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猜了,乡村振兴应有此“局”

新华社客户端 2021-02-20 10:36 28163

文/宣武门甲1号

昨天是年后开工第一天,圈子里一条新闻“爆”了,确切地说,是一个新的国家机构的亮相——国家乡村振兴局。

这个新局很是低调,就连财叔的诸多央媒小伙伴,报道时也都只引用了一个简单的旁证,诸位应该都看过,就是2月16日《求是》杂志那篇署名“中共国家乡村振兴局党组”的文章。

一篇文章,一个署名,表明新机构已经成立了。

▲《求是》2021年第4期目录。图/新华视点

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事还有另外一个旁证,而且信息量更丰富。

《求是》杂志署名文章的第三天,也就是2月18日,晚上9点,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了一档八集脱贫攻坚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联合制作单位有两家,除了中央电视台,另一家,就是国家乡村振兴局。

与只有一个署名的“官宣”文章相比,这档专题片里可以看到更多细节。

▲原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图/央视专题片《摆脱贫困》

比如,在第一集,刘永富出镜接受采访,他被标注的身份,是“原国务院扶贫办主任”。新加上的这个“原”字,已经表明了国务院扶贫办这个机构的变化。类似的还有李实,在专题片里,他的身份是“原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如果还不明白,没关系,接着看。在专题片中,另一位出镜干部是苏国霞,她的职务身份是“国家乡村振兴局综合司司长”。而根据公开资料,苏国霞此前的职务,是“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司长”。

▲国家乡村振兴局综合司司长。图/央视专题片《摆脱贫困》画面

这就很直白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猜的,近些年,尤其是十八大以后,中国的政治生态逐渐透明化和机制化,风清气朗,不需要那么多神秘感。国家乡村振兴局,就是由诸位熟悉的国务院扶贫办整建制改革而来。

从财叔获得的消息来看,新机构的人员编制、内设机构及行政关系,暂时和原来的国务院扶贫办基本一致;国务院扶贫办的官网上,也还没有做任何牌子或者人事信息上的更新调整;外部能看到的变化,就是第三方媒体渠道零星出现的新机构名称和一些领导干部的职务。

不过,虽然看起来只是名称的变化,背后却大有深意,这两天财叔看到的最精准的一句概括,叫“标志着一段历史的结束和另一段历史的开启”。这两段不同的历史,分别叫做“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

这样的顶层机构衔接变化,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是国务院的议事协调机构,成立于1986年5月16日,当时称国务院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1993年12月28日改用现名。国务院扶贫办就是领导小组下设的办公室,具体承担日常工作。

与之相对应,我国相关省区市县级政府,也成立了各行政层级的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和扶贫办,负责本地的扶贫开发工作。中央的各项扶贫资金,也是在每年年初一次下达到各省区市,实行资金、权力、任务、责任“四个到省(自治区、直辖市)”。

这样的机构设置下,就形成了一系列为解决绝对贫困问题的体制机制,搭建了一整套脱贫攻坚的行政架构,多年经验下来,也被证明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全国性开展扶贫工作的系统。

▲中国各级政府扶贫机构示意图。图/国务院扶贫办网站

而如今,众所周知,通过组织实施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脱贫攻坚战,我国已经如期完成目标,绝对贫困问题已经得到历史性解决。各级扶贫机构为主体的扶贫工作体制机制,也就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

根据中央安排,脱贫攻坚取得胜利后,工作重心已经发生历史性转移,其中最重要的战略,就是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2020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为此还强调,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压于脱贫攻坚,必须加强顶层设计,以更有力的举措、汇聚更强大的力量来推进。

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央从顶层设计层面开始筹划扶贫机构向乡村振兴机构的调整事宜,成立“国家乡村振兴局”,统筹全国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工作,合情合理,也应有此局。

可以预计,中央层面的顶层架构调整到位后,在原有的全国扶贫工作体系下,省区市各级扶贫工作机构也会跟着一起调整,全面转向乡村振兴。

一些地方已经有了调整的端倪。比如昨天已有媒体报道,1月15日,河南焦作扶贫办干部透露,焦作将根据上级相关工作安排,推动焦作市扶贫办的整建制改革,组建焦作市乡村振兴局。

其中不仅涉及扶贫系统的机构和人事变化,还可能牵扯到其他一些机构和职能部门的协同调整,当然千头万绪,纷繁复杂,但迈出“名正言顺”这一步后,财叔也愿意期待,国家乡村振兴局及地方各级乡村振兴工作机构能理顺上下内外关系,贯彻落实好中央的战略部署,继承好扶贫工作时期的优良作风与精神财富,承担起新征程上的新历史使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