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职尽责工作就是为人民做好事”

南昌新闻网 2021-06-25 09:09 30232

南铁一家三代党员,用尽责和奉献延续深深的铁路情怀

蔡美炎(中)、蔡泽良、蔡默三代人见证了铁路发展变迁

今年30岁的蔡默是南昌高铁基础设施段生产监控调度中心驻所联络组的副工长,父亲蔡泽良今年55岁,是该段钢轨探伤队队长,爷爷蔡美炎今年80岁,是原南昌铁路局新余工务段的一名退休职工。

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来,三代铁路人从普铁到高铁,经历和见证了浙赣铁路、京九铁路、沪昆合福高铁的发展变迁,作为三代党员,他们用尽责和奉献延续着深深的铁路情怀。

亲 历

三代人感受铁路沧桑巨变

1971年,蔡美炎进入铁路工作,成为原南昌铁路局新余工务段樟树桥梁领工区大修班的一名桥隧工,负责浙赣铁路樟树铁路大桥的养护维修工作。当年的樟树铁路大桥上铺设的是木头轨枕,蔡美炎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修桥枕、做桥枕,有时还要钻进箱梁内部进行除锈喷锌作业,累了渴了就从桥上下来,到江边洗把脸喝几口江水,条件十分艰苦。冬天大桥上寒风凛冽,穿再厚也会冻得手脚发麻;夏天太阳炙烤在轨枕的沥青上,蔡美炎必须将脸部靠近轨枕去检查测试,才能测到精确的数据,时间一长,黑色的沥青和油污似乎被“蒸”进了皮肤里,怎么也洗不干净。一天工作下来,身上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军绿色的解放鞋也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就是这样,他依旧无怨无悔地守护着这座大桥。

上世纪70年代初期,老浙赣铁路时速只有四五十公里,蔡美炎从醴陵家中去新余上班,要先步行2个小时到火车站,再坐6个小时火车才能到达,那时除了坐火车就是靠腿走,非常不便。到了2000年左右,铁路已经经历了四次大面积提速,蔡泽良往返家和工作地只需要2小时,而如今蔡默回醴陵老家乘坐高铁只需要短短40分钟,到站后公交车、出租车非常方便。爷孙三代铁路人正是新中国铁路发展变迁的见证者、参与者,也是成果的享受者。

见 证

作业工具由“傻笨粗”到“高精尖”

1982年,17岁的蔡泽良顶了父亲的岗,进入原新余工务段工作,实习一年后,进入探伤组,每天推着百余斤的探伤仪器在线路上行走,风吹日晒,鞋子不知磨坏了多少双。虽不及父亲工作条件那般艰苦,但一天下来也是灰头土脸,满身污渍。2014年,“铁三代”蔡默成为一名安全调度员,每天上班穿着笔挺的铁路制服和白衬衫,坐在监控电脑前调度指挥运筹帷幄,干净帅气。

蔡美炎检修桥梁轨枕时,用的是柴镐、斧头、锯子、铁皮尺子等工具,提醒来车下道用老式摇铃;蔡泽良刚参加工作时用的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二代探伤仪器,有两个探头,只能发现30%-40%的钢轨伤损;如今高铁使用的第十代仪器,有多个探头,可全方位全覆盖发现各种类型的钢轨伤损。2010年的一天,有家德国的探伤仪厂家来到局工务检测所推销探伤仪器,当时在工务检测所工作的蔡泽良和他们见了面,德国探伤仪厂家人员把带来的产品描述得非常先进,结果一试才发现,他们的设备还有30%左右的盲区检测不到,而当年使用的国产第七代超声波探伤仪已经能覆盖所有盲区,德国厂家带来的产品远不及我国的产品先进。

蔡默在高铁维修段当过调度员、驻所联络员,每天使用的是高科技的天翼对讲机、GSM手机等通讯设备,无论郊区、大山、隧道都能随时与现场作业人员联系,还能通过手机定位系统随时监看作业人员的行走轨迹,现场作业的工具也由“傻笨粗”向“高精尖”发展,例如人工测量读数的工具升级成了带电子数显的工具,防洪排查用上了先进的无人机、无人船等高科技设备。

传 承

“尽职尽责就是为人民做好事”

蔡美炎的父亲也是一名老党员,1950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对蔡美炎的教诲是“一定要做好事,要经常做好事”,而蔡美炎在多年的工作生活中都秉承了这样的家风,在做好自己分内事情的同时经常主动为大家做好事,他常对蔡泽良和蔡默说:“你们努力干好工作,尽职尽责,就是在为人民做好事,因为你们的工作关乎着千万人民的安全。”

蔡泽良牢记父亲的嘱托,工作37年来爱岗敬业,勤奋钻研探伤业务,多次在各级技术比赛中获奖,多次荣获集团公司和工务段先进荣誉,他带领的探伤班组也在多项评选中获得名次和荣誉。局管内每一次探伤仪器的更新换代,都是他先自学弄懂后再亲身教学,他还参加编写了全路统一发行的探伤工培训教材《铁路探伤工(钢轨探伤)》,是南昌局集团公司探伤专业的“活标准”。

良好的家风在蔡默身上同样得到传承,工作中每一次的作业计划他都会认真审核,规范每一次调度命令的下达,他牢牢记住了爷爷和父亲教导他的“一定要做好事”。如今,蔡泽良和蔡默这对“父子兵”又踏上了南铁首个高铁维修段的新征程,为高铁事业的蓬勃发展贡献力量。( 蔡栩 南昌晚报·爱南昌客户端首席记者 高学斌 文/图)

