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张万林:忧伤的吉他(组诗)

封面新闻 2021-05-12 15:00 37301

文/张万林

在每一个流浪者的心里,总有一把忧伤的吉他,伴随他的成长。时光在不曾留意中悄然走去,吉他在落日下孤独弹响,那些无以言表的忧伤和寂寞洒落在行走的路上。不经意间,写下了一些忧伤落寂的文字,集于此,以纪念那些失落的情怀与感伤。——题记

朝圣者的忧伤

那棵高高的银叶树,不过是文森特
的相思,他布的福音不是快乐
是低垂的哀鸣天生的悲悯,如散落
的枝叶。仰望星空,夜色迷离不定
故乡在他的远方
向日葵、鸢尾花与群鸦乱飞的麦田
听得到他的自言自语
两把空椅子,燃烧的不死鸟
同体大悲与生死恐惧,身影相随
在阿尔勒,像一杯泡在
巴黎的热咖啡。麦田与丝柏
与你慢慢跟进的橄榄园
像几朵飞临的云雨
像他刻意丢弃在屋角的画笔
像半只耳朵与镜中的自己
带着不可理喻的血腥与苍凉

冬至

今天开始,瓦上若是结霜
枯草挂凌,至冷至暗的时刻
北鸟飞到了最南边

不在梧桐树下,秋千不宜荡起
不翻阅《女王时代》,不知道
巴黎的咖啡是否醒来

上天让我遮挡阳光,我更紧地捂严
生怕一个词从嘴里跳出,跌落于
某个不恰当的地方,引起人们惊慌

如果要点燃这片枯草,请从我开始
日头折返,把最厚的一层揭去
醒来者可以慢慢醒来

《二泉映月》,阿炳或我

就像有什么堵在门口
就像有一声哭泣留在长夜
就像我已经熟睡,却让你摇醒
就像你受到了惊吓,不允许人近身
所有撕裂那么真实,你却只能触摸
月光下,一把冰凉的二胡
就像一只流浪了很久的宠物
就像我落单的长长影子
在夜色里摇晃
就是不知道如何回家

《江河水》,兄弟

给我一支竹笛,我一定把江河
吹奏得十二分的宽阔
我要让水上的孤帆、远影
看不到你的挥手
我要让流动的声音
听不见岸上的歌吟
我要让抱拳相向的地方
暮色渐渐地接近
我要让儿女的情长消却
——那些残醉,兄弟
此地要是一别
巴山万里该是多么的遥远
如果我停止吹奏
猿啼是否可以挽住巴河边的细柳

关于雪

从今日开始,在路上
不等一杯咖啡,不呼叫同伴
不打雨伞,不避夜色

闲谈商店没有关门,还在守岁
从身边,穿过你的内心
再从呵气中出走

塞纳河有小小的意外,巴黎
不改颜面,站在雪片上
看窗外的世界

你的背影

是红外套,视线中的背影
你的长发、头巾、细腰
不曾揭开的谜面

是温热的咖啡,漂起的气息
壁橱外的鸽子、晌晴、微风
穿过走廊的心跳

是郊外的遇见,林中的回音
小径走过的雨,红枫,落叶
不小心的跌倒

我喜欢这片黑暗

周围都很安静,黑暗中的
蚂蚁爬不出一点声音
动不了周边的秩序
守着书本和那些放着
光亮的文字,有些熟悉
大多都很陌生,我不甚解
也没打算造访太久
我喜欢的是这片夜色或边上的
某种宁静,她让我放松
一种深不可及的辽远,让我
愿意不着一语,与她
相处下去

记得

记得彼时,我们相向而行
风尾随着我们,我们说的什么
她没听到,我可听到了你的心跳

江水顺着我们漫跑
夜色赶上了末班车
寒意让两只候鸟迁移
你轻轻地说,冷
我竟然装着什么也没听到
江水悄悄跟上夜色

江水不会再次到来,
这个夜晚的灯光,在另一座城市
闪烁,让另一枝烟草
在另一个码头,吐露了失眠

我并不知道

我不知道焦躁
是一片什么叶子
她让天空摇晃
大地沉降
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与河流跟天空谈论
什么距离,他写下三角梅
月季或海棠的时候,身心
微微有些颤栗

【作者简介】

张万林,毕业于四川师大,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评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网络作协会员,巴中市作协副主席,《巴中文学》《巴中文史》责任编辑。在《人民日报》《名作欣赏》《星星诗刊》《散文选刊》《中国艺术报》《世界文学》《人民政协报》《羊城晚报》《四川文学》《青年作家》《草堂》《巴中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评论、小说等文章,出版个人诗集《临水的细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