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Clubhouse频出,语音社交会是中国互联网的新风口吗?

界面新闻 2021-02-23 09:04 29784

记者 | 于浩

在被马斯克一波“带货”之后,一款来自大洋彼岸硅谷的纯语言聊天社交软件Clubhouse飞速霸屏中国各大社交软件。由于采用新用户邀请制,一时间Clubhouse邀请码一“码”难求。

极简的语音社交产品形态、高质量的用户群体以及其生产的高质量内容、马斯克等名人带货所引发的猎奇心理等等因素影响下,使得Clubhouse具备了不同于传统语音聊天房的商业价值。

1月24日,纯语言聊天社交软件Clubhouse完成了一亿美元的B轮融资,由Andreessen Horowitz领投。此轮融资之后,Clubhouse估值已达10亿美元。

飙升的估值与用户数都显示出Clubhouse模式可观的发展前景,也让“Clubhouse模式能否落地中国”成为了创投圈极为关注的议题。而当Clubhouse无法在中国大陆使用之后,本土化的需求似乎变得更加迫切。

2月11日,映客直播旗下团队上线了对话吧。数天前,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鲸准也推出了Capital coffee。此外,早在2019年,果壳也曾推出一款名为“递爪”的语音社交产品。

这些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尽管与Clubhouse在用户定位与产品属性等细节上存在一些差异,但产品形态上有诸多相同之处。如何走出一条符合中国社交环境、且能持续发展之路,将是摆在各式中国版Clubhouse们面前最大的难题。

对话吧:邀请KOL,“高举高打”

2月20日晚上,奉佑生、包凡、朱啸虎、周亚辉等创投专业人士的一场对谈使得“对话吧”这一产品进入到大众视野。

这款由映客直播旗下团队开发的产品在形态上与Clubhouse类似。

在拉新层面,对话吧同样选择了“老邀新”的方式,其使用界面与Clubhouse很类似。新用户完成注册之后,即可根据主题选择房间参与讨论。与Clubhouse相同,对话吧并不提供以文字或者视频为媒介的交流方式,新用户只能选择以语音的形式参与讨论。

据对话吧项目负责人江宇航透露,对话吧于2月11日正式上线,截至2月20日已有四千以上注册用户,活跃用户一千人,且用户平均使用时长接近三个小时。

与Clubhouse不同,对话吧上线之后主动邀请各个领域的KOL入驻,并组织了一场以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人脉为基础的高质量对话来为新应用引流。在奉佑生看来,对话吧是重运营的产品,是“必须邀请KOL高举高打”的产品。

得益于各界大V的入驻,对话吧目前的用户调性仍以知识分享为主,这或许是对话吧区别于国内大平台上其他以娱乐化为目的的音频社交功能的产品特性。但是随着注册用户数的增多,如何平衡高质量用户与“水化内容”之间矛盾,会成为对话吧需解决的问题。

Capital Coffee:资本漩涡之外的“咖啡厅”

Capital Coffee(以下简称“CC”)是由36氪旗下团队研发的语音社交软件。与对话吧相同,CC同样以邀请制为主要拉新方式,以Clubhouse的产品形态为蓝本。

老用户可通过手机号邀请无名好友加入。此外,新用户可以选择填写信息登记表,登记自己的姓名、手机号码、职业(选填),CC团队会根据新用户的登记信息定时审核,并为通过的新用户发送邀请短信。

与对话吧相比,CC发布时间尚短,房间数也相对较少。在界面新闻参与旁听的时间内,房间里讨论的话题曾涉及到佛学、隐形眼镜行业到企业服务领域投资等多个方向。

“今天,我们发布Capital Coffee这个APP,希望能为深处资本漩涡里的人们提供一场所延续你们的讨论,亦或找到一个新的精神避难所。”从CC的宣发语来看,未来创投方向的讨论会成为CC主要关注的话题类型之一。

背靠36氪、鲸准等金融、创投方向的信息提供商,CC在内容输出方面似乎有着基因层面的优势。据房间内客服人员预告,之后CC会开展诸如“ToB企业服务”等话题类型的专场讨论。

递爪:年轻人的社交“客厅”

与上述两款产品相比,递爪上线时间较早,甚至略早于Clubhouse。

2019年底,果壳网开始探索语音社交,并研发推出了递爪。与Clubhouse、对话吧、CC相比,递爪在整体色彩、Logo等产品形态上更偏年轻化。且新用户注册的门槛也相对较低,不需要老用户邀请码,通过手机号验证之后即可完成注册。

语音聊天界面上,递爪与对话吧、CC的不同之处在于,递爪的“客厅”(即聊天室)仅支持六位发言人,其余参与者只能选择旁听。

出身自果壳的递爪本身也带有很强的知识分享的属性,在界面新闻的体验过程中,诸如日本文学、心理学、2021年A股等“硬核”话题不时出现。

而除知识分享之外,递爪同样关注产品的社交属性。

注册完成之后,新用户需要填写递爪提供的“三观鉴定”试题,描绘自己的性格;其次,用户的开麦时长等数据到达一定等级之后才可以在递爪上开设“客厅”;除语音媒介之外,递爪在“客厅”内为旁听者提供了文字弹幕,在产品一级页面下提供了“广场”与“聊天”功能方便用户分享动态,与新朋友做进一步的私密交流。

这些细节似乎暗示着,在试图撬动大V输出高质量内容之外,递爪同样关注着普通年轻群体的使用体验。正如递爪产品负责人朱晓华曾于采访中提及,“递爪从一开始比较关注普通人,一个年轻的二十来岁的普通人,能在递爪里玩的好,对产品来说是更有价值的。”

可以看出,无论是对话吧、Capital Coffee还是递爪,其产品逻辑主要是通过语音媒介天然低门槛、具备陪伴感的特点来刺激用户进行交流,同时试图以交流内容为基础沉淀社交关系。

但想要复刻Clubhouse在硅谷的成功,并非易事。

2月22日,据三言财经报道,映客旗下音频社交产品“对话吧”在安卓和苹果商店均已下架。目前,在应用商店内已经无法搜索到“对话吧”APP,但对话吧APP仍能正常使用。对此,映客方面回应称,下架因为在做技术调整,几场大活动之后用户的BUG有点多,需要紧急调整。

对话吧选择“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背后,反映出语言聊天社交模式的诸多不确定性。毕竟Clubhouse模式能否落地中国的讨论尚无定论,甚至Clubhouse本身的产品形态与用户生态也仍在进一步的探索当中。

音频社交产品如何实现商业化变现、在发展增量用户的同时如何保证社区氛围与用户体验、在用户数激增的同时如何确保产品功能稳定更新等等问题,Clubhouse都尚未给出成熟的解决方案。

这也意味着,“中国版Clubhouse”在未来要面对的变量还有很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