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背面的成都面孔:打飞的来成都做脸,谁手机里还没几个医美销售丨封面天天见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1-03-05 11:00 57273

封⾯新闻记者 孟梅 张越熙 付文超

“总是觉得,脸上差一点意思。”

2021年春节期间,留在成都过年的四川内江小伙殷乐去打了玻尿酸。他告诉记者,早先他已经尝试过光子嫩肤等轻医美项目,对于男性医美他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虽然我是男性,但我的需求也是切实而合理的。沟通的过程中,殷乐下意识看了几次手机,利用手机屏幕的反光确认仪态,还向记者提问:“你觉得我的鼻梁是不是还可以再高一点。”

在对于美的包容不限性别的当下,近两年男性医美的数量在暗暗提高。3月4日,四川娇点医学美容医院集团总经理刘浩告诉记者,就娇点来说,男性消费者占比已经超过了5%,未来上涨的趋势也很明显。

美呗平台的数据也显示,春节期间,平台男性消费者的成交占比约10.9%,十个消费者中,就有一个是男性,而在成都,这个比例十分接近全国数据,达到了8.4%。新氧“颜究院”数据也表明,在过年期间2020年12月~2021年2月,做光子嫩肤、点阵激光、玻尿酸填充、激光祛斑、皮秒激光、热拉提等项目的男性消费者队伍明显扩大。

00后谈医美:

谁的手机里还没几个医美销售

如今的私密,当年的隆胸。成都的医美产业环境,为成都医美思想开化与发展提供了更优沃的土壤,年轻人为悦己消费的萌芽破土的越来越早。美呗数据显示,2020年12月到2021年2月中,18到22岁年龄段的消费者占比39%,而在成都范围内,这一比例扩大到了49%,其次全国范围内年龄阶段占比较高的依次是26-30岁人群、31-40岁人群、23-25岁人群,分别占比18%、16%和15%。换句话说,00后已成为医美消费的主力人群。

00后大四女生萱萱在毕业那一年去打了瘦脸针,还没有绝对经济能力的她,人生第一次医美得益于母亲做医美被送了“赠品”,换句话说,母亲很支持她走入医美机构,在踏入社会前“打整”一下自己的形象。“我总爱嗑瓜子,咬肌很大,瘦脸针也是寄托了我对于瘦脸的期望。不过在打了瘦脸针后,我没有继续去做维护和保持。”萱萱告诉记者,原因是她想做的项目挺多,希望等有了独立经济能力一一实现。“身边的朋友们做医美的挺多,有人已花了大几万,局部微调、皮肤管理的都有,医美是件很常见的事,但大家普遍还是对其保持敬畏的心,没有盲目跟风来做。”

“尽管我现在还没有医美的进一步打算,但我加了很多医美机构的联系人,经常会和她们沟通咨询。”她熟练的搜索起了几个联系过的ID向记者展示:“现在00后,谁手机里还没几个医美销售呢。”

遮住尴尬期的⼝罩

成为了很多人走进医美机构的动力

“趁着大家都戴口罩,做了医美项目也没人注意。”遮住了恢复尴尬期的口罩,让医美行业在疫后迎来了小高潮。

美呗数据显示,平台成交额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2月有明显下滑,于去年3月开始回升,4月迎来了全行业的消费反弹,之后恢复到正常的水平。2020年12月到2021年2月,春节成交额不降反增,成交额提升12.8%,比起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成交额提升44.1%。

同样来自于成都的消费者王女士告诉记者,她刚刚做了果酸换肤,算是一个非常基础的轻医美项目,但治疗期的她面部有了正常的爆痘蜕皮反应。“幸好现在大家都带口罩,不会引起太多注意。”她表示,尽管是轻医美,在选择医美机构时,还是挑花了眼,面对医美平台上几十家提供相关项目的机构,她闭眼盲选了一家看起来价格更低的。

记者查询到,根据成都官方公布的数据,2016-2018年成都医美机构的数量分别为159家、276家、407家,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成都以21家的数量,成为全国医疗美容医院数量最多的城市,同时也是全国医美机构增速最快的城市。同年,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授予成都“中国医美之都”的称号。2020年,成都成立了全国首个医美产业国有投资平台,注册资本1亿元,成都“医美示范街区”、“医美小镇”、“成都医美节”等概念接连出世。一系列利好政策之下,成都医美行业的准入门槛也在放开。

