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剧本杀店仿若一夜间从小众到过剩,创业者转行做发行,剧本游戏的终局在哪里丨封面天天见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4-16 15:53 118236

封面新闻记者 张越熙

4月16日,来自成都的小伙殷乐告诉记者,每天下班后同时打开英雄联盟与百变大侦探,一边打游戏一边玩线上剧本杀是他工作日的必备项目,一般两三局过后也就到了该休息的时候,线上剧本杀填满了他下班后的时光,已经成为了他的生活方式一部分。

近两年,随着明星大侦探综艺节目的出圈,线下剧本杀火了起来。2020年疫情影响下,剧本杀市场规模仍然以7%的增幅增至117.4亿元。不止线下,疫情期间,线上剧本杀App用户数猛增800万,服务器一度满载。成都作为较早孕育出剧本杀业态的城市,如今剧本杀市场又发展的如何呢。

线上打发时间,线下维系社交

玩家 :离开剧本杀,我怕自己真的沦为社畜

“我花在线上剧本杀的时间已经上千小时,纯属打发晚上的无聊时光。”殷乐告诉记者,和他一样在下班后选择以剧本杀消磨时间的年轻人不在少数。“线上狼人杀,大家只用付出时间成本,买个本开个房间就可以玩游戏,成本极低,玩家普遍水平不高,也经常会出现因为一些小事就中断游戏的菜鸟,体验感时好时坏。”殷乐说,正因为陌生人组局不靠谱,他找玩的好的线上玩家组了微信群,一有时间大家单独开房间玩。

图:殷乐的线上微信群

但这种线上建立起的社交联系并不能复制到线下。殷乐表示很遗憾,线上匹配的是全国玩家,希望以这种方式拓宽朋友圈的可能性很低,所以比起线上,他更喜欢线下玩剧本,表演性质的游戏,线下体验感永远优于线上,因为线下可以通过发言人的表情状态作为依据帮助判断而线上只能硬盘逻辑,遇到低端玩家基本整局的体验都会垮掉。

“2016年,我就开始玩线下剧本杀了,平均玩一次90元,我的投入也上万了,起初整个成都的店很少,大部分的店主都是嗅到了风头从狼人杀桌游店转型做剧本杀的富二代。近两年,明显的感觉到整个市场开始趋于规范,最大的表现就是店数量的增多,店与店之间开始有了服务、剧本质量的较量。”殷乐介绍,决定一个剧本杀店能否长久开下去的是整体店的服务质量,尤其是DM也就是工作人员掌控剧本进度的能力几乎决定了每个玩家的体验感,其次是独家剧本的数量。从本格本,到变革本,玩家的口味基本几个月就需要被更新一次,对于店的要求极高。

“我想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剧本杀的用户,毕竟这已经成了一种社交生活方式,离开剧本杀,我怕自己真的沦为社畜。”殷乐这么告诉记者。

图:玩家线下合影

不知不觉已然几百家同业对手

店主:竞争太激烈,我开始纯做发行

如殷乐感知的一样,成都剧本杀店数量激增,相关数据显示成都线下剧本杀店已增长至400家左右。这种激增对消费者来说是多了选择,对店家来说,却意味着其不得不变革。当记者找到成都老牌剧本杀店的店主致标时,他的线下店已然关闭良久。他告诉记者,因为同行的增多,竞争加大,他选择关掉了线下店纯做发行,手下有一批来自全国的剧本杀创作者,其中成都的以全职居多。转型到产业上游,掌握剧本发行,培养自己的作者群,利润才能更大。“和我合作的剧本创作者也有出过爆品的,通常通过剧本分成好的本子作者可以拿到近百万,比如《古木吟》的作者,但这是少数,大部分作者分成在几万块。”致标透露。

“一般新手作者的第一个本很难是爆品,有2-3个陆续推出后积累了自己的粉丝,同时也让发行的店家赚钱了,才有爆的可能性,当然和本子的质量与发行的营销方式也有很大关系。”尽管目前发行、店家、创作者都激增,但致标仍然很看好这个行业。“我的品牌一年能消化的作者和作品有限,一年大概发行8-10个本,但我很看好这个行业,目前剧本杀市场正处于百花争鸣的阶段。”

作者赚的多,有人会认为做发行的利润会翻倍,但其实作者和发行分成比例差别并不大。夜语探案馆的创始人张女士也曾对记者提及,如果是开店加发行,有买本、装修、人员等各种成本,其中买剧本也存在买到差本的风险,买到本之后有时还会需要付费请人内测好几轮,这也是硬支出。除此之外,做剧本发行,也需要参加各种剧本展,挖掘好的本子,经常需要通宵,对身体也是极大的消耗,她的店一天最多容纳17场剧本杀,抛去各类成本曾在半年之内回本,但这是两年前的市场数据。

剧本杀的终局在哪里?

作者-发行-门店-玩家,剧本杀看似已经形成了一个的闭环产业链,最终支撑起发展的还是内容创新,当变格、本格、欢乐、推理、阵营等风格都过剩,还能不能支撑的其剧本杀的市场,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近两年,剧本杀开始走向IP化改变之路,似乎正是希望为以上问题写下答案。《王者荣耀》《琅琊榜》等IP在被改编成剧本杀的形式后,用户的评价并不低,其每个剧本都是一个独立的游戏,而IP化可以更好的增强用户粘性及好奇心,对内容有更高的期待。

当一个优质的剧本诞生后,除了线下剧本杀,是否可以复制到线上,甚至被改编为舞台剧、话剧、互动剧等形式,实现IP化持久运营。3月,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大麦总裁李捷曾在接受采访时谈及IP《清明上河图密码》,作为一个非常有剧本杀风格的IP,阿里文娱也在寻找与之结合的切入点,尽管剧本杀和舞台剧不一样,社交为主游戏为辅,但沉浸式悬疑戏剧的改编可能会赋予剧本杀IP新的魅力。

剧本杀产业的发展契合了国家文化创新IP产业发展的大环境,但繁荣的市场背后也有隐忧,剧本杀这类内容化社交游戏能否被划入知识产权的范畴,仍有待观察。致标告诉记者,以业内人士视角看,尽管行业百花争鸣但行业整合期还没到,行业存在一些乱象。“但哪个行业没有野蛮生长期呢,尽管乱,但对于深耕行业且始终质量为重的玩家来说,只需要坚持等待规范期到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4

  • 一只 2021-04-22

    哇哦

  • 余生国风漫纪记录 2021-04-19

    还是喜欢玩

  • fm875912 2021-04-17

    落伍了,要与时俱进啊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