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设计创奇迹

沈阳网 2021-07-23 07:01 28725

歼8ⅡM飞机在珠海航展进行飞行表演。

曾任歼8Ⅱ飞机总设计师的顾诵芬在飞机模拟座舱内与科技人员研究飞机设计的技术问题。

试飞员鹿鸣东(右一)在现场与地勤人员研究解决试飞中出现的问题。

52年前,第一架歼8战机成功飞翔在沈阳3000米的高空,中国第一款自主设计制造的战斗机腾空出世。这架凝聚了中国航空人报国强国信念的歼8战机,开始了它捍卫中国领空的传奇历程。

歼8飞机的首飞成功,标志着我国在自行设计制造歼击机的道路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从此,中国不能自行研制高空高速歼击机的历史结束了。

歼8飞机是我国自主设计制造的第二代歼击机,是我空海军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的主力装备。从1964年提出研制设想与方案,到2014年停止生产,其研制生产的50年间,创造了新中国歼击机研制生产史上的诸多第一。特别是在歼8Ⅱ飞机的基础上成功实现了系列改进改型,最具代表性的是歼8D飞机的成功研制生产,使我国军机研制水平成功实现了跨越,自此我国有了自己的空中受油机。

歼8飞机的研制历经艰难,走出了一条我国自主研制先进战机的道路,取得了丰硕成果,积累了宝贵经验,培养了大批人才,在我国歼击机研制史及沈飞历史上谱写了辉煌一页,创造了一个奇迹!

1只为歼8凌空展翅

1969年7月5日清晨,天空晴朗,微风徐徐。歼8飞机停在机场跑道的南端。身着飞行服的首飞试飞员尹玉焕在草坪上来回踱步,尽量平息激动的心情。9时38分,两颗绿色信号弹凌空而起。歼8飞机带着震撼人心的轰鸣从眼前滑过,抬头、拉起、爬升,它像一把利剑刺向长空,消失在万里蓝天。从塔台的话筒里不时传来尹玉焕报告“飞行正常”的声音。不一会儿,飞机在几百米的高度上掠过,向欢呼雀跃的人群致意。

接着,飞机在3000米高空盘旋三圈,并两次低空通过跑道上空后,开始降落。人们屏住呼吸,双眼紧盯着徐徐下降的飞机。飞机越来越大,下来了,终于接地了。飞机滑行一段后,放出两具白色的减速伞,平稳地停在跑道上。人群沸腾了,帽子抛向空中,人们击掌庆贺,热泪盈眶。

“好啊!”试飞站广场上群情激奋,欢呼声、掌声响成一片。我们自己设计生产的歼8飞机首飞成功了!

鹿鸣东在1988年撰写的回忆文章中提到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飞行指挥员苏国华下达了起飞命令。试飞员尹玉焕当即驾驶0001架歼8飞机,在滑跑一段距离后便平稳地离开地面,拉起爬升,在3000米高度绕机场飞行三圈后安全着陆。这次试飞我担任副指挥员,当我看到我国自行设计的战鹰成功首飞后,都非常高兴,在场的领导和广大工人、科技人员热烈鼓掌,试飞员尹玉焕受到了领导的亲切接见。”

这个时刻,让多少人魂牵梦绕,为了这架腾空而起的歼8飞机,多少人忘我奉献,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那一刻前,西方强国的战机可以肆意地在我国上空飞越,而我们却无能为力;那一刻前,北方的超级大国已经将米格-23等战机送上了蓝天,轰炸机正快速跨过音障,而中国还没有能与之对抗的战斗机……中国人需要研制属于自己的战机,这样的呼声,愈发响亮。

就在歼8飞机方案被中央军委批准后的第三天,歼8飞机总设计师黄志千乘坐飞机赴西欧考察,因飞机在埃及首都开罗地区上空失事而遇难。黄志千牺牲后,总设计师办公室主任王南寿代理总设计师,一直到歼8飞机首飞前,由副总设计师顾诵芬接任歼8飞机总设计师,直至歼8Ⅱ飞机设计及多种型号的改进改型成功。

