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行丨成渝经济圈“中部崛起” 安岳到了重要时刻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4-21 16:31 103135

4月21日,巴蜀文化旅游走廊“百城行”大型采访活动,在“成渝之心”四川安岳正式启动。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谷雨之后,万物生长,成渝之心,四川安岳,4月21日,巴蜀文化旅游走廊“百城行”大型采访活动在此启动。这意味着,在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重磅落地一周年之后,一场串联起巴蜀文旅走廊上文旅明珠的跋涉在此启程,活动将深入成渝城市群城市腹地,擦亮沿线相关区域的代表性文化旅游品牌。

为何是从安岳出发?事实上,仅是最近安岳的两件大事便可探一二。十几天前,在安岳县最北部的一处寺院内,新发现宋代川密石刻大佛与护法金翅鸟,这是在岳北地区首次发现柳派造像遗址,与百余公里外的大足石刻,遥相呼应。几乎同时,安岳“红色记忆”网上展馆正式上线,通过网上展馆,发生在这个革命老区里的那些故事,被重新呈现。

前者是来自时间深处的馈赠,后者则是对优秀文化的创新讲述。长久以来,身处成渝经济圈中部地区,坐拥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优势,安岳在新与旧,快与慢之间,发展的步子迈得踏实稳妥,目前正推进全域旅游发展,争创天府旅游名县。若再把视野放大,2020年成渝地区GDP达到7.36万亿元,成为继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和京津冀三大增长极之后,一个亮眼的增长极,而其中,区域均衡发展格局,备受关注。

根据《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成渝地区要处理好中心和区域的关系,着力提升重庆主城和成都的发展能级和综合竞争力,推动城市发展由外延扩张向内涵提升转变,以点带面、均衡发展,同周边市县形成一体化发展的都市圈。

——毫无疑问,作为成渝双城经济圈的几何中心点,安岳的进击之路,到了重要时刻。

安岳之问:亟待走出“中部塌陷”

安岳魅力柠海景区

没有什么比城市灯光更能呈现人类在地球上的分布。

在自然资源部第三航测遥感院提供的成渝地区夜间灯光图上,从1994年到2020年,这方土地的夜晚,曾在漫长的10多年里,除了成都和重庆两座城市灯火通明,城市之间灯光暗淡,资阳、遂宁、内江等城市几乎找不到存在感。

对此,《半月谈》杂志在报道中指出,此前,成都、重庆长期以来的“背向发展”,已导致成渝城市群呈现发展失衡的“中部塌陷”格局,成渝“双核独大”,其它中小城市发展滞后。

四川盆地中部,资阳市安岳县,亦在其中。

在地理位置上,安岳位于成渝经济区腹地,成都和重庆两个国际大都市的直线中点,被称为“成渝之心”;在资源禀赋上,这里是四川第一人口大县、全省首批扩权强县试点县、中国革命老区县、中国柠檬之都、中国佛雕之都。

但事实上,尽管坐拥四川盆地腹心陆路交通要冲这样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以及拥有石刻文化、特色文化名城等人文条件,不能否认,在漫长时间里,对比百余公里之外的成渝双城,安岳是暗淡的。

这样的暗淡是连片的。从整体上看, 与长三角、粤港澳等区域“众星拱月”的发展态势相比,成渝中部和两翼地区目前还没有一个地区生产总值超过3000亿元的城市,有“月明星稀”之感觉。

以数据为例,2019年,重庆和成都的GDP已分别达到了2.36万亿元和1.7万亿元,而处于成渝中部地带的遂宁、资阳、内江、大足、永川、璧山、铜梁、荣昌、潼南9个区市的GDP合计仅为6940亿元;纳入成渝经济圈的区县GDP,在重庆呈现出从主城9个区到渝西城市由东向西逐渐递减的趋势,四川情况类似,由成都市区到资阳、遂宁、内江等川东城市,由西向东呈现递减趋势。

“过去,成渝地区发展的一体化程度还不够。”研究成渝发展数十年,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四川省区域经济研究会会长戴宾坦言,成渝“中部塌陷”,具有一定历史原因,在西部开发的前二十年,成都、重庆两座城市需要集中精力推动城市经济发展,“这导致成渝城市群的资源扩散效应小于极化效应,资源多集中于两座核心城市,造成中间地区的发展存在较为明显的梯度。”

安岳探索:拿出中部县城的崛起模板

安岳紫竹观音

就在大多数人为安岳捏把汗的时候,安岳却一路小步快跑,在过去5年,实现经济平稳上升。

翻开报表,“十三五”期间,安岳县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6.6%,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3%,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7.7%、9.2%。2020年,安岳全县地区生产总值突破200亿,达到265.02亿元、同比增长3.6%,入围2020西部地区县域经济百强县。

