四川甘孜纪委监委共查处35岁以下年轻干部违纪违法案件700件701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19件19人。19件案件中,因赌博问题而走向腐败的有9件9人,占47.4%;其中参与网络赌博6件6人,占赌博案件的66.7%。

这些年轻干部,正当青春、前途光明,却铤而走险挪用盗窃公款,用于网络博彩、大额购买彩票、网络赌球,最终输得一败涂地。

在甘孜州纪委监委的协助下,2021年8月,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详细采访调查了其中五起案件,试图解读其中缘由。

27岁乡会计 五个月56次挪用公款237万余元

“那几个月的疯狂行为,就像做了一场梦。”甘孜州德格县岳巴乡事业干部,杜某某后悔不已。2020年3月,因犯挪用公款罪,26岁的杜某某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

杜某某,藏族,1994年出生在甘孜州九龙县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初中毕业便享受“9+3”免费职业教育惠民政策,通过公招考试成为德格县岳巴乡一名事业干部。入职后,杜某某勤奋好学、工作积极,深受领导信任,不久便担任乡会计一职。

2019年2月,因出纳请产假,乡领导安排杜某某兼任出纳,管理乡政府基本账户和5个行政村账户,长期持有和保管乡财务印章、出纳私章、密码器等支付工具。

刚参加工作,杜某某工资较低,便申请小额网络贷款,填补大量网购支出的空缺。

她还想寻求一份网络兼职。2019年7月,在“朋友圈”看到一条兼职信息,下载后发现是网络博彩平台,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平台工作人员“精心指导”下,从几元到百元参与投注,几天下来,赢了好几万元。“如果想赢更多的钱,就要加大投注。”于是杜某某继续投注,但很快连本钱都输掉了。

杜某某不甘心,想赢回来。平台工作人员向杜某某保证:“只要有本金,就能把钱赢回来。”杜某某对此深信不疑,便向身边朋友借款,加大投注。借款输完、已无人可借之际,杜某某盯上了公家的钱。

2019年8月,杜某某利用财务管理上的漏洞,直接将4万元公款转入个人账户,一天便挥霍一空。此后,杜某某一次次把公款转入个人账户,下注越来越大。到2019年10月,杜某某已挪用公款超过百万。

她不敢向亲朋好友求助,也不敢向组织交代,于是想到了用网络贷款来归还。她在网上大肆搜索网络贷款信息,下载后发现又是博彩平台。杜某某幻想赢回输掉的钱,又挪用公款在平台上博彩。当杜某某达到平台贷款条件时,却被告知要成为VIP7级会员才能贷到更多款,她便用公款充值25万元成为VIP7级会员。但直到杜某某把账上的公款输完也未贷到款。

2020年1月初,面对各种需支付的应付款和被自己“掏空”的账户,杜某某崩溃了,不敢出门、害怕见人,她甚至想以自杀来逃避一切。短短五个月,杜某某先后56次挪用公款237万余元。

30岁村第一书记  43天509笔盗用114万余元

2020年1月,30岁的张某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同年4月,因犯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7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1989年,张某出生在四川南充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2013年7月,张某从四川农业大学本科毕业后,在成都市温江区一个村担任村主任助理;2016年1月,通过“双选”到甘孜色达县农牧农村和科技局工作;2017年6月,被组织选派到色达县旭日乡仁达村担任第一书记。至此,张某成了单位重点培养的业务骨干,也是家人的骄傲和希望。

2018年8月,张某接触到网络赌博,起初也是赢。但很快输多赢少成为常态,他便不断向朋友、家人借钱,借来的钱很快输光了;想翻本,又向网络贷款平台借高利贷,但越输越多、越陷越深。张某想到以大额购买网络彩票方式来一夜暴富,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2018年8月底,张某得知乡上“草补”资金已发放至“一卡通”里,由同事苏某保管,于是向苏某提出借1.2万元,待宽裕了归还。苏某当时在成都,便告知了张某钥匙和银行卡密码。拿到这笔钱,张某本想用来归还网络贷款,但心存侥幸的他再次将借款用于网络赌博和购买网络彩票,也很快输光。

“一卡通”放在办公室,“输了就在‘一卡通’上面取。”“一般都是晚上在ATM机上取钱,有时甚至从凌晨一点取到三点。”就这样,张某在43天里从“一卡通”盗窃资金509笔114.53万元。

