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蒲苇:纸上诗语(组诗)

封面新闻 2021-06-15 10:26 40456

文/蒲苇

捞光阴

追根溯源的人,一直在银河里
不只打捞黄金,也寻光阴的曼妙
还是忍苦的盐,勤劳的甜和人间
烟火,最亲近不绝如缕的生活

其实,打捞梦境的人
也是在救治时光中的自我
虽则仅把日夜劳碌活成了命数
始终未见渔网吐出苦水

白日梦里,我活成了一尾鱼
潜伏在波光粼粼的表象里
期待心爱的人策马扬鞭
催开鸟鸣溪涧漏下的一瓣心花
怒放在无边无际的洋面

临街的夜

临街的夜,已静不下来
月光踟蹰在窗玻璃上
失眠的路灯,令苍白的墙体发慌
有那么一瞬,行道树的侧影
倒在街道的石板上,不知
调和了多少星星的闪烁

另论

我们从未蹚过爱河,很大程度上
源于不好的水性
摸不清深渊的底细,就在面颊上
妆点一丝难辨真伪的笑容
 @
先打招呼的人,原谅了缺陷的视力
纵然隐含傲慢和偏见的倾向
有时也暴露了一头露水的端倪

秋波清凉,水晕一圈荡涤一圈
相信未来的人,尝试了苦尽甘来
大多时候,俗念的本意暗中契合了
挑剔的肠胃,和逆耳的劝慰

褪色

夜晚,褪掉了白昼的明亮
我褪掉正装和客套话
与踉跄的风,和衣而眠

今夜,我要排遣一些误会
不关心会议记录,充耳不闻
窗外事,全身隐退名利场

最好褪掉偏见,省略虚假
轻淡夜来香魅人的气味
让季节的风驱散所有的阴霾

六路公交

在县医院与中医院之间
六路公交,像日月在穿梭
车上的人多是去看病的
或是去看病人的

我少病未必没疾,我不常在
终点站下车。我怕医生的处方
掠空了我的腰包,遮挡了
我门户前的亲切亮光

也怕护士妹妹打的点滴里
隐含着私欲、较量和妄自菲薄
假使手术过后,我还找得到
叶落归根的羊肠小道么

提在六路公交车上的心,放下
或忐忑,都是时间推搡着颠簸
阳光轻抚着明净的车窗
我与路过的鸟鸣,互道安康

【作者简介】

蒲苇,笔名韦汀、岚野,英文名Crame,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钟情诗歌写作,兼写论文、散文、小说、评论和作词。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星星》《绿风》《诗潮》《诗林》《青年作家》《散文诗》《海外诗刊》《中国诗人》《天津文学》《远方诗刊》《作家报》《中国青年作家报》《中国审计报》《北方诗刊》《文学月刊》《当代汉诗》《西南作家》《幸福》《草堂》《中国诗歌报》《世界日报》《精神文明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等。发表文学艺术作品上千篇,多次获得论文及文学作品奖,部分作品被期刊收录。出版7部个人专辑:散文集《红蜻蜓》《记忆或近或远》,文论集《教海浪花》,诗歌集《诗写意》《恋春的叶子》《浪漫指尖》《呢喃絮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