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财报丨卡位热综“曲线前进” 连同布局长音频会给腾讯音乐带来更大想象空间吗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5-14 09:45 47280

封面新闻记者 张越熙

一场疫情让线下演出停摆,倒让人更加关注起线上娱乐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宣布打造TME Live,音乐现场演出、线下音乐节目录制纷纷迁移至线上,通过直播等方式触达消费者,在疫情期间,TME、网易云等在线音乐平台动作频频。

腾讯音乐集团发布了2020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总营收同比增长10%至人民币63.1亿元(8.91亿美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Non-IFRS)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人民币11亿元(1.56亿美元)。

先来看下笔者比较关注的两个TME财报关键数据。

1. 腾讯音乐第一季度收入63.1亿元,同比增长10%;来自于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大部分来自全民k歌和酷狗的直播收入)营收为人民币42.7亿元,同比增长3.3%。直播收入的ARPU值同比跌12.9%,环比跌20%。

2.今年一季度在线音乐服务收入从2019年同期的16.1亿元人民币增长了27.4%至20.4亿元人民币,在线音乐订阅收入为12.1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第一季度的7.1亿元人民币收入,增长了70.0%。付费用户达4270万,同比增长50.4%。

对TME情况比较熟悉的人都知道,虽然腾讯音乐是一家音乐公司,但的确大部分收入来自于直播。这一季度TME总收入增长10%,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板块营收同比增长3.3%,用户同比增长13.3%,比笔者预期的少了些,毕竟是在疫情期间,这样的增长略显不足,也从侧面说明了直播用户的确到达了一定的天花板,在短视频平台分流用户的情况下,保住原有用户为基础,TME还是要增加用户平台转移的成本,加固直播护城河才好。未来预计腾讯音乐社交娱乐版块会持续上涨,但应该看不到动辄30%以上的增速了。

第二点,在线音乐付费用户的增长,这是一个让人比较看好的点。首先是中国音乐产业的确在巨头的推动下逐渐让用户养成了付费意识,腾讯音乐坚持的付费流媒体模式成效明显,用户愿意为原创等好内容买单了。

抛开大环境,这种付费用户的提升我认为很大原因来自于腾讯音乐的综艺版图“曲线前进”。要想通过支持原创音乐人音乐来提高用户付费筹码,增加用户平台迁移成本就相当于只节流不开源,快速的方法是音视融合,通过音综影响力赋能引流到音乐平台。所以我们能看到近一两年,从《中国有嘻哈》到《中国新说唱》,到近期爆火的《我是唱作人》,以及还未播出就已经预定独家互动的B站《说唱新世代》等,腾讯音乐布局网综卡位独家音源,很好的将热综圈起来的听众聚合沉淀到了自己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平台上,这种综艺市场的布局很好的把眼球经济转化成耳朵经济,带动了流量影响力和音乐用户消费力。可以说,2020年堪称综艺音乐发展的分水岭,而腾讯音乐抓住了圈层用户的心理,为付费用户的增长攒下了筹码。

除以上数据外,比起恰逢疫情特殊节点,一季度净利润、月活等不尽人如人意的数据,显然TME live以及长音频的战略更能作为对腾讯音乐预判的根据。

先讲TME live ,TME live是腾讯音乐全新推出的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有通过线下筹办+线上直播以及纯线上呈现两种形式,在疫情这种情况下线上线下结合的演出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音乐产业台前幕后从业者的困境,盘活了产业资源,也为艺人开辟了新的演出方式。从目前几场演出看,用户关注反馈较好,但这种免费的优质演唱会一旦脱离了疫情下的环境,且有了付费门槛,还能不能持续获得用户青睐得以变现,需要观察。

除此之外,线上线下结合的live模式不止存在于在线音乐行业,抖音的DOULive沙发音乐会、DouLand电音节等说明了短视频行业同样应用于这一公式,在线音乐始终躲不过与短视频平台在抢夺用户注意力上的交锋。

再看长音频,这也是腾讯音乐在破局用户增长瓶颈上的一步棋。比起其他在线娱乐内容,长音频市场的渗透率还很低,这也意味着将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不仅可以拉新,还能寻求老用户的付费转化。不过腾讯貌似也是喜马拉雅的股东,喜马拉雅、蜻蜓FM等一干PGC平台,多面临知识付费成本投入大,营收规模用户规模难以为盈利能力加码的尴尬局面,UGC平台如荔枝也没办法很好的寻求内容成本和盈利之间的平衡。长音频能不能自身破土开花的同时,抵御住短视频、直播形式的冲击,书写出腾讯音乐的新故事,留给我们的想象空间还有很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