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 | 我给珠峰量身高③“测三代”邢雄旺:登顶珠峰“量身高”之前,已经拍了40张“珠峰照”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5-23 18:10 50777

封面新闻记者 刘建 段意茜 吴枫  廖秀发自珠峰大本营

28岁的邢雄旺,报名了。还从上百人的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2020珠峰高程测量队中的一员。

邢雄旺的爷爷和叔叔都是原国家测绘局工作人员。爷爷是炊事班长,叔叔是采购员。和爷爷和叔叔从未来过珠峰相比,这一次,“测三代”邢雄旺不仅可以站在珠峰面前看风景,拍下“珠峰照”,他还要给珠峰量一量“身高”。

跟拍照一样,可喜欢了

小时候,邢雄旺常听家人讲爷爷和叔叔的“珠峰故事”。

1975年,中国登山队第一次给珠峰“量身高”。那时,爷爷在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当炊事班长,一天三顿,还不忘给大家做夜宵。2005年,叔叔在国家测绘局财务司工作,负责珠峰测量装备采购工作,为珠峰测量提供保障。

从前在农村,邢雄旺也经常见到从事测量的工程人员,拿着设备仪器——一个望远镜,进行测量工作。他感到新奇,“站到那个仪器跟前,感觉跟你拍照一样,可喜欢了。”

后来,邢雄旺也选择了测绘这个行业。2010年,他来到国测一大队第二中队,从事大地测量,地形图调绘等工作。

2020年,邢雄旺作为测绘第三代,亲自参加测量珠峰任务。叔叔得知,隔几天就会通过微信,和邢雄旺聊一聊珠峰,有鼓励,也有嘱咐。在叔叔看来,侄子这一次,也算替他圆了登顶珠峰的梦。

霜掉到脸上,特别难受

4月15日,登山队员从海拔5800米的珠峰过渡营地出发,抵达珠峰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进行高海拔登山适应性训练。

在那里,邢雄旺第一次出现高反,呼吸困难,浑身没劲,

晚上,气温低,帐篷里会结霜。刮风时,霜掉到邢雄旺的脸上,跟下雨一样,特别难受。在睡袋里来回翻身,用手把脸上的霜抹掉,整晚未合眼。

高海拔带来身体不适,测量工作并未因此耽搁。

邢雄旺刚来西藏时,一直在羊八井训练基地,实地操练每一项封顶仪器。在定日休整时,他也在院子里练习仪器操作,“感觉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

从海拔6500米往上攀登,抵达海拔6600米的位置,他们开始攀冰,往高山靴上带冰爪。那里有连续十几米的垂直冰壁,非常陡峭,邢雄旺有些恐高,抓着安全绳,用脚尖硬往冰壁里面踢。

上到海拔7028米,遇到公认难度最大的北坳冰壁,他们来回爬了10个小时。下来之后,邢雄旺身体完全透支,坐到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邢雄旺说,这是十年来,他遇到的最有挑战性、难度性最大的工作。

看起那么近,又那么远

在邢雄旺眼里,每一个位置和海拔的珠峰,都有不同的美景。他比划着,“实际感受到的珠峰,离我们太遥远了。但在大本营看珠峰,就感觉挺近的,顶峰清晰,壮观伟大,似乎走个一两天就能走上去。”

但在海拔5800米的过渡营地,是看不见珠峰顶的。再到海拔6000米的位置,开始有绒布冰川,往远方看,可以看到珠峰。当攀登到海拔6500米以后,珠峰山体底下有一个洼处,视野不太开阔,珠峰又不见了。要等攀爬到海拔7028米,才又能完整而清晰地看到峰顶。这个攀登过程,需要三天。

邢雄旺测量过,从大本营到珠峰顶,直线距离只有18公里。而攀登的距离,仅仅从大本营到海拔6500米前进营地,要走20公里。“那时,你会感觉珠峰特别遥远,因为它的山体太伟大了。”

珠峰看起来那么近,实际却又那么远。

邢雄旺休息时,总会望着珠峰,拍下她每个时间点的“美照”:白天一碧万里,峰顶飘着云彩;夜晚星月交辉,点点铺洒在峰顶。

翻看自己拍下的40多张“珠峰照”,邢雄旺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能爬到珠峰顶,测到我们测绘人亲自测得的高程数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fm922182 2020-05-25

    攀登高峰,中国精神

  • 一步杀十人 2020-05-23

    登山队员,很辛苦,注意安全!

  • 佘樂 2020-05-23

    真搞不懂也不能理解,这种以付出生命为代价去登峰的意义何在?我个人认为,这种用自不量力去挑战生命极限的行为也是对家人的不负责和担当。愿珍惜生命!拿出热情去作更有意义的事!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