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观众席上的“龙兽医” 一年要掏3000次牛屁股:治愈动物,也治愈自己|看见正能量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4-02-09 10:10 179573

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王一理

一年掏3000次牛屁股的龙殿俊,这个春节感觉像做梦,因为,在大年三十这一天,他将坐在央视春晚的观众席上。看春晚,逛北京,当了三十多年兽医的他,还被儿子送进了医院,儿子想给他检查一下身体。

2月7日上午,要赶去央视春晚的彩排,早晨8点多,龙殿俊接受了封面新闻记者的采访。而平时8点多,在黑龙江巴彦县,他可能正在睡回笼觉,因为经常凌晨会接到乡亲们的电话,有小牛犊要生了!虽然龙殿俊的这些日常,有很多人早已在他三百余万粉丝的社交平台上看过了,但朴实善良的他,需要被更多人看到。

龙殿俊说:“治愈动物,也治愈自己,互相循环”

采访之前,本以为龙殿俊会很讷言,记者也做好了电话那头随时空气凝固的准备,没想到,他非常健谈,说起和动物相处的日常,他也是满心欢喜......

不忍心看牛生病,后来成了兽医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巴彦县龙庙镇,牛是当地大部分家庭的经济来源,龙殿俊作为在村子里干了快30年的乡村兽医,已经是村民口中的“神医”,给牛接生、助孕、治疗等是他的日常工作。即便如此,在二十多年前,他也是个初出茅庐、不受待见的小兽医。

龙殿俊告诉记者,在他小时候,家里的耕地主要靠牛,牛在他们家里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并且任劳任怨。从那时起,他就非常喜欢和牛呆在一起,也不忍心看到牛生病。初中毕业后,受家庭环境影响,他选择了继续学习三年的畜牧兽医专业,“这在农村也算是一门手艺。”1995年毕业之后,满怀期望的龙殿俊把家从屯子搬到了龙庙镇,开了家兽药店,也上门接诊,不过他也自嘲:“创业初期,确实出现了很多小插曲。”

“因为那时候比较年轻嘛,有点自信,就觉得自己是在学校里专业学习了先进的技术,有丰富的理论基础,所以其他人都还什么都不敢做的时候,我一毕业就特别自信地开了诊所。”但是在之后的出诊过程中,龙殿俊逐渐意识到,光有理论知识而没有实践经验是行不通的。在一次给牛人工授精时,龙殿俊说:“我当时一看它那个症状,觉得这不正好跟我在书本里学的一样嘛,就照本宣科地诊治,结果在我给牛输液之后,人家主人找到我,说是还在淌血,我那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技术出了问题。”正因如此,龙殿俊现在也总结了一套给牛接生的心得:一是要学会判断牛当下的状态,二是要用好适用于动物的“直肠妊娠检查法”。

经过了数次的实战经历后,龙殿俊逐渐熟练掌握了救治动物的本领,他也正式开启了兽医之路。这条路上,他乐此不疲,似乎当真是风雨无阻。他向记者回忆,自己年轻的时候很能吃苦,即使在冬夜遇上刮风下雨,他也要骑摩托车按时到达跟村民约定的地方,“我当时是骑了一段时间确实感觉受不了,手也不好使了,就是也冻得手指头伸不开,完了那脚冻得像猫肉似的可疼了!”直至出诊结束到家后,他才有机会上炕暖身子。

一开始,这份职业的收益还不足以维持家用时,龙殿俊也未曾想过放弃,虽然起早贪黑已成常态,但他却感到特别充实。为了随叫随到,他养成常年不喝酒的习惯,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村民半夜打电话也能接到。

在龙殿俊眼里,他既是在救动物,也是在救人。“现在政策越来越好,我们当地的养殖规模也越来越大,不管大家养什么,但时间长了,人跟动物之间有感情了,如果要是真要生病的话,主人也是会特别难过的,这还不算上有些就是靠养殖为生的人家。”龙殿俊告诉记者,把动物治好,人的心情也会好,这其实也是一种相互治愈。

是村里的“神医”,也是短视频里的网红


虽然龙殿俊在和记者交谈中不愿亲口承认,但他在乡亲们口中“神医”的称号倒也不是空穴来风。他有两个绝活,一是“测孕神手”,二是“龙一针”。前者的功能跟检查人的B超相似,不管在龙殿俊面前是什么状况、什么年纪的牛,只要确实是有了崽,经他的手一摸,都能算出母牛的怀孕时长;而后者则是指他的扎针技术高超,因为牛的皮毛很厚,没有一定的力度无法扎进去,而且如果在扎针时因偏离让牛感到疼痛,牛极有可能会发狂,所以兽医必须一针见血,但是每到龙殿俊手起针落,还没等牛反应,就已经输上液了。谈及这两个绝活,龙殿俊也只是谦虚地说:“只是在不断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一点经验。”