从主要产业上看,“十三五”期间,安岳柠檬品牌价值突破188亿元,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柠檬)获批创建。2020年,安岳成功举办第二届世界柠檬产业发展大会,安岳柠檬入选首批欧盟保护地理标志名单。这意味着,一颗柠檬,在这里已经撬动起百亿产业,围绕其的完整产业链,正带来无限可能。

另一方面,依仗“古多精美”的石刻文化优势,安岳拥有国家文物保护单位10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0处,被命名为“中国石刻艺术之乡”。2020年,安岳石刻入选四川最美自驾游遗产线路名录,“紫竹观音”获评“巴蜀文化旅游走廊新地标”,旅游总收入达到66.5亿元。

在工业上,2020年,安岳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7%,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9.4%,具体到项目,安岳实施工业技改项目60个,新培育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0户,三大主导产业产值实现47.4亿元、同比增长15.8%。

看到这里,答案不言自明。在疫情冲击下,正是文旅、工业等产业的持续平稳发展,为当地经济注入强大动力,而这些,都是安岳此前一直在规划推进中的重点工作。

“作为成渝之心,我们安岳希望能拿出一个中部县城崛起的模板。”安岳的相关负责人坦言,眼下,在构建区域均衡发展的格局中,安岳正迎来重要时刻。

从四川省内看,2018年,四川提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的省域经济发展新格局,其中对成都平原经济区的定位中就区域协同发展的样板区以及全面小康社会先行区。从成渝经济圈的打造上看,在当下,成渝崛起不是简单的区域发展问题,更是国家优化经济布局、增强经济安全稳定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其中,县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是基本面。

身处成渝经济圈中部地区的安岳,所面临着的困境具有普遍性,围绕其打造“成渝中部重要节点城市和高品质生活宜居地”的目标定位,正拿出一份安岳“答卷”,这份答卷,对于整个成渝中部城市的崛起,所起到的探索和示范意义,令人期待。

未来之路:抱团寻找更大的机遇

除了机制层面的政策利好,眼下的成渝中部地区,还面临新形势带来的新机遇。

比如,重庆市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认为,区域协同发展能够形成一体化市场,降低经济体之间的运行成本和制度成本,促进区域经济体做大做强,从而提升引领力、聚集力和辐射力,促进要素集聚流动。

不难发现,多地已经开始着重发力。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时任资阳市市长的吴旭建议,设立成渝中部“3+3”川渝新区,包括资阳市安岳县、遂宁市安居区、内江市东兴区和重庆市荣昌区、大足区、潼南区6个区县,建议从交通区位、资源互补、产业关联度、生态保障功能等方面阐述推进成渝中部协同发展的优势和基础,备受关注。

此外,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足区委书记于会文也在建议中提及成渝经济圈中部地区的崛起,建议加快推动渝西川东交通互联互通,支持成渝中线高铁合理设置站点。

显然,作为“成渝之心”的安岳,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和成资同城化发展战略机遇中,备受关注,而其自身也正抢抓时机,抱团寻找更大机遇。

根据安岳的政府工作报告,成渝中线高铁获可研批复,安岳站完成初步选址,目前,安岳正着力推动成渝中线高铁(安岳段)开工建设,做好资安快速通道前期工作,力争成资渝高速公路城北连接线6月底前建成投用。同时,2020年,安岳将继续加强与川渝两地区县对接,探索双方合作、多方参与等方式,加快推进20个共建项目和39个重大项目。

事实上,借助文旅产业,安岳完全有可能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根据《四川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将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中部,共建遂宁潼南川渝毗邻地区一体化发展先行区、资阳大足文旅融合发展示范区。

身处其中,就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安岳正举全县之力,把旅游业作为富民强县的主导产业来抓,推进全域旅游发展,争创天府旅游名县,剑指成渝中部特色旅游目的地。目前,安岳与重庆大足、潼南等区县签订合作协议15项,40个项目(事项)纳入川渝高层合作互访,编制完成资阳(安岳)大足文旅融合发展示范区建设总体方案。

同时,依托成渝北线、中线和南线综合运输通道,推动中心城市极核带动功能沿轴带扩散,支持德阳、眉山、资阳、遂宁、内江等城市优先承接功能疏解和产业外溢,协同发展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夯实成渝地区中部支撑。

—— 这对于安岳、资阳,乃至整个成渝经济圈的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嘿嘿呼啦啦 2021-05-21

    抓住机遇,乘势而上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