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张中信:通江城——永不褪色的红色烙印(外一篇)

巴蜀风文学 2021-06-10 17:29 46905

文/张中信

翻遍共和国红色苏维埃政权史,似乎很少有可以和通江这样的地方近似:只要你踏上通江的土地,一幅幅壮观醒目的红军石刻标语、一幢幢保存完整的革命旧址、一座长眠着数万计将士的红军烈士陵园……勾起人们一段段红色记忆。

通江城,是屹立在诺水江畔的一座古城,也是闻名中外的红军之乡、银耳之乡、溶洞之乡。早在五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劳动、生息、繁衍……

通江城之所以被称为“红城”。原因很简单,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四方面军以此为中心,创建了被誉为全国第二大苏区的“川陕革命根据地”,徐向前、李先念、许世友等一大批为中国革命浴血奋斗的先驱者即在此浴血奋战。通江,为川陕苏区的首府。“红”永远是通江人谈资论道的“本钱”。

通江城是一座经受过战争“炼狱”烤炙的城市。曾经的枪林弹雨,千百场大小战斗,都与这座“红军城”休戚相关。

1932年12月,徐向前率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经陕南、翻巴山,12月18日抵达通江两河口,在此创建全川的第一个工农政权——通江两河口乡苏维埃政府。12月25日,红军占领通江县城,随后占领了巴中,南江,平昌等县城。1933年2月7日,在通江县城,召开中共川陕省第一次党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川陕省党的任务》等重要决定,中共川陕省委宣布建立。随后,召开了川陕省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了《川陕苏维埃临时组织大法》,正式建立了川陕苏维埃政府,标志着川陕边革命根据地的初步形成。

历史的印记在此刻深深烙下痕迹,而那些红军故事在大小通江一浪又一浪地翻滚着,直到今天,仍在一辈辈人中口口相传。

走进而今敞亮的诺江大道,一边是红军文化广场,一边是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旧址纪念馆。

红军文化广场是市民们散步休闲的地方,人们来去匆匆,满心喜悦。他们的生活似乎与这座城市一样,饱含着一种历史的记忆和展望。匆忙的车流,古老的建筑,都依稀留存着红军时代的印记。

纪念馆的建筑风格,可以看得见当年的情景。大门匾额是胡耀邦和江泽民两任总书记题写的。推开厚重的红色大门,踩着古老的青石板,徐向前元帅英姿飒爽的雕像映入眼帘。在这里,文化是大家的,不需要门票,也没有导游,安静陈列的遗物也没有谁看管,你可以随意进去,还可以触摸到曾经的杀敌大刀和机枪,上面沾满历史的尘埃。

在纪念馆内,我的心砰砰的跳动着。一种历史的黄钟大吕,一种很难在其他博物馆的感受扑面而来。红军曾经读过的书本,用过的书袋,以及照亮的马灯,用过的地图等等,无不真实地感受到革命的艰苦和历史的率真。

在这座千年小城,如果一定要发问,那我只能这样问,在通江,红城文化的核心应该怎样来理解?答案毋庸置疑,那就是“红军精神”。

1934年11月1日至9日,红四方面军在赤江县委驻地毛浴镇召开了一次规模空前的党政工作会。这次会议,将全军各部队军训时的训词进行了规范:“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并庄严地举行了以“训词”为基本内容的全军军事宣誓。从那以后,“红军精神”便深深植入了红城的历史和党的历史。

在小城里,很多院落、通道、石阶,甚至很多人家里都有红军时期的各种像章、书籍以及墙壁上镌刻的标语。这些东西似乎都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对小城人来说,他们传承的不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东西,或是口号,标语。红色文化,已成为注入他们灵魂的基因,更多是已是一种默默坚守中的珍惜与爱戴。

外地人来通江,亲朋好友从远方来,通江人会毫不犹豫地领着他们,去逛一逛自己已经去过不知多少次的红四方面军军史陈列馆,看一看几十里外的川陕苏区烈士陵园。如果没有去成,或者没有看完这两个地方,下一次来必须补上。这已经成为土生土长的通江人的待客之道,或者叫作精神修行。

红军文化就像是潺潺流水,一代又一代浸润着通江人。山顶的战壕金戈铁马, “将军树”下幸福留恋,战役碑前山花烂漫……在他们心里,红军精神早已经深深埋入心中,嵌刻在这座城市的灵魂深处。

不用计算,住在小城的很多人,绝大多数都是红军的后代,在他们的骨子里,传承着与生俱来的红色基因,烙印着不胜不休的红军精神,就如同这座小小的城市,它可以默默无闻,也可以天遥地远,但它永远都传承着一代人无可更改的、难以磨灭的天地神韵!

