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班邮路”与王顺友的32年情缘:盛开在邮路上的索玛花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5-31 13:15 34755


封面新闻记者 马梦飞

5月30日,被誉为中国邮政“马班邮路”忠诚信使的王顺友,因病于2021年5月30日在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逝世,享年56岁。

王顺友长期从事木里县城——白雕、三角垭、倮波乡的马班邮路投递工作,坚守马班邮路32年。曾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敬业奉献模范、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等荣誉,2009年被评选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之一。

事实上,王顺友并没有惊天动地的辉煌业绩,他的所作所为太平凡不过——每年出色地完成、投递工作,把党的声音及时地传达到千家万户,但也正因此更显伟大。2017年,木里县三桷桠乡通了公路,“马班邮路”消失,如今一朵绚烂的凉山“索玛花”凋零。

封面新闻记者获悉,去世前的王顺友是凉山州邮政公司的副调研员,指导木里党建工作,按规定还有4年退休。

一年330天左右都在邮路上

对于王顺友来说,一年里有330天左右都是在邮路上度过的,当万家灯火、家人团聚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住宿在山洞、牛棚里或野外,陪伴他的只有他心爱的骡马。

三十多年来,王顺友投递所经过的路线山高路远,气候恶劣,一天要经过几个气候带,邮路沿途难遇一户人家,他冬天一身雪,夏天一身泥,饿了就吃几口糌粑面,渴了喝几口山水或吃几块冰块。为了把邮件迅速准确送到目的地,他步履匆匆,吃住都很艰难,而且豺狼抢匪都曾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时有发生,工作环境和条件十分艰苦,但他投递准确率仍达到100%

据了解,王顺友送县城——倮波的邮件,要路过一个叫九十九道拐的地方,所谓九十九道拐就是拐连拐弯连弯,上是悬崖绝壁,下是波涛汹涌的雅砻江,而路则是马帮踩出来的羊肠小道,路面至江面也是上千米的悬崖,十分陡峭,稍有不慎,连人带马就会摔下万丈悬崖。

走在这条路上,后面的人只能看见马的半个身子和尾巴,为了保证邮件的安全,每当王顺友送邮走到这里时,总是小心翼翼牵着马行走,这样的情况下危险随时有可能发生。

时间来到1995年5月的一天,王顺友送邮来到九十九道拐,这时骡马惊飞起一只野鸡,野鸡又惊吓到骡马,当王顺友上前安抚时,骡子突然抬起两只后蹄踢到王顺友的肚子,但他只能瘫在地上恢复身体,十几分钟后再度起身,牵着骡子继续前行。

待送完邮件回到木里县后,王顺友才来得及去检查身体,这才得知他的一根肠子被骡子踢伤,好在最终保住了生命。

各种突发情况时有发生

事实上,文字略显苍白,王顺友投递所经过的路线的艰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送邮途中,当他翻越海拔四五千米的察尔瓦山时,气温经常是零下十几摄氏度,而走到海拔一千多米的雅砻江河谷时,气温高达40多摄氏度。

由于木里藏族自治县到处都是高山峡谷,崇山峻岭,当时有许多乡不通公路,交通条件十分落后,送邮路途没有一块平地,有的地方过河要使用羊皮伐子,有的地方沿用古老而原始的溜索过河,这给本已艰苦的乡邮工作带来的是更大的困难和不便。

1988年7月的一天,王顺友用溜索过河,但遭遇绳子断裂,好在他摔在沙滩上,但邮件却掉到水中,于是他马上跳入河里捞起邮件,稍作休息便继续上路;2000年7月,王顺友经历了匪徒抢劫,但最终保住了邮件安全;2004年6月,妻子突发重病,他连夜将妻子送到医院,几天后待妻子病情好转,他又踏上邮路;2004年10月,王顺友遇到滑坡阻断道路,在绕路途中差点掉下河,最后虽然保住了骡马和邮件,但自己的眉弓被撕裂......

在这三十多年来,王顺友经历了太多艰苦,但这个汉子始终保持了乐观向上的态度,他喜欢侃大山,也喜欢唱歌。他总是这样,视邮件如生命,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邮件。

每次出班,妻子总是千叮万嘱,告诉他路上小心,千万别出什么差错,送完邮件安全回家,他的妻子说:“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常年在外,万一出点啥事,家里怎么办。”

为党做事,为人民做事才伟大

从木里到倮波乡的“马班邮路”要翻山越岭,往返一次大概有一个月左右,所以食物一直是很大的问题。

王顺友出发带的糌粑面往往在送邮中途就会吃完,在饥饿难忍的时候,他沿途不得不向当地村民买土豆充饥,以确保邮件按时到达。他一个月回不了几次家,对于家庭照顾的非常少,按他自己的话说:扁担挑水两头摞,照顾了一头,照顾不了另一头。

他曾说,是妻子一人在家带大了两个孩子,为此,他觉得自己不是一名好丈夫。另一方面,由于家庭经济非常拮据,早已该读书的小女儿至今还读不起书仍在家放羊,对此,他心里很内疚,对于孩子来说,自己也不是一名好父亲。

王顺友不爱到处说自己的事,所以人们只能从他的工作中了解他。有一组关于王顺友的数据,简单却充满力量:一个月里,他平均有28天奔波在邮路上,每年投递报纸3820份,杂志765份、函件1570份、印刷品360件、包裹400多件………

首次报道了“马班邮路”和王顺友故事的华西都市报原记者宋永坤曾陪着王顺友行走过“马班邮路”,但当时30多岁的他只坚持了三分之一的路程,“真的太辛苦了。”他感慨道,在这条路上,吃不好睡不好,还有持续不断的高原反应,“这条路的乡邮员职业生涯不超过50岁!”

王顺友曾说:“走马班邮路真伟大,因为自己走马班邮路,所以,我也很伟大。一想到这些,心里非常非常高兴,也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后来,在走马班邮路的过程中,我开始逐渐明白了父亲跟我说的那句话的含义,“为党做事,为人民做事才伟大。”

(部分图据凉山州邮政分公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