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百年·连载丨《天路叙事》17

封面新闻 2021-04-27 10:31 37301

蒋蓝 著

无尽的怀念

第一踏勘队一路上还有不少奇遇:

“过墨竹工卡后,开始翻越海拔4914米的工布帕拉大雪山。垭口两侧都在雪线以上,山势陡,公路线通过这里是比较困难的。但由于雪厚,不安全没有探索附近有无比较低的娅口。半山陡岩上,时有三五只山羊寻食。当我们转过一个突出的岩嘴时,忽然看见一只狼在路边吃刚咬死的大山羊。放枪打狼未中,它飞快地逃跑了。我们把这只被咬死的大山羊拿走,一连吃了几餐,其味很鲜,算是‘打了个大牙祭’。从太昭沿尼洋河至则拉宗,到处是耕地和村庄,还有不少的大森林。途中曾遇到狗熊。大家赶快躲起来,让它蹒跚走离人行道之后,才飞步而过。”(《纪念川藏青藏公路通车三十周年文献集》第二卷“筑路篇”【下】,西藏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2页)

像余炯带领的这样的踏勘队,从1950年以来川藏公路建设司令部就派出了十多支。他们的科学态度和求真精神是十分令人钦佩的。在川藏公路的修建中,建设司令部党委十分重视发挥工程技术人员的作用。尽管筑路大军中的知识分子大部分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但这些知识分子把一腔热血和才华,真诚地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当中。新中国建立之前,余炯就已经是公路设计专家,得知1950年国家修建川藏公路,他主动前去请缨。他们在政治上、思想上努力消除自己存在的一些旧影响,置身一个伟大的新时代,他们被激发起的冲天干劲与忘我无私奉献,兑现了“知识报国”的人生承诺。

余炯艰苦卓绝的奉献,被当时的报刊赞誉为“人民工程师”。(《四川川交路桥有限责任公司志》,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18年版,第937页)

川藏公路建成后,余炯回到了阔别几年的成都,他的孩子们都不大能认出皮肤黝黑的父亲了。他于1958年光荣入党。余炯不是那种话多的人,从不讲他自己,只有谈到公路才说个不停。他担任过川交二处副处长,后来担任四川省公路局副局长、总工程师等,还参与过108国道上著名的广元明月峡隧道的设计。

余炯于1992年2月12日病逝于成都。

20世纪80年代,参加第一踏勘队的工程师叶祖镕也撰写了回忆文章《川藏公路昌都至拉萨段踏勘片段》,他在结尾充满深情地写道:“三十二年过去了。在我写这篇回忆时,又引起对当年在西藏高原上并肩战斗的战友的怀念。战友们!祝福您们!让我们永远记住当年共同战斗的日子吧!”这样的战友深情,宛若塔松屹立于青藏高原。

作者简介

蒋蓝,诗人,散文家,思想随笔作家,田野考察者。朱自清散文奖、人民文学奖、《黄河》文学奖、中国报人散文奖、西部文学奖、中国新闻奖副刊金奖、四川文学奖、布老虎散文奖、万松浦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委员,四川省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主任,四川省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四川省散文学会特邀会长,成都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已出版《黄虎张献忠》《成都笔记》《蜀地笔记》《踪迹史》等文学、历史专著。曾任《青年作家》月刊主笔、主编,现供职于成都日报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