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川渝诗人漫步乐至田园间 “诗歌就在这些微小的地方”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7-29 20:20 54808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李雨心 摄影 雷远东

“乐至乐至,快乐而至。”在第五届乐至田园诗会的采风活动中,这句话被现场的诗人们反复说到。

2021年7月,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再度携手乐至县,开启第五届乐至田园诗会。作为本届诗会的第一阶段,诗人的采风活动于7月29日顺利举行。在炽热的阳光中,来自川渝两地的十多位诗人们,乘车前往劳动镇百花村,漫步在羊叉河生态农业公园中,感受乡村振兴的硕果累累;行走在川中农耕文化展览馆,浏览着展览馆里收藏的大量能体现当地民风民俗的农耕民俗文物……

2021年恰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陈毅元帅诞辰120周年,乐至除了是田园美地,更是诗人、元帅陈毅元帅的故乡。在参观完乐至的田园风光后,诗人们又去往陈毅故居,感受陈毅元帅对这片土地深沉的影响。

杨献平

探讨田园诗歌当代表达 

川渝诗人乐至“论诗”

据悉,为高效配合疫情防控,此次诗会的采风活动在规模上进行了精简,并且在多个防疫措施领域,作出严密部署。参与此次采风活动的成渝诗人们有中国检察官文联文学协会副会长老房子(原名刘红立),成都市作协主席、《草堂》执行主编熊焱,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向以鲜,《四川文学》副主编杨献平,重庆市渝北区作协副主席、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工作室访问学者金铃子,《红岩》文学杂志社发展部主任张远伦,成都市龙泉驿区文联专职副主席凸凹,成都市作协副主席王国平,《草堂》诗刊杂志编辑、《诗刊》第36届青年诗会入选诗人吴小虫,重庆市作协重庆作家网编辑罗晓红。

田园带来美好,美好激发灵感。如何在当代书写田园诗歌,成为到场诗人们热烈讨论的话题之一。第一次来到乐至的杨献平,除了感受到这片土地带来的新鲜感之外,他也思索到田园诗的表达。“我感受到,田园诗在这个年代,从名义、形式、内容上已经不复存在。所以,我们该如何去见诸我们内心的田园?田园作为文化的象征,作为我们精神的家园,如何通过乐至的绿色发展,提炼出更符合现代人审美和生活方式的田园牧歌,是需要思索的。”杨献平还谈到,自己会把此次乐至之行写成诗歌。“希望大家多批评指正。”

金铃子

与杨献平感受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来自重庆的金铃子。直言在家乡没有以“田园”为主题的诗歌文化节的她,认为诗人无论写什么诗歌,最重要的是向大自然请教,所以此次能来乐至她格外开心。对于田园诗歌,金铃子有独特认知。“不是诗歌中写了麦子、稻谷就是田园诗,诗人应该从该题材中挖掘出新的句子。诗歌句子的锤炼,对于每一个诗人说都是课题和难点。”

张远伦

“虽是第一次来,但在短暂的一天内,内心获得了非常多意象。”张远伦细细描绘到,对于乐至的第一个意象是桑叶,诗人就像蚕一样,一点点在咬噬一片词语的桑叶,吐出“诗”,又吐出“丝”。再看到羊叉湖旁在写生的小朋友,他们所画出的堆心菊,让张远伦感到非常美妙。“诗歌就在这些微小地方。”

凸凹

在田园中看到“诗和远方” 

诗人们共话“乐至印象”

对于田园诗歌,凸凹表达出了自己的理解。他直言,田园诗歌其实在中国诗歌史占据一个很大的板块。“写田园诗更多是要写出一种心境,在语言、韵律上要达到一种境界,一看就看非常原生态和绿色,而不是城市中的焦躁。”

王国平所抛出的问题,是当代诗歌如何描绘、服务乡村振兴。在他看来,社会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有男人有女人、有高山有峡谷、有城市有乡村。“田园诗歌写作不一定是一群外乡人来写,田园诗歌最好的状态,它的句子应该像小麦、高粱,很自然的从土地里长出来。”

王国平

“中国百年新诗的发展,就是发展了所谓的现代性,但她也是和我们国家建设的进程相匹配的。”面对现场愈发火热的讨论,吴小虫谈到了乐至县举办如此多届田园诗歌节,或许是一个查漏补缺的诗歌命题。“我们当代田园诗,肯定已经不是陶渊明、谢灵运、孟浩然那种田园诗歌了,如何写出具有当代诗歌的‘田园性质’,或许这对很多严肃的诗人是一种考验。”

吴小虫

罗晓红

“乐至代表了诗和远方,这片土地用倒叙的方式,让我们欣赏到了心灵的家园。”罗晓红回忆到这一天的乐至之行,言语间满是对乐至的喜欢。“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诗歌结在了树上。乐至是诗人喜欢的地方,也是大家追求的诗和远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