由于多年超负荷工作,112厂(航空工业沈飞前身)第一副厂长兼总工程师高方启积劳成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但他不顾自己,仍坚持工作。在他的组织领导下,对歼8飞机的试制,采用了新的工艺协调方法,缩短了生产周期,且后来用全机11400多个零件和1200多项标准件装配成的100多个组合件、部件及整机,均一次装配成功,比仿制机种进行得还顺利。可是,疾病却夺去了他的生命,1966年1月29日凌晨,高方启因病逝世,终年51岁。高方启为工厂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始终把党的事业放在第一位。他在临终前还念念不忘地叮嘱:“战备第一,一定要搞好歼7、歼8飞机……”

2自主研发路上的急行军

1961年,我国从苏联引进米格–21飞机,601所和112厂的工程技术人员对该型飞机的全套技术资料、苏联样机和散装件进行了技术摸底、吃透工作,并到部队调研米格–21飞机的使用情况,在吃透米格–21飞机技术的基础上,针对其弱点,601所负责歼8飞机设计的总设计师黄志千于1964年提出了新机设计改进方案。

从此,歼8飞机的研制开始“艰难起飞”。在文革时期,歼8飞机的研制要比在正常情况下付出数倍的艰辛,需要更加坚定的意志和信念。当时全厂各车间的生产都近于停产状态,唯独歼8飞机的生产仍在进行。

1964年10月,新机方案的论证开始了,采用什么样的动力装置是新机研制的关键。一部分人建议采用一台606所新设计的推力为8500千克的910涡扇发动机;黄志千则提出采用两台米格–21埃弗–13飞机的815发动机或改型的815发动机的“双发”方案。

对于这两种方案,设计人员唇枪舌剑,产生了激烈的争论。黄志千在技术论证会上沉着冷静地做了极有说服力的发言。经过充分讨论,与会者认为“双发”方案更现实可靠。航空研究院院长唐延杰当场拍板采用“双发”方案,并得到上级主管领导的批准。我国航空技术踏上了探索自行研制高空高速歼击机的征途。

1965年5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正式批准新机的战术技术指标,并命名为“歼8全天候型高空高速歼击机”。

112厂从1965年下半年开始进行研制歼8飞机的生产技术准备工作。在总工程师高方启的领导下,由罗时大、徐培麟、薛德馨负责歼8飞机的技术协调和生产准备工作,并制定了歼8飞机工艺总方案。

即使在动荡年代,人们也尽最大努力排除干扰,一心一意投入到歼8飞机的试制之中,共同的心愿就是使我国第一架自行设计制造的战机早日飞向蓝天。

1967年1月,零件开工生产;至10月,0001、0002架飞机的零件制造基本结束,开始部件装配。1968年4月末,用于试飞的0001架歼8飞机开始总装,两个月完成总装;5月1日,用于静力试验的0002架歼8飞机开始总装,两个半月总装完毕……1969年6月29日,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到112厂检查工作,研究歼8飞机试飞问题。他认真听取了设计人员、112厂参试人员和试飞员的意见,认为可以试飞,于是排除了反对试飞的各种杂音,做出果断决定:7月5日,歼8飞机上天!

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112厂在0001架歼8飞机的机头两侧,喷上了“6975”的编号。歼8飞机的首飞成功,标志着我国在自行设计制造歼击机的道路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3突破“0.86”

就在歼8飞机首飞成功的那一刻,人群的前面,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穿着朴素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从歼8飞机滑跑到起飞,他始终手掐秒表。当看到测得的数据与他的计算完全相符时,他不禁心中暗喜。飞机安全降落后,他摘下眼镜,悄悄揩去激动的泪花,又开始思索着下一步的试飞方案了。这个人就是主持歼8飞机设计工作的顾诵芬。

对任何一种新飞机来说,首飞成功仅仅是一系列飞行试验的开始,特别是对缺少预先研究、航空基础试验设施较为落后的中国来说,更大更多的考验还在后头。

果然,1969年8月末,歼8飞机进入调整试飞之后,一些严重的问题暴露出来,特别是抖振问题。当飞机飞到马赫数0.86的时候,整个飞机剧烈振动,机舱内各种仪表的指针乱晃,试飞员犹如驾驶汽车在凹凸不平的马路上颠簸而行。

此时,一些早就想“枪毙”歼8飞机的人幸灾乐祸,他们放出各种风言风语:“‘大天鹅’式的歼8飞机太软太细,算什么战斗机!”“歼8飞机超声速都飞不了,还飞什么大M数!”

