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丨美国少数族裔渴求的正义远未到来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1-04-21 21:19 32823

经过近三周的审理,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法院当地时间20日就白人警察肖万“跪杀”非裔青年弗洛伊德一案作出裁决:肖万被控的三项罪名全部成立。

这是涉案警察应得的惩罚。随后,美国总统拜登发表讲话称,这一裁决对于美国打击系统性种族主义来说是一个“大的进步”。然而,更多的人认为,这场庭审只是让肖万为其罪行负责,却没有给弗洛伊德带来正义。美国政客桑德斯指出,只有当对有色人种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等侵犯人权的祸根被清除,才有真正的正义可言。

基于几个世纪以来的压迫制度,种族歧视已经渗入美国骨髓,远非一场审判能够化解。据《纽约时报》报道,仅在肖万受审近三周期间,全美警察每天杀害3人以上,其中一半以上是非洲裔或拉丁裔。更可悲的是,在肖万被法院认定有罪后几小时,美国俄亥俄州一名15岁非洲裔少女惨死在了警察枪下。

一场引发全球抗议浪潮的种族主义悲剧,在美国警察中并未掀起波澜——他们的行为没有半点收敛。

就现实原因而言,这与美国司法体系的长期纵容不无关系。在美国,警察因在工作中杀人而面临指控并不多见,最终被定罪更是极其罕见。据美国鲍林格林州立大学刑事学家菲尔·斯汀森统计,在2005年以来的数千起美国警察枪杀案中,不到140名警察被控谋杀或过失杀人,其中仅7名被定罪。冷冰冰的现实让少数族裔生活在恐惧之中,也让司法系统内的白人至上主义更加猖狂。这一背景下,弗洛伊德一案的裁决结果难道能被称为一场“胜利”?

历史上看,作为美国制度和结构的一部分,白人至上主义被视为美国种族歧视的祸根。美国学者玛丽·布朗在《应急策略》一书中写道,“我们正处于一场想象的战争中,很多黑人的死亡是因为在白人的想象中,他们很危险”。

此次庭审中的一个细节印证了玛丽的看法。肖万的辩护律师埃里克·尼尔森称,“肌肉发达”的弗洛伊德因服用毒品而拥有超强力量。他是在一个“高犯罪率”地区被捕的。当弗洛伊德死时,惊恐的旁观者是一群需要控制的“喧闹的人群”……

尼尔森的辩护词,折射出一个可怕的事实:400年来,美国黑人一直被污名化,被贴上“强大的”“愤怒的”“犯罪的”“需要被驯服的”等标签。这种根深蒂固的偏见,是种族主义在美国全面、系统、持续存在的重要原因。

弗洛伊德家人的律师斯图尔特说,“非裔美国人常常只能得到矛或剑,但我们需要更多的护盾”。的确,美国亟需刮骨疗伤式改革,才能为少数族裔提供更多的护盾,否则所谓的人权、平等都只是空洞的政治口号。

从这个意义上说,弗洛伊德案的裁决,不能成为美国种族主义的粉饰剂和美国政客作秀的筹码,而应成为一味清醒剂。拜登总统说,“系统性种族主义是美国灵魂上的污点”。一场审判显然无法将其洗刷干净。美国少数族裔渴求的正义远未到来。(国际锐评评论员)

(编辑 张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