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老电影里的影视原声,为什么出来一个火一个?

国家人文历史 2021-07-11 09:02 38751

本 文 约 4330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从1921年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走过了百年的光辉征程,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沧海桑田。记忆中,总有属于那个红色时代的旋律,穿越百年的历史华章,见证中国共产党从弱到强的历程,也见证了祖辈、父辈以及我们自己的青春岁月。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很多有名的红歌,都是影视作品中的主题曲或者插曲,例如《我的祖国》是电影《上甘岭》的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是电影《铁道游击队》的插曲,《英雄赞歌》是电影《英雄儿女》的主题曲,《怀念战友》是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的插曲。

那么,这些影视原声为什么出来一个火一个?

女主角唱起《我的祖国》。来源/《上甘岭》剧照

创作者级别很高

老一辈的文艺工作者对自身的作品要求都很高,即使没有上级党政部门的严格要求,他们也会尽心尽力创作出经典作品。

《我的祖国》的创作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1956年,电影《上甘岭》的摄制接近尾声,导演沙蒙自己写了一版插曲的歌词:祖国啊,我的母亲!您的儿女,离开了您温暖的怀抱,战斗在朝鲜战场上。在我们的身后,有强大的祖国。

但是沙蒙自己很不满意,便请来人称“词坛泰斗”的著名词作家、剧作家乔羽创作更好的歌词。

乔羽冥思苦想,如果按惯例为这部战争题材的影片谱写一首充满着“火药味”的歌词,很容易与影片的整体基调太“靠”,就像舞台上演员的着装颜色与舞台背景完全相同——缺乏对比。他苦“憋”十几天后,终于思如泉涌,根据不久前为创作电影《红孩子》剧本横渡长江的记忆,完成了插曲《我的祖国》的歌词:“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这几句歌词,分别从视觉——“波浪宽”“白帆”,听觉——“风吹”“号子”,味觉——“稻花香”三个方面,勾勒出栩栩如生的画面感,唤起银幕上下人们的思乡之情,进而心潮澎湃,爱国之情油然而生。

乔羽与夫人佟琦。来源/网络

沙蒙拿到稿子后,看了十几分钟,大声说了一句:“行,就它了!”

但是,第二天他又来找乔羽,问他为什么不写成“万里长江波浪宽”,这不更有气势吗?乔羽回答道,对大多数人来说,“祖国”并不是一个抽象概念,在这个词背后永远是记忆中家乡门前的那条河,一望无际的田野,辛勤劳作的亲人,而河上发生的事情与生命息息相关,寄托着一方百姓的喜怒哀乐。如果开头用“万里长江”,那么就会失去很多很多的人,在长江边上住的人毕竟是少数啊。

沙蒙听后拍案叫绝,他接着拿新版歌词去找著名歌曲家刘炽。刘炽为了潜心作曲,免受干扰,就在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小白楼的门上贴了“刘炽死了”的条子。他调查研究了1949年至1955年人们喜欢唱的歌曲,从中选出十首歌曲反复倾听,最后从其中一首《卢沟问答》 中的第一句找到了《我的祖国》开始的半句。

也许是受歌曲《歌唱祖国》的影响,《我的祖国》恰到好处地融合了颂歌、进行曲两种不同体裁的气质和意境之美。刘炽一贯遵循“音乐是第一性的,语言是第二性的”,非常巧妙地处理了“我家就在岸上住”之“岸”、“听惯了艄公的号子”之“听”等“倒字”现象,以及“看惯了船上的白帆”之“船”的“甩腔”,成功地冲破了歌词语言对音乐的束缚。

词曲都做好后,长春电影制片厂请了一批歌手来试唱《我的祖国》,都不太满意。后来乔羽提出请郭兰英来唱,郭兰英试唱后,长影便选定她作为歌曲的演唱者。

刘炽在寻找创作灵感。来源/网络

由此可见,这些出名的红歌在创作时的阵容都非常强大,《我的祖国》的词作者是“词坛泰斗”乔羽,曲作者则是北京中央戏剧学院歌剧团作曲、院艺委会委员,堪称新中国最著名电影音乐人的刘炽,他们都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一流的文艺工作者。

同样,《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的曲作者吕其明,是我国杰出的交响乐作曲家、电影音乐作曲家,第八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他曾以其管弦乐序曲《红旗颂》、交响叙事诗《白求恩》等一批大气磅礴的交响乐杰作,开一代先河。

《英雄赞歌》的词作者是著名诗人、学者、教育家公木,而曲作者则还是刘炽。

这些顶级文艺工作者创作出来的歌曲,能不家喻户晓吗?

