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渝双城志:山水相依⑤|千年出成渝记:封闭盆地跃入内陆开放前沿

封面区块链 该文章已上链 >

封面新闻 2020-04-24 07:00 52055

封面新闻记者 李贵平

在中国的地理版图上,偏处西南的四川周边均是铁璧合围的山地,这些山地把天府之国围成一个巨型的、自给自足的城堡——西部是人迹罕至的青藏高原东南缘;北部是大巴山、米仓山,外围则是横断中国南北的秦岭;东部是巫山,东南部是大娄山;南部是大、小凉山以及云贵高原。

如此“局促”之盆地,古往今来,外人进入四川或川人去往外省,只有翻越川北蜀道和乘船过川东三峡这两种主要途径。

蜀道三峡,一北一东,山水相依,串联起雄关高岭、大江大河,也穿越着中国历史的重重山川。这两条水陆要道,既是见证中国交通发展的活化石,也是人类筑路、航运史上的不朽奇迹。

如今,无论是蜀道还是三峡,交通条件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蜀道易”与“高峡平湖”为内陆开放提供了交通物流支撑,水陆空立体交通物流网络,让成渝更快、更好地连接世界。

剑阁县古道遗址

天路云端 神奇蜀道

先民们以血肉之躯修筑众多隐秘古道,如同草蛇灰线一样,穿越川陕之间的千山万壑,把偏安西南的四川与中原大地连接起来,是为蜀道。

蜀道因“蜀”而得名。古蜀国最早为商、周方国,历经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五代。战国时秦灭蜀,设蜀郡。三国时,刘备建蜀国。五代时王建、孟知祥建前、后蜀国。元代以后,蜀为四川省别称。《史记·范睢蔡泽列传》说“栈道千里,通于蜀汉。”唐代大诗人李白《蜀道难》诗:“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更是传诵千古。

在中国历史上,若能取得秦岭以南的汉中盆地和四川盆地,经常能成就“王霸之业”。在众多历史节点,蜀道都扮演着主角,或是大一统的肇始者,或是王朝的拯救者,与其说这是一种巧合,不如说是一种得天独厚的历史必然。

许许多多精彩的历史故事都发生在蜀道上。血雨腥风,旌旗猎猎,杀伐之声回荡在关隘丛林。对于中国古代政权来说,要王天下,就一定要取汉中和巴蜀;而要夺取汉中和巴蜀,对于中国古代传统的崛起于黄河流域的军事政权来说,就一定要开凿从北向南、连通关中平原与汉中盆地、四川盆地的蜀道。

《四川全图》之剑阁图

明清之前,中国的政治中心一直稳定在北京,这使得关中地区的政治地位随之下降。明清以后,蜀道的主要交通方向从原来的南北走向,重点变成了东西走向,即变成了以长江为主干的峡路交通地位的上升,这也使四川的对外联系重心从川西转向了川东南,其重要表现就是重庆(渝州)的地位崛起。由于重庆的崛起,使得四川盆地形成了以成都和重庆为双中心的城镇分布格局。重庆被设为直辖市,更是蜀道的交通重心从南北向东西转移的重要表现。

蜀道沿线的交通也发生了巨变。到2019年底,川渝新增G8515线荣昌至泸州段高速公路,南渝、遂渝、成安渝和成渝高速公路逐渐构成川渝公路网主骨架,让天堑变通途。按照泸州市与重庆市荣昌区、永川区、江津区今年4月签署的行动计划,正在紧锣密鼓推进的一系列重点任务中:成渝铁路扩能改造;隆黄铁路隆叙段扩能改造及叙毕段建设;南充—荣昌—泸州—毕节城际铁路等一批项目,打造便捷联通区域节点城市的城际铁路和普速铁路网;重庆-泸州-宜宾沿江货运铁路、永川至泸州市域铁路(延伸至川南城际铁路)、泸永高速公路、长江泸渝段生态航道整治项目等,将更进一步地便捷川渝两地的交通,密切两地的联系。

川江航运 水陆通衢

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蜀道难》,最经典的名句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而诗中“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一句,有学者认为这是李白描绘的长江三峡的自然景观。

长江三峡自古交通不便,特别是峡江两岸绝壁夹江而起,壁刃千尺,瞿塘峡和西陵峡段更是以滩多水急著称。滩险处,水流如沸,泡漩翻滚,汹涌激荡,惊险万状。每遇洪水季节,川江航行中断,上下往来交通断绝。

三峡两岸,悬崖峭壁,壁立千仞。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奉节古城草堂河口,还可看到北岸那刀砍斧削般的绝壁腰际,缠绕着如腰带般的石径,这就是长江三峡非常有特色的与长江并行的纤道。

嵌凿在悬崖峭壁上的三峡纤道(1911年)

历史上的三峡纤道,自瞿塘峡附近的白帝城起,经巫山至与湖北交界处鳊鱼溪,全长97.5公里,号称“二百里纤道”。纤道中,水急滩多,上行船需人力拉纤助航。上滩时,需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绞滩”。绞滩的纤夫,既辛苦又危险,需匍匐前行,进寸退尺,稍有不慎,便船毁人亡。

为便于通行和出于其他功用方面的考虑,先人在峡江两岸留下了许多古栈道遗迹,有名的有瞿塘峡栈道、孟良梯栈道、偷水孔栈道、大宁河古栈道(盐道)等,这些硬生生从悬崖峭壁开掘出来的栈道、盐道,既是峡江交通变迁的缩影,也是峡中名胜古迹之一。