刘浩告诉记者,与北京、上海公立医院整形外科非常发达相比,成都医美行业94%的市场份额由民营医美机构占据,这也是成都医美活跃的原因之一。

“便宜质优”成为成都标签

打“飞的”来成都做脸成时尚

成都医美行业如火如荼,除了全国首个医美产业国有投资平台成立,各大相关资本也纷纷落子成都。仅2019年,就有22个大项目落地成都,吸引投资300亿,覆盖医美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成熟的产业链,积极的政策环境等因素作用下,让成都有了便宜的标签。美呗平台数据显示,2020年12月到2021年2月,省外赴成都的医美消费者占比高达30%。

“我每年固定要做三个项目,瘦脸、玻尿酸和热玛吉。”在北京某互联网公司做市场的何女士说:“以前都是在韩国和日本做,去年也是朋友推荐,来成都做。”89年出生的何女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但皮肤紧致,面色白皙,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因为在头部互联网公司做市场的小头儿,收入还算是丰厚,在生完二胎之后,她开始了自己的微整形之路。“先是打打水光针,然后再陆续做了一些其他的。”何女士说,现在七七八八弄下来,一年怎么也要花个5万左右。“以前都是用假期出国去做,韩国、日本都去过,也有一两家熟悉的医院,现在出不去了,只能在国内。”何小姐说:“在成都做一次玻尿酸的价格是韩国的一半吧,其他都没啥区别,还挺好的。”由此,2020年何女士先后跟朋友来成都做了热玛吉和双眼皮,把每年的固定项目放到了成都。

“北上广的消费者来成都做医美项目,抛开来回机票,预算还有的剩,这不是段子。”刘浩介绍,尽管很多人看来医美是暴利行业,但因为行业加速线上化,机构间价格的透明,让行业竞争更加激烈,在医美机构数量饱和的成都市场,这种竞争压力更甚,导致成都医美的价格相比一线城市低得多。“但低价并不代表低质,只是对于大型机构来说,利润在极度压缩,这种低价导向的消费环境长期看来是不利于医美行业发展的,毕竟医美行业服务与品质维护需要成本,但消费者有时过度追求低价,只想为产品成本付费,忽略了医美购买的不是单次消费而是整套服务。对此医美机构也需要自省,忽略质量的一味低价竞争不应该成为行业现象,医美本质是满足消费者悦己需求,打造以品质为核心的品牌竞争力,这也是跳脱同质化的关键。”刘浩评论。

美呗CEO龚连胜也抱有类似观点,“看起来成都医美市场目前是供大于求的状态,但实际上,细分到优质机构数量和占比,成都纵然在全国范围内有优势,但依然是‘供不应求’。”他告诉记者,据相关数据,全国医美行业约有4万家机构,其中只有1.3万家合规,目前经过中整协推荐的5A级机构,全国仅有50多家。这些数据表明,全国优质机构依然很少。

“成都医美竞争白热化,疫情加速了劣质不合规机构的淘汰,也促进了优质机构脱颖而出。优质医美机构有广泛且固定的客源,良好的现金流,稳定高效的团队等,这都是支撑其挺过疫情的原因所在。经过疫情的洗礼,优质医美机构留存了下来,之后的医美行业也将会朝着更严格更规范的方向前进。”龚连胜认为,医美市场竞争激烈外加透明度变高,机构能通过信息不对称赚的钱越来越少,这将影响大多数机构的利润,不过这是我国医美行业趋于规范的一条必由之路,也是今后医美行业的常态所在。“但终归,品牌与品质是行业生命线,将成为机构服务拉开梯队的核心竞争力。”

医美市场的B面:

热玛吉火起来时,已并不是业内最新的抗衰技术

“尽管成都看起来是全国医美氛围最好的城市,但中国的市场渗透率很低,消费者教育依然任重道远。”刘浩介绍,近两年热玛吉非常火,但热玛吉火起来的时候,其实已经不是最新的抗衰技术了。他补充解释,医美行业方兴未艾,技术产品不断更新迭代,在热玛吉被明星带火从而被大众知晓时,业内已经有了更新的抗衰技术,但大多数消费者却不知道。

因为医美平台的存在,行业线上化也让价格越来越透明,消费者存在盲目追求低价,或追求“价高心安”两种极端消费心理,也导致部分小型医美机构出现乱标价以及过度压缩成本提供问题产品等现象。刘浩告诉记者,按照规模和实力从大到小的顺序,医美机构通常被划分为医疗美容医院、医疗美容门诊部、医疗美容诊所三个级别,市场经历了绝对的医生导向到绝对的设备导向后,正在寻找医生与设备之间的理性平衡。

他建议,消费者在选择服务时要综合权衡医生专业度与设备先进度,医美总归是购买一整套服务的行业,忽略掉大型机构或者综合医院的服务溢价,仅追求绝对的低价,正是医美消费频现维权事件主要诱因之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fm1001086 2021-03-13

    “总是觉得,脸上差一点意思。”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