2019年8月,走投无路的张某投案自首。

在忏悔书里,张某写道:“每当夜深人静,我都在深深地忏悔和反思。我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与教诲、对不起新婚燕尔的妻子、更对不起群众的信任。”

34岁乡纪委副书记 挪用贪污国家专项资金356.8余万

刘某,1985年出生在四川雅安一个普通干部家庭。

2009年8月,刘某通过公务员考试,被分配到甘孜州德格县农牧和科技局担任文秘工作,并逐渐成长为办公室主任。2015年,不到30岁的刘某在德格县亚丁乡挂职副乡长,2018年被任命为亚丁乡纪委副书记。前途一片光明。

远离家人独自在外,受语言、文化、生活习惯等影响,刘某难以真正和当地干部群众打成一片,便在网络虚拟世界里找“存在感”。2018年2月,刘某通过“网友”介绍接触到网络赌博,刚开始充值20元50元的投注,不仅打发了时间,还略有盈余。时间一长,就渐渐上了瘾,只要有空,刘某就会点开赌博网站,沉迷在网络赌博中。

世界杯期间,刘某听说网络赌球赢面大,于是在网友带动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加入网络赌球群。第一场下注1500元,赢了1000元,小试牛刀便尝到“甜头”,刘某的心态渐渐变化了,“感觉赌球赢的几率大”。

“群里有个人下注50万元,赢了不少钱,对我刺激不小。”赌徒心理让刘某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力,他眼红别人的高额盈利,认为投得越多就赚得越多,开始三千五千持续投注,甚至不惜四处借款,最终都是输多赢少,到世界杯结束,输光了20余万元。7月底,刘某在姐姐处借款10万元,用于偿还赌博债务,但未能还清。之后两个月,刘某又以网络贷款和向朋友借款的方式,参与“时时彩”赌博,30万元也“打了水漂”,还欠下高息赌债。

不断增长的欠款和接二连三的催款电话让他难以招架,无奈之下他选择向家人坦白。父母含泪将家中房产抵押了30万元,姐姐也东拼西凑筹来3万元,让他尽快归还赌债,重回正道。

但他很快把家人的劝诫和眼泪抛之脑后,一心想在赌桌上“翻身”。

2018年11月,亚丁乡决定由刘某负责惠民资金发放的取现事宜。刘某认为“机会”来了,11月14日至11月底,他陆续从“林补”卡上挪用资金28万余元用于网络赌博。随后,刘某多次要求其他工作人员通过转账或现金方式,将惠民资金都交给他,并将亚丁乡惠民资金总卡当作自己的卡,任意支取。“卡上的钱只是个数字而已,输了多少完全没数。”窟窿越来越大,刘某担心事情暴露,“想过用自杀来了结一切,也想过自首,但最后抱着侥幸心理,我选择了逃跑。”2018年12月31日,刘某将73万元“草补款”转到自己账户上,租车一路狂奔,逃跑途中又将20万元用于网络赌博。4天后,专案组在凉山州甘洛县将其抓获。

经查,刘某挪用、贪污国家专项资金356.8万余元。2019年1月,34岁的刘某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同年4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6万元。

德格县刘某案庭审现场

33岁财政所会计 挪用公款155万多用于网络赌博

1988年3月出生的乐山犍为人陈某,大学文化,2010年11月参加工作,任泸定县得妥乡弯木杆村村委会主任助理,后调至泸定县烹坝乡综合服务站;2019年7月至2021年4月,担任泸桥镇财政所会计。

在担任镇财政所会计期间,她利用职务便利,将泸桥镇山岔村等8个村民委员会账户、及泸桥镇合作基金会账户资金,转入其朋友王某、蔺某夫妇,杨某及本人账户,共计162.98万元(其中涉嫌挪用公款155.29万元、违纪款76910.23元),主要用于本人网络赌博,归还个人借款、贷款和信用卡消费以及日常开支。

其中,2021年3月4日和2021年3月10日,陈某虚构“大坝村购买水管”“工程款”事由,先后2次私自使用出纳支付K宝,将大坝村资金共计人民币20.9万元,转入自己账户;2021年4月5日至2021年4月29日,陈某在无正当支出事由的情况下,先后6次私自使用出纳支付K宝,将大坝村资金12.5万、街上村资金24.75万、海子坪村资金12.11万,以及田坝乡木杉村资金35.7万,转入自己账户上述资金合计105.96万,陈某将其中的76910.23元用于归还本人信用卡消费、借款、网络贷款以及日常开支等。