在毛浴古镇:寻觅红军精神

“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这十六个字的“红军精神”早已载入中国工农红军的史册。成为中国革命取得最终胜利的强大精神动力,也成了中国红色文化的经典内容之一。

“红军精神”是怎样提出来的呢?历史指向1934年11月1日至9日,在川陕苏区首府通江毛浴古镇召开的红四方面军的政工会议。

毛浴古镇的地形极其特殊,因两河交汇处形似龙舌,又恰如四川都江堰水利工程中的“鱼嘴”,唐朝时期取名“龙舌坝”,后因河岸巴茅植物丛生而改名“茅峪”,十九世纪中期再次更名为“毛峪”,清朝咸丰年间根据三面环水的特殊地形,最终改名为“毛浴”,一直沿用至今。

相传,唐朝末年,朝廷内乱。有皇子为避灾祸,佯装疯癫,游历草野。误入毛浴,远见山河壮丽,景色宜人,小镇别致,气势非凡。遂隐居于此。由于皇子乃千金之躯,惊动毛浴当地神兽,就连河中的鱼虾也成群结队前往毛浴朝拜。那些年,毛浴连年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后来,朝廷内乱平息,皇子被朝廷接回。当地人为感恩皇子带来的祥瑞,遂在镇上仿朝廷宫墙,修建城墙和行宫,年年岁岁举行供奉祭祀大典。

有关毛浴的记载,是从明代开始的。“明代通江毛浴镇设总兵大镇,清代改为守备……”由此可见,明清两代,毛浴都是一个统辖周围数县兵力的重要军事管理机构所在地。直到清朝末年,此军事机构才被裁撤。

从通江县城出发向北数公里,就到了毛浴古镇的河对岸。沿公路直下100余步陡峭石梯,再跨上铁索桥过宕水河,便进入了毛浴古镇主街。古镇主街全长2000余米,宽30余米,古镇建筑面积10000余平方米,建筑风格为典型的川东北民居,砖木结构,红色墙面,小青瓦屋顶,街道路面是清一色的青石板,透着极其浓郁的地方特色及民俗文化气息。

1933年,红军反“三路围攻”胜利后,筹建赤江县,在毛浴镇正式建立中共赤江县委、赤江县苏维埃政府,辖十三个区委、区苏维埃政府和毛浴、瓦室铺两个区级党支部、八十四个乡级党支部及乡级苏维埃政府。1934年11月,红四方面军在毛浴镇召开了连以上干部共计800余人参加的全军党政工作会议,陈昌浩、徐向前在会上分别作了形势任务报告、党政工作报告、军事报告。会议讨论了红军面临的形势与任务,并根据政治工作长期积累的经验,表决通过了《红四方面军政治与党务工作决议案》、《红四方面军军训训词》等。在总结红军反“六路围攻”以来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的十六字红军训词。这就是“红军精神”的最早起源。

“红军精神”对于统一红四方面军将士思想、加强军队政治工作、提高广大指战员革命意志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毛浴古镇街道,在红军时期曾分为三段命名,上城门至曾家坝叫“马克思街”,上城门至中街水巷子叫“恩格斯街”,水巷子至下城门叫“列宁街”。

在毛浴镇街道,保存有完好的红四方面军党政工作会议遗址、中共赤江县委、县苏维埃政府遗址、红军石刻标语墙以及列宁小学等著名红色文化遗产。从“宕江桥”进入毛浴古镇,沿古镇街道向左前行,首先跃入眼帘的是红四方面军党政工作会议遗址,街道左边尽头便是列宁小学,学校当时的小地名叫娘娘庙,这所学校为革命工作培育了大批人才。

沿古镇街道右行漫步,可先后看到中共赤江县委、县苏维埃政府遗址和红军石刻标语墙以及红军树。石墙上醒目鲜红的“工农专政”、“川陕工农解放万岁”、“实行共产主义打倒国民政府”、“拥护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等红军大幅石刻标语,把人的思绪仿佛又带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毛浴古镇红军石刻标语墙于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通江红军石刻标语群的重要组成部分。

毛浴古镇是集红色文化、明清历史文化、川东北民居风格于一体的文化结晶。中国最具权威和影响的自然人文地理杂志《中国国家地理》,对毛浴古镇的红色文化、历史地位及重要作用进行过精彩介绍。

毛浴古镇人家淳朴厚道,沿袭了当年红军的优良传统,很多人的家里堂屋墙上还挂着毛主席画像,家具虽然陈旧却打扫得非常干净。他们热情好客,主动向游人介绍古镇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每每让访问者意犹未尽。街边的吊脚楼上,还有人家把来自宕江里的鲜鱼剖开、洗净、风干,使其成为古镇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古镇虽小,却承载了厚重的红色历史文化。身临其境,让每一个后来者对“红军精神”的理解和感悟更加深刻透彻……

【作者简介】

张中信,字峰源,四川通江人,经济学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会长、成都市青羊区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曾荣获“全国优秀读书家庭”“四川省优秀青年”称号。出版《风流板板桥》《匪妻》《失语的村庄》《哦,野茶灞那些事儿》《通江书》《成都书》等著作20余部。在国内各种报刊发表作品200万字,作品入选数十种选本、选集,散文集《野茶灞时光》《神韵巴中》《成都书》荣获“四川散文奖”、“四川文学奖”和“冰心散文奖”等多种奖励。有《张中信创作论》《张中信大巴山文学地理书写研究》等研究作者的学术专著出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