老道的医术不仅让龙殿俊在村子里赢得了好口碑,他也因此和村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龙殿俊那里,出诊不收钱、催孕不收钱,用药、手术、接生才收钱;如果碰到手头不宽裕的乡亲,也可以先赊账。凌晨出诊是常事,半夜归家也是常有,30年来,他在村子里是随叫随到。不过龙殿俊觉得一切都是相互给予的真诚,他告诉记者,每次他诊断完准备离开,路上碰见村民,大家伙都很热情地给他拿点自家种的东西。“感觉自己有很大的使命,每次他们给我投来敬佩的目光,我心里也高兴。”龙殿俊说。

在2023年以前,龙殿俊一直在巴彦县默默耕耘着他的兽医事业,直至一次偶然,儿子龙宣庆用视频记录下他的工作日常,发布在社交平台后,很快便在网络上走红。

龙殿俊说,有一次他半夜去给一户人家误食耗子药的牛洗胃,他儿子见状就跟了上去,“我儿子就在旁边把手机拿出来开始录,他说这个故事情节太好了,比如治疗过程、牛的反应,还有老百姓焦急的情绪之类的,没成想他回家就连夜剪完了,然后第一次在网上发视频就火了,点赞量、播放量都很高。”龙殿俊告诉记者,其实他当时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只记得儿子很高兴地给他报喜,说自己有素材了。

龙殿俊透露,自从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走红,他儿子现在的工作重心就是回乡给他拍视频,有时也会帮他打个下手。除此之外,他的生活也有很大的变化,“现在还有外地的粉丝给我打电话呢,就是说看了我的视频,就来咨询我,有时候我还要参加各种活动。”龙殿俊说,他现在有时候一天能接近20个电话求助,于是索性建了个微信群,专门给大家进行答疑解惑和科普一些关于养殖的知识。

龙殿俊和钢琴大叔易群林合影

这条治愈之路,家人是坚实的后盾


在乡亲们眼中,龙殿俊是受人钦佩的大好人,但是由于工作内容的特殊和早出晚归的作息,他也疏于对家人的陪伴。龙殿俊直言,儿子以前对他的这个职业是比较抵触的,“他以前对这个行业比较陌生,然后也觉得比较埋汰,再加上工作中也挺危险的,所以他以前也不太能接受,我也没想过一定要让他也接手这个。”

直到2023年,创业受挫的儿子回到家乡,亲眼看到了父亲起早贪黑出诊的全过程,见证了父亲治愈生灵的画面,而他拍摄下来的视频也受到了网友的关注和赞赏。从以前不愿承认父亲的职业,到现在逐渐重新理解父亲心中的那份“坚守”,龙殿俊很自豪地跟记者说起现在家里人的态度,“我儿子跟我说,在农村也挺好,兽医这个工作很充实,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感受到了人情味儿,这是在其他地方体验不到的。”

如今,他儿子不时会在社交平台上直接表达对父亲的崇拜,还专门给视频专辑起名叫“我爸的治愈之路”,也许也是应了龙殿俊主页的签名:“治愈动物,也治愈自己,互相循环”。

豆瓣评分高达9.5的英剧《万物生灵》中,兽医詹姆斯说:“世界不仅是我们的,也属于万物生灵。动物的情况无法预料,人的一生也难以预知,你得真心爱这一行才撑得下去。”自然,在前几十年的悠悠岁月里,龙殿俊都撑过来了,并且他也将和他的家人们一起,继续探寻这条治愈之路。

封面问答>>

封面新闻:今年大年三十受邀现场看春晚,当时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龙殿俊:说实话,确实没想到。来之前我们还想着三十这天能不能吃上饺子,然后这次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北京,也去逛了圆明园和一些博物馆之类的。

龙殿俊现身北京

封面新闻:现在您兽医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了,有没有考虑过收学徒呢?

龙殿俊:这个倒没有,因为我们当地大量农户在进行养殖,所以从事兽医行业的人也挺多的。

封面新闻: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你会觉得给牛治病脏吗?

龙殿俊:我大概一年要掏3000次牛屁股。在有些情况下,这个步骤是没法省去的,刚开始工作时,我确实也恶心过几回,但干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有些事总要有人来做。

封面新闻:您刚刚也提到其实你们村子做兽医的人不少,那您觉得为什么会收到了观看春晚的邀约呢?

龙殿俊:我个人认为,一个是年龄,我从事这个行业的时间比较长;第二个方面可能是老百姓对我的认可吧,就是时间长了可能触动感情了,有时候我走在路上碰见一些村民,他们一看是我,都面带笑容就来了。

(本文图据受访者)

评论 6

  • fm488c05 2024-03-06 发表于四川

    学习了

  • 叶子 2024-02-12 发表于陕西

    关注

  • fm2082462 2024-02-11 发表于四川

查看更多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