2020年3月9日至2021年2月8日,陈某将村级资金,转入陈某本人和朋友账户共计57.02万,其中用于网络赌博42.2万,归还本人借款及日常开支等14.8万。

陈某虚构的事由,五花八门,包括:“咱里一组维修水堰费”“运维费用”“团结村误工补助”“挖脚办公费”“村广告制作费”、“购买办公用品”“运维费、办公、活动室维修”“大坝村购买水管”“工程款”等。

这些钱,除76910.23元用于归还本人信用卡消费、借贷款以及日常开支等外,几乎全部用于了“188金宝博”赌博平台赌博。

2021年5月9日,陈某主动向泸定县泸桥镇纪委投案。

陈某案件相关卷宗

28岁普通乡干部 挪用参保资金44.72万买彩票

扎某某某,1993年7月生于康定人,中专学历。2015年9月,在得荣县茨巫乡人民政府参加工作(属事业干部);2015年9月至2020年3月在得荣县茨巫乡人民政府工作;2020年3月起,借调在得荣县扶贫开发局工作。

2020年3月30日,茨巫乡党委政府向得荣县监委报告:乡事业干部扎某某某,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挪用非建档立卡群众医保参保资金。

第二天,经批准,得荣县纪检监察一室对问题线索进行初步核实,发现扎某某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2020年4月21日,得荣县监察委决定对扎某某某进行立案调查。

经查,2020年2月至3月,得荣县茨巫乡卡色村、兰久村、卡工村、绒贡村4户5名非建档立卡新生儿家属分别将2020年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补参费共计1250元现金(250元/人)交至茨巫乡农保员扎某某某处,扎某某某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将该笔医疗保险补参费占为己有,用于日常开支。

扎某某某在担任该乡便民服务中心办公室主任,负责茨巫乡2020年群众医保费征缴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累计挪用该乡非建档立卡群众2020年医保参保资金共计44.72万元。

其中,42.7万违规存入扎某某某个人银行账户。从2019年11月16日起,扎某某某陆续通过手机银行转账、微信转账、微信红包、微信钱包充值等方式,转给成都市金牛区彩票投注站代销人员庞某、周某,转给甘孜州得荣县彩票投注站代销人员温某,以及同事、朋友和部分商家,用于购买彩票和日常消费。到2019年12月22日,42.7万全部用完。而没存入扎某某某个人银行账户的20150元,扎某某某通过现金消费、现金兑换微信钱包、微信转账、微信红包、微信提现等方式,将该笔钱也用于购买彩票和其它日常消费。

甘孜州纪委书记谢辉:严管厚爱 及时纠偏

谈及上述五起典型案例,甘孜州委常委、州纪委书记、州监委主任谢辉非常痛心:他们都那么年轻,可以说前途一片光明,却深陷网络赌博,毁了自己前程。“不论是对培养他们的组织还是对他们个人、家庭而言,教训都极为惨痛。”

谢辉说,中央纪委十九届五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高度关注年轻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加强教育管理监督。”省纪委书记王雁飞也多次强调:要加强对边远地区基层干部的教育监督和管理,特别要把关心关爱落到实处。“甘孜纪委监委要深入贯彻落实,高度重视年轻干部成长成才,坚持严管和厚爱结合,激励与约束并重,切实加强年轻干部教育管理监督,及时纠正年轻干部成长进步中出现的偏差。”

办案人员正在讨论案情

他们作案手法粗糙低劣、涉案资金巨大,谢辉分析,大致有五个原因:精神空虚、阅历不足、虚荣心理、监管失位、心中无畏。“因此,要织密监督的天罗地网,积极探索年轻干部教育管理监督新模式,着力解决自我约束不严、教育引导乏力、单位财务管理混乱、网络监管缺位等问题,让年轻干部自觉远离网络赌博。”

谢辉提出了四个措施:以教育引导为先,为年轻干部实现理想指明方向。“一方面要建立常态化理论武装机制,增强党性观念、宗旨意识、服务意识;另一方面要加强纪法教育,常态开展纪法学习和警示教育,让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同时,以严管厚爱为重,为年轻干部有畏有为注入活力;以监督约束为要,为年轻干部行稳致远立定规矩;以网络治理为本,努力营造健康有序的网络生态。

办案组人员向村民了解医保缴纳情况

办案组人员到农户家中了解情况

“教育监督管理要贯穿干部培养全过程,帮助年轻干部扣好第一粒扣子。”谢辉最后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