面对这种压力,以顾诵芬为首的科技人员毫不退缩,用实际行动予以回击,几经改进,飞机抖振的问题一个一个得以解决。但当1978年夏,歼8飞机进行定型试飞的时候,又出现了跨声速侧滑、抬头、振动的现象。对此现象产生的原因,专业人士也众说纷纭。而此时,顾诵芬提出了一个众人想都不敢想的办法:将红色毛线条黏贴在歼8飞机的机尾罩前后,围绕机身,按毛线条的长度一排一排地分布在其表面。他要亲自乘坐歼教6飞机,上天观察歼8飞机在一定的M数飞行时,毛线扰动的情况,以判断气流对飞机的影响。

他这个想法一提出,人们无比惊讶:乘坐歼教6飞机与歼8飞机保持5米多这样近距离的等速飞行,人要承载4至5个G的过载,这对普通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顾诵芬已经48岁,又是一个长期从事脑力劳动缺乏体育锻炼、体质健康状态一般、没有接受过飞行训练的人,其风险是极大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让歼8飞机装备部队,我豁出去了!”顾诵芬坚定地回答。

试飞员鹿鸣东对顾诵芬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无比敬佩,答应驾驶歼教6带他上天。

晴朗的天空下,一架歼8飞机在高空进行跨声速飞行,鹿鸣东驾驶歼教6紧紧跟随,坐在后舱中的顾诵芬拿着望远镜和照相机聚精会神地观察和拍摄毛线条扰动的情况。

就这样,顾诵芬不顾生命危险,三次乘坐歼教6上天直接观察,每次飞行约40分钟,终于判明了气流分布区,弄清了飞机抖动的根本原因,改进了设计,使歼8白天型飞机于1980年3月顺利通过了设计定型。原来不可逾越的“0.86”拦路虎,终于被勇士降伏了。

4首飞难,设计定型更难

歼8飞机从首飞成功到设计定型,整整走过了10年漫长的历程,其艰辛的过程难以用简单的文字描述。

在设计制造歼8飞机的过程中,总是有各种怀疑与悲观消极的议论。每当研制中出现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就会听到要求歼8飞机“下马”的意见。但这些困难反而更加坚定了大家继续研制的决心,他们以严谨细致的工作态度和无私无畏的精神攻克了道道难关。

10年的试飞和不断探索完善、1025个飞行起落、663个飞行小时……依靠设计人员的严谨细致,生产单位的质量第一理念,试飞员的大无畏精神等,全体参研人员的精诚团结、群策群力,歼8飞机的性能终于达到设计要求。1980年3月,国家批准歼8飞机设计定型。

顾诵芬在2003年9月撰写的回忆材料中这样写道:“搞歼8飞机和歼8Ⅱ飞机,我跟沈飞的师傅们的关系处得很好,他们给我很大帮助。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离开沈飞这个基地,我们设计的飞机根本干不出来。”为满足歼8飞机批生产的需要,航空工业沈飞组织进行了歼8飞机生产线改扩建工程。经过建设和改造,歼8飞机达到了批量生产的水平。

歼8飞机的研制过程是曲折的,更是辉煌的。歼8设计定型后,航空工业沈飞和601所根据国防建设的迫切需要,不断创新,相继研制成功歼8Ⅱ等各种改进改型飞机。歼8飞机枝繁叶茂,形成了系列化发展。1985年10月,歼8飞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1989年6月,歼8Ⅱ飞机实物参加第38届巴黎国际航展,首次亮相世界便引起轰动:“东方睡狮终于醒来了!”这是我国自行研制的高空高速歼击机首次参加大型国际航展。歼8系列飞机经过不断改进改型,正在向着国际先进水平靠拢。

在2009年的国庆60周年大阅兵上,空中编队飞行的歼8战机以自己优美雄健的身姿向世人表明,它的研制是成功的。歼8Ⅱ系列飞机长期成为我国空军、海军的主要作战飞机。歼8飞机的发展创出了一条研制国产歼击机的成功之路。

歼8飞机装备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部队后,成为我国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的主力机种之一,在保卫祖国疆场与维护国家领空领海主权与安全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轨迹上,歼8站在了自主研制的起点,一个个自主研发的战机型号在其后也陆续冲上蓝天,守卫着祖国的领空。未来,中国的天空中将会出现更先进的国产先进战机,中国航空人的责任、担当和豪情,也会和歼8最初跃入云层时一样,气冲东方霄汉!歼8的故事还有很多,科技发展的脚步不会停歇,航空报国的初心永远不会褪色。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寇俊松

资料照片由沈飞航空博览园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