南铁一家三代党员,用尽责和奉献延续深深的铁路情怀

蔡美炎(中)、蔡泽良、蔡默三代人见证了铁路发展变迁

今年30岁的蔡默是南昌高铁基础设施段生产监控调度中心驻所联络组的副工长,父亲蔡泽良今年55岁,是该段钢轨探伤队队长,爷爷蔡美炎今年80岁,是原南昌铁路局新余工务段的一名退休职工。

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来,三代铁路人从普铁到高铁,经历和见证了浙赣铁路、京九铁路、沪昆合福高铁的发展变迁,作为三代党员,他们用尽责和奉献延续着深深的铁路情怀。

亲 历

三代人感受铁路沧桑巨变

1971年,蔡美炎进入铁路工作,成为原南昌铁路局新余工务段樟树桥梁领工区大修班的一名桥隧工,负责浙赣铁路樟树铁路大桥的养护维修工作。当年的樟树铁路大桥上铺设的是木头轨枕,蔡美炎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修桥枕、做桥枕,有时还要钻进箱梁内部进行除锈喷锌作业,累了渴了就从桥上下来,到江边洗把脸喝几口江水,条件十分艰苦。冬天大桥上寒风凛冽,穿再厚也会冻得手脚发麻;夏天太阳炙烤在轨枕的沥青上,蔡美炎必须将脸部靠近轨枕去检查测试,才能测到精确的数据,时间一长,黑色的沥青和油污似乎被“蒸”进了皮肤里,怎么也洗不干净。一天工作下来,身上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军绿色的解放鞋也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就是这样,他依旧无怨无悔地守护着这座大桥。

上世纪70年代初期,老浙赣铁路时速只有四五十公里,蔡美炎从醴陵家中去新余上班,要先步行2个小时到火车站,再坐6个小时火车才能到达,那时除了坐火车就是靠腿走,非常不便。到了2000年左右,铁路已经经历了四次大面积提速,蔡泽良往返家和工作地只需要2小时,而如今蔡默回醴陵老家乘坐高铁只需要短短40分钟,到站后公交车、出租车非常方便。爷孙三代铁路人正是新中国铁路发展变迁的见证者、参与者,也是成果的享受者。

见 证

作业工具由“傻笨粗”到“高精尖”

1982年,17岁的蔡泽良顶了父亲的岗,进入原新余工务段工作,实习一年后,进入探伤组,每天推着百余斤的探伤仪器在线路上行走,风吹日晒,鞋子不知磨坏了多少双。虽不及父亲工作条件那般艰苦,但一天下来也是灰头土脸,满身污渍。2014年,“铁三代”蔡默成为一名安全调度员,每天上班穿着笔挺的铁路制服和白衬衫,坐在监控电脑前调度指挥运筹帷幄,干净帅气。

蔡美炎检修桥梁轨枕时,用的是柴镐、斧头、锯子、铁皮尺子等工具,提醒来车下道用老式摇铃;蔡泽良刚参加工作时用的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二代探伤仪器,有两个探头,只能发现30%-40%的钢轨伤损;如今高铁使用的第十代仪器,有多个探头,可全方位全覆盖发现各种类型的钢轨伤损。2010年的一天,有家德国的探伤仪厂家来到局工务检测所推销探伤仪器,当时在工务检测所工作的蔡泽良和他们见了面,德国探伤仪厂家人员把带来的产品描述得非常先进,结果一试才发现,他们的设备还有30%左右的盲区检测不到,而当年使用的国产第七代超声波探伤仪已经能覆盖所有盲区,德国厂家带来的产品远不及我国的产品先进。

蔡默在高铁维修段当过调度员、驻所联络员,每天使用的是高科技的天翼对讲机、GSM手机等通讯设备,无论郊区、大山、隧道都能随时与现场作业人员联系,还能通过手机定位系统随时监看作业人员的行走轨迹,现场作业的工具也由“傻笨粗”向“高精尖”发展,例如人工测量读数的工具升级成了带电子数显的工具,防洪排查用上了先进的无人机、无人船等高科技设备。

传 承

“尽职尽责就是为人民做好事”

蔡美炎的父亲也是一名老党员,1950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对蔡美炎的教诲是“一定要做好事,要经常做好事”,而蔡美炎在多年的工作生活中都秉承了这样的家风,在做好自己分内事情的同时经常主动为大家做好事,他常对蔡泽良和蔡默说:“你们努力干好工作,尽职尽责,就是在为人民做好事,因为你们的工作关乎着千万人民的安全。”

蔡泽良牢记父亲的嘱托,工作37年来爱岗敬业,勤奋钻研探伤业务,多次在各级技术比赛中获奖,多次荣获集团公司和工务段先进荣誉,他带领的探伤班组也在多项评选中获得名次和荣誉。局管内每一次探伤仪器的更新换代,都是他先自学弄懂后再亲身教学,他还参加编写了全路统一发行的探伤工培训教材《铁路探伤工(钢轨探伤)》,是南昌局集团公司探伤专业的“活标准”。

良好的家风在蔡默身上同样得到传承,工作中每一次的作业计划他都会认真审核,规范每一次调度命令的下达,他牢牢记住了爷爷和父亲教导他的“一定要做好事”。如今,蔡泽良和蔡默这对“父子兵”又踏上了南铁首个高铁维修段的新征程,为高铁事业的蓬勃发展贡献力量。( 蔡栩 南昌晚报·爱南昌客户端首席记者 高学斌 文/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