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千金!一家三代守十二座红军墓86年 研究者新推测:或有飞夺泸定桥红军战士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5-05 16:12 98709

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 杨涛 摄影报道

为了一个承诺,老实巴交的杨兴海一家,在四川雅安市汉源县一小山村,默默守护以数字为墓志铭的12座无名红军墓长达86年之久。

红军墓掩映在一片花椒树下

“碑是我爷爷刻的,埋的是12位红军战士。”四月,汉源县宜东镇,漫山的花椒林里,作为第三代守墓人的杨兴海在墓碑前清理完杂草后,将一捧菊花撒开,“爷爷生前交代过,说他承诺了红军,会守好牺牲战士的墓,还说今后会有人来寻他们的,我们家一直在这里等着……”

长期致力于当地历史研究的汉源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县委党校工作人员郭朝林告诉记者,从当前所掌握的材料和调查情况来看,不排除这12人里有参加过飞夺泸定桥的红军战士。接下来,将开展进一步鉴定。

杨兴海拿着父亲照片

结缘红军

帮助埋葬牺牲战士 刻下12座数字碑

4月13日,在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在汉源县宜东镇富乡村的一处山丘上,见到了杨兴海。见有人来,他停下手里的活,拍掉身上泥土,黝黑的脸上挂着笑容和大伙儿打起招呼。

“就在这里。”他指着面前空地上几处不起眼的石头说道,“我们当地人叫这里是‘十二坟地’,但少有人知墓里埋的是谁。但我爷爷杨文福知道,这里埋的其实是牺牲的红军战士。”

顺着他的指引,可以看到矗立在花椒林里现存的几块石头上工整地刻有“八号”、“十号”、“十二号”的数字。拔掉几株杂草,杨兴海如数家珍地介绍起他们家三代人一直守护的红军墓。

1935年6月初的一个晚上,睡去的杨文福被屋外一阵“咚咚咚”地急促敲门声吵醒。得知来者是红军后,年仅17岁的杨文福有些担心。“当时传言红军凶神恶煞,烧杀抢虐嘛。”但后来,每次回忆初见红军时的场景,他都连连点头,“爷爷说这些红军很年轻,打着绑腿,并没有上门抢砸,反而十分客气。”

一位长官对他说,之前打坭头镇(今汉源县宜东镇),牺牲了好几个战友,想麻烦找个地方帮忙埋葬战友。“爷爷是石匠,答应了下来。”杨兴海说,爷爷带着红军在当地的坟地,找了一处隐蔽的位置埋葬12位牺牲战士,“当时怕被敌人发现,也担心连累我们,这位长官就说碑上不留名,只刻数字。”

四川汉源宜东镇

和红军有约

杨家三代人坚持守墓86载

杨文福找来家里大大小小的石料,从“一号”刻到“十二号”,又同红军战士将12块刻好数字的碑,带到坟头立上。那个年代,少有人去上坟山,虽然凭空冒出12个坟,但也没引起村民注意,甚至敌人后来入村清查,也未发现。

“牺牲的士兵穿着随身衣裳,下葬时买了白布把遗体包起来,其他战士则脱帽、鞠躬、默哀,那位长官还拿本子记下了每座墓的情况。”临走前,他拉着杨文福的手再三感谢,并恳请一定要保密,不对任何人提起这事。“等今后历史转变了,会有人寻过来,到时候再带他们来这里,也会来感谢我们家的。”杨兴海一直记得爷爷、父亲口口相传的这份与红军的承诺。

果然,就在红军前脚离开,敌人就来村里搜查,让村民揭发举报红军和与红军接触过的人。提心吊胆半个月后,才逐渐稳定下来,杨文福在村里继续靠着石匠手艺养活一家,关于墓的事,却几乎只字未提。

杨兴海祭扫红军墓

时光飞逝,少年长大。

解放后,杨文福一家分到三亩多的土地,为了继续守护好这12个墓,他要了别人嫌弃的这块荒冢地,还特地把墓堆一带空了出来,叮嘱家人墓周围不种作物,不能打扰到埋在这里的红军。每年的清明深夜,他还会偷偷去烧上几沓纸钱……

