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两个人扛一杆枪:清代火枪是如何演进的?

国家人文历史 2021-07-19 09:22 36136

本 文 约 3640 字 阅 读 需 要 10 min

电影《让子弹飞》开头部分中,车厢里的士兵们两人一组使用着一种大型火枪,这种火枪就是抬枪,也叫“大抬杆”,其本质上就是一支放大加长的普通火枪。

影片中的抬枪。来源/电影《让子弹飞》截图

抬枪的前身大鸟枪自雍正时期进入清军武库,在清末战争中被广泛运用,至抗日战争还有游击武装应用。抬枪并非本土自生的火枪,它的身上还有着中亚、西亚乃至西欧的血统,最为直接的起源,当属赞巴拉克。

赞巴拉克的由来

赞巴拉克英文为zamburak,在突厥、波斯、阿拉伯语言中意为小型黄蜂,指代一类用骆驼驮载的轻型火炮,因其运载工具与火器特点的原因,赞巴拉克还有一个更为直观的名称——骆驼回旋炮。

赞巴拉克来源主要有两种,其一是欧洲舰船甲板上使用的舰炮,为弥补射击死角将炮身固定在支架上,可以旋转射击;其二是墙枪,用来城堡防御的大型火绳枪。

“沙漠之舟“变身“死亡之舟” 。来源/网络

受气候、地理因素影响,西亚、中亚地区降水量有限,广袤无垠的戈壁与草原成为地貌的主流,适合定居与农耕的地区就分散在戈壁与草原之间,形成少数但富有经济价值的绿洲城镇与农业区。星罗棋布的城镇与农业区,一方面孕育着称霸一方的“地头蛇”,等待时机一飞冲天;另一方面也吸引着虎视眈眈的劫掠者与征服者,随时准备为了财富与领土大打出手。

外来的劫掠者与征服者对本地动兵时,往往需要长距离作战,甚至穿越无人区域,这既要面对戈壁和草原的挑战,又有河流山川从中作梗,保护着本地的统治者与居民。在这种自然条件下,西亚、中亚的军队,被迫在火力与机动性之间寻找平衡点,赞巴拉克或者骆驼回旋炮应运而生。

最早的赞巴拉克出现在埃及,马穆鲁克王朝的军队率先尝试将轻型舰炮搭载在骆驼背上,将骆驼的机动性与舰炮的火力结合起来。随着1517年马穆鲁克王朝被奥斯曼帝国吞并,赞巴拉克进入到奥斯曼军队中。奥斯曼帝国与萨法维波斯之间的战争、萨法维波斯与中亚汗国的对抗、中亚汗国对印度的劫掠,使得赞巴拉克走出波斯,进入伊朗高原,北上中亚,南下印度,最终遍及半个伊斯兰世界。

大型火绳枪式赞巴拉克。来源/网络

中亚并不是赞巴拉克传播旅途的最后一站,赞巴拉克也不只是伊斯兰世界的专利。东方的卫拉特蒙古人与后继的准噶尔汗国,不仅从中亚的草原与绿洲掠走了人口与财宝,赞巴拉克也在这一过程中进入准噶尔汗国的军队中间。

准噶尔与赞巴拉克

卫拉特(瓦剌)蒙古人接触火器的历史中,中原为他们写下了第一页。15世纪初,卫拉特兴起于蒙古高原西部,向东争夺草原霸权,也向南同明朝爆发冲突。1449年土木堡之变,卫拉特人从明军手中缴获了大量火器,也催生出一个专有词汇:包沁(pochin),就是汉语“炮”组合蒙古语“chin”,意为“炮手”。

1454年,卫拉特首领也先杀北元脱脱不花篡位,自称“大元天圣大可汗”,引发蒙古贵族内乱,也先最终被杀,强盛一时的卫拉特蒙古陷入分裂。进入16世纪,卫拉特蒙古在东部的牧场被漠北蒙古占领,西部的牧地则被诸伊斯兰汗国蚕食,直至16世纪末17世纪初复兴。在这一过程中,许多卫拉特人进入中亚,他们或成为穆斯林贵族的雇佣兵,或同抄掠穆斯林贵族领地,随之接触到火绳枪等火器。

发射中的舰炮式赞巴拉克。来源/网络

17世纪中,准噶尔部在卫拉特蒙古各部中脱颖而出,逐渐攫取到各部领袖地位,并同时开始千方百计搜罗、制造火器。准噶尔所能获得的火器来源,首先来自于对中亚的掠夺与征服,其次来自于从沙俄处的火器走私与缴获,最后则是从清朝地方叛乱中或走私获得。后两者相对于前者只能说是锦上添花,并不能足以支持起整个准噶尔军队的火器供给,中亚才是准噶尔火器最为主要的来源,赞巴拉克也在这一时期进入准噶尔军中。

准噶尔军队在火器应用上受中亚穆斯林影响颇深。准噶尔贵族“使回回教火器,教战,先鸟炮,次射,次击刺。令甲士持鸟炮、短枪,腰弓矢、佩刀,橐驼驮大炮。”准军士兵们接敌时先是用火器射击,随后万箭齐发,最后短兵相接,与同时期的中亚军队别无二致。而“橐驼驮大炮”就是对准军装备的赞巴拉克最为直白的描述。

赞巴拉克、大鸟枪与抬枪

1678年,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从五世达赖喇嘛处受领“博硕克图汗”称号,宣布称汗,准噶尔汗国就此正式形成。噶尔丹称汗后一方面对外扩张,将势力拓展到巴尔喀什湖以南地区,另一方面暗杀侄子索诺木阿拉布坦,巩固统治。噶尔丹暗杀侄子的行为并没有稳固他的汗位,反而促使另一个侄子策妄阿拉布坦自立,噶尔丹实力大受损伤。为了弥补在西方的损失,噶尔丹向东方喀尔喀蒙古开刀,引发了长期的清准战争。

