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底稿丨天津女记者被同事殴打致死 案发后施暴人迅速离婚转移财产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底稿 2021-04-06 16:20 51828

封面新闻记者刘秋凤

近日,“天津女记者被同事殴打致死”的事件持续引发网友关注。法院认定崔伟(施暴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赔偿小陈(受害人)父母经济损失64万余元。

小陈父亲表示,在案发9天后,即2019年3月28日,崔伟与其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将名下所有财产划分给了前妻。

事情发生后,崔伟其人引发了众人的关注。有不少网友在各个社交平台上发声爆料。封面新闻联系采访了其中一位微博账号为“宇宙飞船驾驶员就是我” 的爆料人,她表示,她与崔伟为前同事,崔伟家境条件富裕,她非常不解为何崔伟会离婚转移财产。

“她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很孝顺,毕业就参加工作……”小陈父亲告诉记者,他正在准备申诉材料,为女儿讨回公道。

受害人小陈

暴打头部

施暴者谎称被害人“因喝酒不省人事”

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记者通过采访和相关文书,大致还原了整个过程。

根据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2020)津01刑终401号(以下简称裁定书),2019年3月19日19时许,二人至天津市南开区的某餐馆用餐。当日21时57分许,二人用餐后离开,崔伟驾车送小陈回家。当晚22时10分许,二人驾车行至天津市红桥区水木天成翠杨园8号楼与9号楼间停留,在车内交谈过程中发生矛盾。

其间,崔伟有揪拽小陈头发、击打头部等行为,双方进一步发生肢体冲突后小陈陷入昏迷。后来,崔伟还多次推搡小陈头部,小陈头面部顶在驾驶室中控档把位置,崔伟再次击打小陈后脑。

约十分钟后,崔伟拨打110及120急救电话,告知民警及急救人员“小陈系因喝酒不省人事”,随后小陈被120救护车送至天津市人民医院抢救,此后小陈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家属被通知病危。

2019年3月20日,被告人崔伟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2019年8月11日,小陈在天津市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9年8月30日,经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提到,小陈符合头面部受钝性外力致颅脑损伤,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受害人小陈

网友爆料

施暴者在职期间常“炫富”

被害人与施暴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裁定书上表述为:两人系同事,且关系较为密切。

该案件在网络上引起了大量关注,有网民爆料崔伟曾担任过天津某网站的主编。

其中有一名爆料者发布了一则视频,较为详细地透露了崔伟其人,截止4月6日下午14时,该视频已有2.2万个赞,9863条转发,1080条评论。微博名为“宇宙飞船驾驶员就是我”的网友表示,2018年1月-2018年10月,她就职于一家互联网媒体公司,与崔伟是同事。在她离职后,小陈接替了她的工作。

“他会当着女性主管的面,谈论找什么价位的小姐。”该爆料人告诉记者,2018年,她当时并未觉得这是一种性骚扰,我只是觉得不舒服。现在才发现他这种做法不妥。

“我们很意外他会干出这种事情。”该爆料人表示,他前妻家境富裕,有两个孩子,平时也爱拿自己开玩笑,并未展现暴力倾向。“就那种油腻兮兮的大哥。”我知道他家有钱,常在我们面前炫富,名牌加身,开着宝马,我很不能理解他转移财产。”

在该爆料人的视频讲述中还提到,崔伟为人高调,包包是LV的,皮带是古驰的……他聚餐中几次透露他前妻娘家是做生意,家底殷实。他此前在公司中是市场总监,跑业务拉广告,拿的是全公司最高的工资,但每个月到公司的时间非常有限,但在该爆料人在职期间,并未发现崔伟拉回业务。

“他的名字叫崔伟,但我并不清楚是不是这家网站的主编,事情发生以来,我始终是迷迷糊糊的一种情况。是否当过火炬手,也是网络信息,我也不知情。”小陈父亲告诉记者,他根本不认识崔伟其人,小陈生前也未曾向父母提及此人的事。

爆料人网络视频截图

赔偿64余万

这笔钱如何计算出来的?

“我正在研究我女儿案件的申诉的材料准备,正在和相关人员碰头讨论。”小陈父亲告诉记者,这几天一直在忙申诉的事情,要求公正判决。

根据裁定书,被告人崔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被告人崔伟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642545.91元。

这笔钱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裁决书显示,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有天津市人民医院出具的住院患者费用明细、预收款收据、抢救急诊费票据、采购药品费票据等证据证实实际发生额共计651607.91元,扣除崔伟先行支付的5万元,以601607.91元确认;护理尿片及护理用纸1800元,该项费用系实际损失,但因其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酌情考虑1000元;其主张的专家会诊费用2000元,因其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不予支持;其主张的交通费2610元,该项费用系实际损失,但因其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酌情考虑2000元;其主张的丧葬费按本市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6323元乘以6个月计算,以37938元确认,以上共计642545.91元;

值得关注的是,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赔偿金不符合法律规定,不予支持。裁定书显示,根据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只限于犯罪行为直接造成的物质损失,不包括精神损失和间接造成的物质损失。

4月4日凌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津法之声回应称:将履行审判监督指导职责,对案件进行审查,确保案件依法公正处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封面新闻】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5

  • fm1901191 2021-04-07

    😒

  • 小静静雅 2021-04-06

    ??????不敢发表看法

  • 还我漂漂拳 2021-04-06

    他都把人家打死了,才判15年啊。?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