创作要求极高

这些影视原声的创作要求也很严格。

导演沙蒙对《我的祖国》的要求就堪称典型,他先是判自己创作的歌词不合格,然后再找来乔羽作词。乔羽原以为这部电影只是打仗一类的单一内容,但看过样片后,他感动不已。他问沙蒙:“对歌词有什么要求?”沙蒙说:“只希望将来片子没人看了,而歌却能流传下来。”言下之意,就是要把这首歌打造成永远传唱的经典。

一般来说,电影音乐有三种境界:一是音乐镶嵌于电影之中,成为电影这门综合艺术的一部分;二是音乐贯穿于电影的故事之中,有力地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展开;三是音乐能够脱离电影母体,作为一门“纯音乐”作品而独立存在。

很显然,沙蒙所要求的电影插曲的标准,是电影音乐的最高境界。

沙蒙一家

长春电影制片厂在拍摄《英雄儿女》时,将电影主题歌的创作任务落在编剧毛烽与作曲家刘炽身上。但毛烽绞尽脑汁也没能写出自已中意的歌词,情急之下,他与刘炽等人一起找到公木。公木时任吉林大学中文系主任、曾创作《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歌词,是我国著名诗人、学者、教育家。

公木先生的夫人吴翔回忆当年情景是这样的:

“写《英雄赞歌》是1962年,当时武兆堤、田方、刘炽他们三个一起来家里找。公木对我讲:他们让我写歌词,我不想去。后来武兆堤、田方、刘炽还是非拉着他写,公木就被他们给拽走了。

第二天下午,他回来说就写了四段歌词。我问他,你的新思想基础是从哪儿来的?底气又是什么?他说我不是前几年写了一个“烈士赞”的诗嘛,我感觉《英雄儿女》这电影就跟那诗有关系,都是写英雄,刘炽给我讲了脚本、主题,然后我就写出来了。”

“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晴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做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刘炽看后连声叫好,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动手谱曲,而是拉着朋友打起扑克。这是他的创作习惯,灵感常常在娱乐时突然闪现。果然,正当大家打在兴头上,刘炽突然把牌往桌上一扔,回家谢绝一切打扰,专心创作出脍炙人口的名曲。

公木。来源/网络

刘炽回忆说,这首曲子的谱写,得益于1940年他到内蒙古的那次采风。当时,刘炽住在名叫王月丰的民间歌手家里,每天晚上就像开音乐会,喝一晚上酒唱一晚上歌。“我那时记忆力好,记谱快,每晚不停地记。内蒙古草原到处是歌,那些日子真让人难忘。”《英雄赞歌》的曲子,就是以当年采风时采到的一首内蒙古民歌《巴特尔陶陶呼》为种子,加以发展完成的。

为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作曲的雷振邦,为了能搜集到少数民族战士们传唱的民歌,他跑了许多位于喀喇昆仑山上的哨所,还有几个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高山哨所。因为风雪太大、路况艰难而暂时没有去成。当时许多人劝他不要去了,因为那几天已连续发生雪崩,太危险。可是雷振邦不甘心,执意要去,结果有一次,他跟雪崩擦肩而过。

或许是他的执着感动了苍天,在这个哨所里,他终于从一个塔吉克族战士口中,听到了一个凄美感人的爱情故事……他深受感动,灵感突发,一挥而就写下那首历经半个多世纪仍久唱不衰的歌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由此可见,这些影视原声的创作要求有多高,几乎都是要历久弥新,久唱不衰!

