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上封面|从手工达人到手艺匠人 凭手艺上热搜的up主雁鸿:我有自己的标准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6-23 16:47 39443

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见习记者 刘可欣

3000颗坚果壳做黄金盔甲、68个易拉罐仿制苗族全套头饰、耗时两个月用花丝镶嵌仿制霸王别姬虞姬如意冠,所有常人想不到的创意、不敢想的创作,在手工匠人雁鸿手里全都成了真。5月的时候,雁鸿用易拉罐还原《甄嬛传》里华妃头饰的视频又在微博走红。熟悉她的网友们在热搜中讨论:“原来是雁鸿啊,基操(基本操作)了。”所有的声音都在夸赞创意有多新奇、头冠有多华丽,但雁鸿自己清楚地知道,这次突破了哪个方面,哪里又还需要提升。

雁鸿

一个月设计7个头饰,半小时就出创意

“那是激情澎湃的一个月”

从2018年9月发布第一个视频制作绒花,到近期视频中还原吴道子《八十七神仙卷》中的造型,仅过了两年有余。在这不到两年半的时间里,雁鸿的成长可谓突飞猛进。如此的成长速度让人难以相信,这个包揽了从设计图到妆面、再到头饰制作的女生,在今年5月拜师前,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学习和训练。

虽然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学习,但是雁鸿从小就表现出了绘画方面的天分。雁鸿的爸爸是一名美术老师,他在给一年级学生上课时,会顺带“捎”上四五岁的雁鸿。雁鸿记得,有一次在课堂上,爸爸教学生画了一个瓢虫,“我跟着画就画得比较好,那个时候我爸爸就发现我比较有天赋。”从那以后,雁鸿就经常用粉笔画画,家里的墙上、地上,甚至隔壁邻居的墙上,全是她的粉笔画。再大一点,她还经常被推荐到县上参加绘画比赛。

从护理专业毕业后,雁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护士。两年后,她辞去了护士的工作,在丈夫的支持下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开过格子铺,当过化妆师。也就是在当化妆师的这段时间里,雁鸿一边做婚礼跟妆工作,一边制作头饰。2018年9月,她在网站上放出了第一支视频——《延禧攻略》中富察皇后头上所带绒花的制作视频。

直到2020年6月1日成立工作室之前,雁鸿发布的视频都是由丈夫录制,自己一个人动手做。然而工作室成立之后,雁鸿的压力反而陡增:“一个人的时候,可以不计时间地做,一个月出一个视频也可以。但当大家的希望都在我身上的时候,压力是非常大的。那时候有活动找到我们,就只是想,可以接。”

雁鸿回忆说,最忙的时候是一个月设计了7个头饰,全都是苗银头饰、黄金盔甲这样的重工。设计和制作、服装设计、统筹安排、文案美工、精剪视频这些工作,都需要雁鸿一个人来完成。

雁鸿的手稿图


想到去年那段时间,雁鸿直言:“太痛苦了。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有一个星期几乎是天天通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面对这样突破自我脑力和体力的工作,雁鸿却有些兴奋地说:“那是激情澎湃的一个月。在那样的情况里,头脑是很活跃的,通常半小时就能拿出创意来。”

从手工达人到手艺匠人

从爱好手工到传承非遗技艺

了解雁鸿的观众都知道,“华妃头饰”这样的复原作品,并不是最令人惊艳的。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她自行设计并制作的原创系列。有好几个“出圈之作”——《山海经》系列之西王母、苗银头饰等,都属于这个系列。

《山海经》之西王母系列

用易拉罐做的头饰

谈到现在的创作,雁鸿说,像是“华妃头饰”这样的仿制,其实是自己定的一个标准:每“涨粉”十万,就做粉丝们想看的头饰。但按照自己的想法,即便比仿制难度高很多,还是更偏向做原创作品。

在雁鸿的原创作品中,《山海经》系列已经有了9个作品,除此之外,还有以精卫、三星堆青铜神树、莫高窟壁画等为灵感创作的头饰和妆容。

谈及灵感的抓取,雁鸿告诉记者,这一部分,才是最难的。起初自己通过电视剧、绘画来寻找灵感,现在已经改从神话书籍、古代壁画和文物中抓取灵感。

雁鸿的书架(局部)

走进雁鸿的工作室,正对面就是个一人高的书架。书架上面放满了书,既有《观山海》《洛煌笈》这样的国风绘本,也有《珠宝首饰制作工艺手册》《高级珠宝设计手绘技法》这样的专业书籍。

雁鸿说,虽然《山海经》中的很多异兽形象已经无从考证,但想象的延伸,足以弥补从文字到落笔成画这个过程中的差距。

近几期的视频中,雁鸿不再是单单展示头饰的制作过程,还增加了对传统服饰、技艺的介绍,这是她热爱的、且愿意学习的传统文化。

她在5月7日发布微博说,已经拜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倪成玉,跟随老师学习非遗银花丝的工艺。“现在的计划,第一步肯定是先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学扎实,跟着师傅努力地先把花丝镶嵌做出来。第二步就是结合我们的传统工艺,给大家带来更多的作品。”从手工达人到手艺匠人,雁鸿一直走在自我突破的路上。

“我有自己的标准”

“从2018年9月发布第一支视频,到京剧凤冠上热门,再到《山海经》系列的西王母、夫诸造型,那是我从开始到能够独立创作的时间段,刚好是一年。”

一年的时间里,雁鸿从一个什么都不太懂的“小白”,成为了能够独立设计出系列作品的手艺人。这样的成长,无论是在哪个行业,都是令人震惊的。

雁鸿对自己的飞快进步有着清晰的认知,同时又明确地知道自己的局限:“像是点翠工艺,它对于精细程度要求非常高,我们这种仿制做不出来,外行看着好像还可以,但我自己觉得不够。要升华的话,我就必须要去学习花丝镶嵌。”

也许在外行看来,雁鸿已经达到了“手工大神”的程度,但她却说:“可能有些人觉得按照粉丝的标准就可以了,但我有我自己的标准,比如说我今天看到哪个好作品,我就想按照那个标准来要求自己,而不是用以前的标准。”


“黄金”盔甲

2019年,雁鸿受邀前往牛津演讲。虽说是去演讲,但谈及这次经历,雁鸿却说:“其实是我去那里,看到了更多的东西,并不是我分享给别人东西。”

在大英博物馆里,点翠做的挂画和头冠纵然精美绝伦,却也触动了雁鸿的心:“我看着有一点心痛,所以后来也在想,如果我能够把头冠做出来会不会更有意义呢?或者,我也能把我们一些传统文化的美分享出去,把我在这边看不到的东西,学回来。”这也是她学习花丝镶嵌、想要复原传统头饰的原因之一。

《八十七神仙卷》相关作品

采访当日,雁鸿的工作室里正摆着以《八十七神仙卷》中的造型为灵感,制作的头冠和衣服。她透露,稍晚还会有一个六朝华丽宫廷服饰的系列,现在已经在制作中。

拜师后,她将和倪成玉老师合作,一同设计一个蝴蝶牡丹的花冠。雁鸿面对这次学习期待不已:“这是师傅带我做的第一个作品。目前我的手艺还不能完成,所以我正在学习。我觉得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慢慢地着手去做这个事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草堂小小讲解员小邱 2021-06-23

    受邀前往牛津演讲,刷屏米兰时装周……太多人低估了这届年轻人对传统的热爱。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