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求助|产妇要求救护车上生产被拒? 家属质疑胎儿已露头遭医生堵头 婴儿至今已昏迷一个月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11-26 14:16 151978

章女士的宝宝出生后一个多月至今未醒

封面新闻记者 杨帆

11月25日,广西贺州市的章女士向封面新闻发来“云求助”:10月5日,她在去医院生产的路上,宝宝被贺州广济医院的医护人员延误出生20多分钟,导致重度窒息休克,已经连续昏迷一个多月,甚至还有成植物人的危险。章女士希望为至今还未苏醒的孩子维权。

章女士报料:

路上耽搁久了,孩子出生时没心跳呼吸

据章女士介绍,10月5日上午,待产中的章女士在贺州市贺街卫生院住院部分娩发作。因为羊水已破,染有胎粪,出于安全起见,需要去上一级医院进行救治。章女士的家人打电话给贺州广济医院,请求派救护车急诊。上午11点过,广济医院的医护人员到达卫生院对其进行产检,医生发现其宫口已开三指,胎儿的胎心听了也正常。

章女士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当时很担心羊水破裂危及胎儿,医生安慰她说,这很正常,回医院就可以生了。

医护人员将章女士转移到救护车里,车开到了鹅塘路口,遇上红灯。章女士说:“孩子已经见头了,医生才叫救护车闯红灯,然后就用手堵住我孩子的头。我当时要求在车里生,医生说不可以,因为救护车上没有消毒,怕感染,加上救护车上没有抢救设备,就一直堵到医院住院部门口。”

章女士说,进了医院电梯后,她实在忍不住了,哭着恳求医生让她在电梯里生,医生拒绝了她的请求,并对她说:“你要相信我们医生。”

章女士回忆,到了4楼产科,又换了另一个医护人员用手堵孩子的头。好不容易到了产房,章女士生出来的孩子全身发紫,当时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无哭声,四肢软,刺激无反应,心率未闻及。”经医生人工心脏复苏抢救,婴儿恢复心跳,之后转到新生儿科救治,直到现在还未清醒。

正在救治中的宝宝

章女士称,卫生院到医院的距离大概有20公里,因为堵车而且没提前开救护灯,导致路上耽误了至少10分钟。从进医院到产房,又花了10多分钟。

据了解,该新生儿是章女士的第四胎。

贺州广济医院回应:

一路鸣笛闯红灯,医生没有堵胎儿头

封面新闻记者在贺州广济医院出具的一份《贺州广济医院关于章×投诉的答复》文件上看到,广济医院对路上耽搁较久的说法是:“回院途中,孕妇诉腹痛渐密,嘱孕妇放松。因国庆假期道路较拥堵,救护车一路鸣笛闯红灯加速返院。途中电话通知二线医生、儿科医生及产房做好接产准备,开通急危重症孕产妇绿色通道。”

贺州广济医院对章女士的投诉回复

至于章女士指责医生堵着孩子的头不让其在车上顺产的说法,院方的解释是:“救护车行至我院路口时,孕妇诉腹痛有便意感,立即褪去孕妇裤子及护理垫,未见胎头拨露。嘱孕妇放松,因考虑孕妇第四胎,不排除急产可能,遂将手置于护理垫外,以防万一。”

这份文件还明确写道:“新生儿出生窒息病危,系产妇自身问题引起,并不是医生用手堵住胎儿、不允许其在救护车上或电梯分娩延误生产而导致的。出诊医师当时手未穿戴手套,不可能做出用手堵住胎儿头部行为(违背院感要求,引发医务人员自身感染可能)。”

10月4日,章女士在生产前一天的B超检查

11月26日,封面新闻记者致电贺州广济医院的李副院长,他说:“当时出诊医师并没有堵头,而是用手置于护理垫外,属会阴保护举措,这是一个规范动作,而非用手堵住胎儿头部行为。”而章女士的胎儿生下来大脑缺氧除了有窒息原因,李副院长称,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性,“患者生产前两天的胎检显示,胎儿的胎动已经减少。”李副院长表示,院方已经给患者进行过多次解释,但对方一直表示不理解。“希望患者可以通过向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申诉,或者走司法程序,法院判医院该承担多少责任,我们就承担多少。”

贺州市卫健委建议:

患者和家属可通过正当途径维护权益

贺州广济医院对“在救护车上及电梯上生产而导致新生儿窒息病危的答复”,令章女士很不满意。她说:“当时在救护车上还有我的婆婆,她有看到医生堵着孩子的头,孩子的头发我婆婆也看见了。”章女士还说,救护车最开始是正常行驶,连救护灯都没开,是医生看到婴儿露头情况紧急后,才开始一路鸣笛闯红灯的。

章女士孩子的入院记录

目前,章女士和院方的争论焦点之一是:当时在救护车上和在电梯里有没有人为堵住新生儿的头?

那辆救护车上没有装监控,所以没有直接证据显示当时医生的行为。10月9日,章女士要求医院封存10月5日那天的院内监控,后来又报警并数次向贺州市卫健委投诉。“当时我老公在医院有看到入院的监控,监控画面中医生有堵头的动作。”

10月29日,章女士接到贺州市卫健委的通知,可以去医院封存监控。让她失望的是,院方告知她,10月5日白天的监控已被覆盖,只有当晚的监控录像。

章女士说:“警方和卫健委都介入了,可医院以覆盖为由,事发当天也不拷贝保存(监控视频)。如果他们是清白的,为什么不备份来应对这种医患纠纷?”

李副院长也解释了为何监控录像被覆盖的原因,“事情发生后,我们给患者家属调看了现场监控,也跟对方说了如果要封存监控,需要先向公安机关申请,但后来他们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和我们对接,这样耽误了20多天后监控就被覆盖了。”李副院长表示,如果患者认为院方这方面有问题,那更应该走司法途径,因为司法机关会认为医院有销毁证据的嫌疑,这样对患者会更有利。

贺州市卫健委对患者要求封存监控录像的答复建议

近日,贺州市卫健委介入这起医患纠纷后,对章女士提出了4点建议:“建议患者或家属通过《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途径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1.医患双方共同协商解决纠纷;2.通过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第三方协商解决纠纷;3.通过贺州市医学会医疗事故争议技术鉴定途径解决纠纷;4.通过人民法院的诉讼程序解决纠纷。”

参与方式

1、进入封面新闻点击首页下方“云求助”悬浮窗,即可进入求助平台,分流至云投诉、云求助、云线索。在求助平台上,填写相应的求助内容后,即可完成求助信息上传。

2、打开“封面新闻”客户端,点击进入青蕉页面#云求助-云投诉#话题在线留言互动。

3、可以通过封面新闻的官方微博、微信或抖音账号,以及青蕉视频官方微博进行留言,发起求助。

4、您还可以拨打热线028—86969110,进行求助。

所有求助内容,经编辑审核通过后,即视为发布成功。

封面新闻将24小时实时解答、跟进,并提供相关协助(为保护隐私,相关信息将会保密,请放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7

  • fm1835876 2020-12-05

    照他们所说,孩子头未露一直堵住我阴部干嘛?

  • fm1835876 2020-12-03

    @加油,我的小天使。:医生出诊不戴手套,当时是怎么为我产检的?

  • fm1835876 2020-12-03

    @加油,我的小天使。:途中我要求生产,何丽萍拒绝说不可以,车上没消毒也没有抢救设备,,还一直恐吓我们,手也隔着纸尿裤一直堵着孩子的头,甚至到了医院还换了另一个医务人员堵着到产房,一分钟不到孩子出生完全没心跳呼吸,全身发紫。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