这些脍炙人口的电影主题插曲,也令电影能够伴随着旋律源远流长,历久不衰。

图源/《冰山上的来客》海报

为什么出来一个红一个?

这些影视原声之所以能出来一个红一个,当然是他们的词曲非常优美动听,给人以美的享受,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我的祖国》前半部曲调委婉动听,副歌部分的混声合唱与前面形成鲜明对比,仿佛山洪喷涌而一泻千里,尽情地抒发战士们的激情,唱出志愿军战士对祖国、对家乡的无限热爱之情和英雄主义的气概。歌词则真挚朴实,亲切生动,使人仿佛看到祖国江河帆影漂移、田野稻浪飘香的美丽景色。

《英雄赞歌》这首歌有着强烈动态的节奏、一波三折的旋律,形成几个高潮,勾勒出英雄人物大义凛然、英勇献身的神韵。

《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用抒情的曲调将铁道游击队员们坚强的革命意志表现得淋漓尽致 ,曲作者吕其明运用山东民歌中富有典型意义的音调创作了这首具有浓厚地方色彩的歌曲。从“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的抒情慢板,跳进到“爬上飞快的火车”的铿锵快板,使人油然而生“何意绕指柔,化为百炼钢”之赞叹,表现了游击队员在艰苦环境中的坚强意志和乐观精神,具有极强的感染力。

《铁道游击队》剧照

这些影视原声之所以能传唱至今,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们都包含着感人至深的音乐形象。例如大多熟悉《英雄赞歌》的听众,每当旋律响起,总会联想起《英雄儿女》中的战斗场景:敌人如潮水般涌来,阵地即将失守,英勇的志愿军战士王成,拼尽全力用步话机向后方指挥部呼叫:“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电影《英雄儿女》中《英雄赞歌》片段。来源/腾讯视频

而当《我的祖国》的旋律响起时,人们的脑海里立即回浮出这样的电影画面:在激烈的战斗间歇,狭窄的地下坑道内,志愿军卫生员王兰唱起了《我的祖国》这首歌,鏖战多日、伤痕累累的志愿军战士们,在歌声中昂起头来,眼眸清亮。

《我的祖国》与电影《上甘岭》混剪。来源/腾讯视频

在异国他乡,在地底深处,在死亡下一秒就可能猝然而至的凶险之时,这一群志愿军战士,在歌声中想念祖国的山山水水,田里的稻花,河里的白帆,艄公的号子,温暖的大地……歌声深情,却并不哀婉,有的是磅礴的自信,还有对家国的大爱。

当《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的旋律响起时,人们会立刻想到身穿便衣,扎着子弹带,手拿套筒枪或大刀的游击队员被困微山湖时,部队休整,战士们演唱起“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的一段。刚刚,他们才经历了一场恶战,遭日军特务队队长岗村疯狂围剿,大队长刘洪难耐激愤,打算破釜沉舟,率领游击队与日军做拼死一搏,政委李正的负伤和劝导让他猛醒、成熟,他按捺住冲动、说服了众人,退守到微山湖边的小岛上,暂时休整以寻找机会突出重围。夕阳西下,微山湖水波光粼粼,年轻的游击队员随性自在地边弹边唱,由个人吟唱到众人合唱,旋律由悠扬抒情到急促昂扬,将铁道游击队的勇猛顽强、乐观开朗的精神境界演绎渲染得出神入化、淋漓尽致。

电影《铁道游击队》中的歌曲原声。来源/腾讯视频

这些红歌的传唱能把人带回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带到热火朝天的革命岁月,让人们在追忆那些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富强和社会进步而奉献青春热血乃至宝贵生命的英雄的同时,生发出一种豪迈的英雄气概,激励人们奋发向上。可以说,不管哪个历史时期,红歌对凝聚人心、团结力量都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些经久不衰的影视原声如同一面旗帜、一种召唤、也是一种精神传承。如今,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大家为她献上用歌声谱写的祝福,祝福祖国母亲永远繁荣富强,人民永远幸福安康。‍

者丨柏舟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苗祎琦 排版 | 于嘉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