清朝与准噶尔之间的战争,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前后60余年,准军中使用的赞巴拉克给清军将领留下深刻的印象。雍正朝宁远大将军岳锺琪评价颇高,他认为赞巴拉克远胜于清军使用的子母炮。准军的赞巴拉克全重不过十四五斤,再加上使用骆驼承载,较之子母炮为轻便,机动性更好。清军的子母炮与赞巴拉克对射时,赞巴拉克射程更远,能够在更远处压制清军,迫使清军使用更大的火炮,这样机动性又败下阵来。

进入中亚的卫拉特人与他们的“好邻居”  。图源/电影《哈萨克汗国》截图

认识到赞巴拉克的优越性后,清朝开始仿造赞巴拉特,初期试做一千五百把,重量不过十三四斤,射程可达四百余步,称为“大鸟枪”。试制成功后,清朝一方面扩大大鸟枪的产能,另一方面加紧部队的换装,大鸟枪在清军八旗、绿营中间广泛装备。这种大鸟枪,在形制上更加贴近于大型火绳枪式的赞巴拉克。

在装备清军的过程中,赞巴拉克虽然可以人为地扩大产能,但赞巴拉克的“伙伴”骆驼却无法这样做。准噶尔汗国地靠中亚,且骆驼本就是草原“五畜”之一,故而广泛使用骆驼承载赞巴拉克对于准噶尔而言,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但清朝毕竟不同于准噶尔,广大的疆域与多样的地貌,使得大鸟枪转向采用人畜力混合,即在行军过程中依靠畜力,在实战中或配用支架,或人力肩扛。抬枪的名字虽然没有正式出现,但抬枪已经实质上出现在了清军的战斗序列之中。

至于“抬枪”一词在清朝官方文件中广泛出现,则是在鸦片战争前后,而抬枪的顶峰时刻,则是镇压太平天国等农民起义。

镇压起义的首选

鸦片战争期间,耆英向道光皇帝上奏时,曾描述当时清军抬枪的基本构造与使用流程:在抬枪护木上凿出一个小孔,从中穿有皮带。在使用时,需要将抬枪放置在一人肩上,双手勒紧皮带稳定,另有射手操作瞄准击发,射程有三百余步。抬枪最多可以同时装五发子弹,可以填补在远程火炮轰击之后,单兵鸟枪开枪之前这一段距离内的火力输出。

清代子母炮

两次鸦片战争中,抬枪同清军整体的表现一样,都十分难堪。由于清朝各省制造火器自理且没有共同的标准,导致各省长官在制枪时根据自己好恶调整,使得抬枪制成之后长短不一,短的有五尺六寸,长的能达到一丈有余。各省自行制造火器的恶果之一,就是使得不同地区、同一地区不同批次生产的抬枪,在性能上总会有各种差异,难以稳定发挥,也难以统一制式。不止抬枪,火药也是如此,清军使用的火药品质粗糙,颗粒大小不一,而且发射后会留下臭味,甚至有炸死使用者的风险。

虽然抬枪在同英国人、法国人的对抗中,表现总是令人难堪,但抬枪凭借其射程远于鸟枪,重量低于大炮,还是在清军装备序列中占有一席之地。

由于清政府的腐败与苛政统治,清朝内部的阶级矛盾不断升温,农民起义此起彼伏,至太平天国运动达到高峰。清末的农民起义军经常在山陵地区同清军周旋,在这种作战条件下,清军如果依靠火炮提供火力压制,时常面临机动性不足乃至寸步难行的局面。特别是太平天国运动期间,清政府下令地方督抚招募、编练团练、勇营,抬枪的制造难度相较于火炮更低,使用难度也低于火炮,故而被各省广泛制造、装备。

面对清军广泛装备抬枪的局面,太平军也有样学样,一方面缴获,一方面自行制造,也在军队中装备了一批洋枪,形成了双方抬枪对轰的局面。在西方后膛步枪进入中国后,清军、太平军双方都开始换装。太平军在取得后膛枪后,逐渐取代了缴获与自造的鸟枪、抬枪,配合西方火炮使用。而清军不仅换装新枪新炮,更是以后膛枪的结构改造抬枪,出现了后装抬枪,至甲午战争前后,甚至出现栓动步枪式的抬枪。但抬枪毕竟落后于时代,强行为其续命也是徒劳无功的行为,袁世凯编练北洋新军后,抬枪也就逐渐退出了清军的战斗序列。

清朝灭亡后,抬枪还在发挥余热。来源/网络

但抬枪并没有从中国大地上消失。相较于栓动步枪,抬枪制造简单,不需要配置有现代化的生产设施,所以在地方武装的手中还偶有出现。抗日战争时期也有部分地区的游击队与民兵,自己制造一定数量的抬枪,作为火力补充,抗战胜利后,抬枪也完成了自己的谢幕演出,存留在历史的记忆与遗留之中。

参考资料:

张建:《火器与清朝内亚边疆之形成》,南开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年。

杨莉:《清前期新疆准噶尔蒙古军事文化研究》,新疆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8年。

牛俊法:《论近代清军的装备与战术》,《史学月刊》1985年第6期,65-71页。

吕小鲜:《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中英两军的武器和作战效能》,《历史档案》1988年第3期,第86-94页。

茅海建:《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清军的装备与训练》,《近代史研究》1996年第4期,第14-30页。

邱捷:《清朝前中期的民间火器》,《社会科学研究》2012年第2期,第164-172页。

者丨仙贝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古月 排版 | 于嘉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