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徐直军: 5G是一个创新起点,华为2017年已开启6G研究

科技日报 2021-06-03 22:29 27847

◎ 科技日报记者 操秀英 刘垠

“华为在2G时代跟随,3G时代挑战,4G时代同步。由于华为基于客户需求创新了分布式基站、SingleRAN等,我们赶上来了,并实现了差异化和领先。”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6月3日在浦江创新论坛上表示,在企业成长的任何时期,不管是追赶者、挑战者还是领先者,都需要基于客户需求的持续创新,在产业发展的任何阶段,也都需要创新驱动。

图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发言。图源:新华网

徐直军在“华为创新实践与启示”的主题发言中回顾了华为30多年来以创新驱动发展的历程,分享华为创新实践过程中的九点启示,即创新无处不在、愿景驱动、早决策、敢投入、多路径、关键突破、全球广泛合作、产业政策及时、全球产业链同步、创新永无止境。

“华为5G的研究是从2009年开始的,我们在2009年决策成立了通信技术实验室,开启了5G的早期研究。”徐直军回忆,那一年年底,全球首个4G商用网络在挪威和瑞典刚刚同时启用,中国的4G牌照还没有发放(中国的4G牌照是2013年12月才发放)。

2013年,华为决定进一步加强5G的研究投入,宣布在未来五年内至少投资6亿美元,用于5G的研究与创新的计划,这不含产品化投资。“到2019年全球首个5G商用网络开通,走过了10年的路程,5G创新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现在回顾,研究的资金需求没有想象的大,事实上计划中的6亿美金投资,最终没有全部用完。而且,我发现,越早投入,可能累计投入更少。”徐直军说,事实上,2017年,也就是5G商用的两年前,我们就开启了6G的研究。

谈到多条路径,徐直军说,创新过程中往往需要面对多种选择,在5G研究过程中发现,实现愿景目标可能的技术路径很多,但并不清楚哪一条技术路径能最终实现目标。因此,采取了多路径研究和探索,最终找到了实现目标的技术,而且真正找到的不一定是我们初期看好的技术路径。“在研究与探索过程中,我们平等对待每一个团队,特别是那些技术没有被最终采纳的团队。”

他强调了关键突破的重要性。“从2G,3G,4G到5G,每一代移动通信都开创了自己的时代,这背后是,一系列基础研究发现和关键技术突破,因为这些技术创新,产业发展的空间被一次次扩大。”徐直军说,5G的Polar码技术就是这样的关键突破之一。1948年香农发表《通信的数学理论》论文,开创了香农信息论,提出了采用编码技术可以达到信道容量极限的突破方向。直到2008年,Arikan教授公开发表了Polar码论文,Polar码是唯一的可以在理论上证明的达到香农理论极限的编码技术。从2010年起,华为投入进一步研究,在Arikan教授论文基础上,通过一系列核心原创技术突破,最终与产业界一道,使Polar码成为5G控制信道编码。

他还重点提到全球广泛合作。“5G发展到今天,是全球政府、产业界、高校、研究机构等各方广泛合作创新与努力的成果。”徐直军说,在5G的整个发展过程中,华为始终坚持全球开放合作,在5G研究合作方面,与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的100多位教授孵化了300多个合作研究项目。

“在跨行业合作方面,我们参与和联合推动多个跨行业组织,包括5G应用产业方阵,5G汽车联盟,5G工业互联及自动化联盟,5G切片联盟,5G确定性网络产业联盟等。”徐直军说。

“在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长河中,5G是一个创新成果,也是一个创新起点,创新是无止境的。”徐直军强调。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王宇

审核:王小龙

终审:何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