1950年,汉源解放。杨文福站在山头上望了很久,没等到熟悉的红军身影回来;1972年,听说解放军的部队要经过这里,他跑上街去找还是没找到;上世纪90年代,听村人说有外乡人在十二坟地里祭扫,杨家人马上赶回去,却只见香蜡纸钱不见人……

八号红军墓

八号红军墓

村民记忆

目睹红军与敌人激战 距离安葬点仅几公里

1986年,守护这12个墓大半辈子的杨文福去世。离世前,他叮嘱家人把他安葬在距红军墓不远的地方,继续履行这份承诺。前些年,杨文福的儿子、第二代守墓人杨国友去世后,也安葬在附近,“爷爷和父亲生前说过,死后埋在附近,他们想看到红军回来。”杨兴海说。

作为当地历史研究者、汉源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县委党校工作人员郭朝林在得知这事儿后,多年来也一直致力在寻找与该墓相关的信息。

在他的记录中:当地一位叫陈登才的村民,彼时才14岁不到,在1935年5月底,他和同村伙伴王恩全在关沟口流沙河对岸的“瘠坡上”(地名)玩耍时,被突然响起的枪炮声吓得连忙躲了起来,但好奇心又驱使他们目睹了这场红军战士与敌人的激战……几天后,两人又回到现场查看,发现之前牺牲的红军战士遗体不见了。

解放初期,陈登才担任过宜东小学校长,他把自己看到的事告诉了学生聂怡淳。上世纪80年代,聂怡淳担任宜东中学校长,师生等人猜测当时牺牲红军遗体应该就埋在附近,但直到2012年陈登才去世,他们也没找到具体埋在了哪儿。

十号红军墓

专家推测

不排除有参加飞夺泸定桥战士 将开展鉴定

杨兴海一家三代人守护了86年的墓,是否就是红军墓?又是哪一支牺牲红军呢?这些问题,萦绕在宜东镇村民和研究者的头上多年。

据了解,近些年这“十二墓”被发现后,当地政府迅速介入,相关部门已确认墓里所埋确为牺牲红军战士。“现在要确定埋的到底是哪一支红军?”郭朝林说,从目前收集到的资料和记录,加上当年目击者陈登才等人的信息,再结合当时的时间来看,这支曾在关沟口激战的红军很有可能就是“红四团”的战士,战斗地点距杨家人守墓地很近,牺牲人数也基本符合。

郭朝林整理了另一份材料:1935年5月29日,“红四团”22名勇士,冒着大渡河对岸敌军密集炮火,占领泸定桥,牺牲4人;后经军史专家数十年找寻,22勇士中,有姓名、籍贯、牺牲时间的仅12名,尚有10名勇士无任何资料。

同年5月31日,“红四团”二营六连140名战士,奉令攻占海拔2900公尺的飞越岭,伤亡30人;当天下午,“红四团”六连战士乘胜追击,夺取雅康大道上重镇坭头,牺牲12人。

十二号红军墓

“这里距离泸定就隔了一座山,结合其它的史料,可以推测这批埋葬在这里的红军战士,很可能有人曾参加过飞夺泸定桥的战斗。”郭朝林说,目前该情况已上报到政府相关部门,接下来或将开展相关鉴定,确定12位红军牺牲时的年龄、时间等信息,以及是否埋有确认部队番号的物品。

“他们在异乡待了太久。”杨兴海说,虽然家人一直在细心看护,但当年的12个碑因历史等原因现在仅存3个,“希望能为他们找到亲人,或者建一座烈士陵园,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知道红军故事,学习先辈们的革命精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6

  • 小熊猫 2021-05-06

    👍

  • /ty华刚/wx 2021-05-06

    向这些守墓者致敬👍👍👍

  • 路过蜻蜓 2021-05-06

    英勇的红四团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