广元附近的栈道遗址

从古至今,航运艰难,三峡两岸的人民充分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为铺平三峡畅通的道路交通,付出了人力、物力、财力乃至于生命的代价,消除了很多安全隐患,也积累了丰富的航运经验。

三峡沿岸历史上经常发生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如东汉永元十二年(100年),三峡中的西陵峡发生山崩,形成著名的险滩——青滩,此后青滩又多次发生巨型岩崩,造成断航,最长一次从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起,断航时间竟长达82年之久。历代政府采用积薪烧石、燃煤锻烧等方法凿平礁石,清除巨石。

早在2004年,三峡航道就成为长江最繁忙的水运线。三峡交通的彻底改变,始于2008年世界最大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主体工程的完成。2019年开始,重庆提出要打造三峡水运新通道,提升黄金水道航运能力,加快构建区域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这个绿色工程将彻底打破瓶颈和梗阻。

近年来,成都、重庆的国际航线不断快速增长,加快了机场扩建和临空经济建设步伐。到2019年,成都已先后新开通了直飞芝加哥、伊斯坦布尔、罗马、德里、温哥华、赫尔辛基、布鲁塞尔等14条国际客货运航线。截至2019年12月22日,成都的国际及地区航线数量达122条,其中定期直飞国际航线71条,在我国中西部地区持续位居第一。

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国际及地区航线累计达到95条,不仅加快了重庆市建设国际航空枢纽的步伐,也缩短了重庆与中欧、日本和东南亚相关城市的时空距离,推动客流、物流双向聚集,实现互利共赢。

通达国际的航空枢纽形成,与陆路、水运航线交通枢纽开辟出更多的“新蜀道”,改变了千百年以来古蜀道与川江的出川通道格局,开创了巴蜀与世界的密切联系、交流合作的新时代! 

蜀道难 川江险

成渝承载千年的交通记忆

对话专家

李勇先,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地理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范仲淹研究会副会长,四川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宋史、历史地理、地理文献整理与研究。

【说蜀道】

封面新闻:何为蜀道?其线路大致是如何走向的?

李勇先:“蜀道”就是指入蜀的道路。从广义上来讲,凡是入蜀的道路都可以称为蜀道,无论是从关中进入巴蜀,还是通过川东长江三峡进入巴蜀,都称为蜀道。历代许多巴蜀游记直接就以“蜀道”作为书名或篇名,如清代王士祯《蜀道驿程记》、李德淦《蜀道纪游》、现代文学大家郭沫若《蜀道奇》等,都是以“蜀道”来命名。

蜀道至少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开通,甚至更早的新石器时代晚期。广义的蜀道包括川东一带的水陆交通道路。尤其是川东古代巴国盐井资源十分丰富,巴人很早就利用川东水陆交通道路进行食盐贸易,成为巴国立国的重要经济支柱。巴国与楚国、蜀国之间的战争也主要是为争夺盐井资源而展开。大家都知道巴蔓子,宁愿自刎,也不原意将盛产盐的地方交给楚国。当时巴国所许三城包括鱼邑(重庆奉节、重庆巫溪)、巫邑(今重庆巫山),正是盐泉所在之地,这是巴国经济命脉所在,故蔓子宁愿舍弃自己头颅,也要力保这些地方不致丢失于楚,足见其忠于巴国热爱、巴国之心。

蜀道的几条主路线

从狭义的蜀道来看,蜀道仅指我国历史上翻越秦岭、巴山、沟通汉中盆地、关中平原与成都平原几条古驿道。主要有翻越秦岭从关中进入汉中盆地的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翻越大巴山、米仓山从汉中盆地进入四川盆地的金牛道、米仓道、荔枝道等,统称“秦蜀古道”;而陇蜀之间的道路在历史上最著名的有河南道(又称吐谷浑道)、阴平道等, 统称为“陇蜀古道”。

封面新闻:由于视野的拓展和新的道路发现,蜀道在历史上发生过哪些线路变化?

李勇先:举个例子,先秦、秦汉时期的金牛道最初的路线要经过白水关,也是我们晓得的张仪、司马错攻蜀所经过的道路。在白水江左岸金牛古道上出土了大量战国文物,如出土有秦武王二年秦国颁布蜀地种田的《为田律》,该木牍出土于青川秦墓中,就有铸刻“相邦九年吕不韦”字样的古代兵器铜戈,铸有小篆“蜀郡”二字的先秦农具古锸,上百座战国墓和大量汉墓中出土的“秦半两钱”、巴式剑、古铜镜、陶器,刻有“成亭”字样漆器等可证。

唐宋时的金牛道,已经改为沿嘉陵江进入蜀地,也就是自今陕西宁强县阳平关--沿嘉陵江抵四川广元。这是金牛道的第一次大改线,这条道路比秦汉金牛道更加便捷。

明清时期,金牛道又出现了第二次改道,元代以后金牛驿道北段不再取道嘉陵江河谷,而是取道更为便捷的五丁峡、七盘岭一线。以上是关于金牛道北段即今陕西宁强大安至四川广元昭化之间干线的变化。

封面新闻:围绕蜀道这个“古战场”,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惊心动魄的重要历史事件,请举例说明?

李勇先:从历代军事战争来看,蜀道上名关险隘众多,如剑门关、仙人关、武休关、百牢关、饶风关、孤云山、两角山等,都易守难攻,历史上金牛、故道、褒斜、傥骆、阴平等蜀道上不知发生过多少次惊心动魄的战争。

由于川陕蜀道大致南北平行,在历代军事战争中,兵家常常利用栈道或数路并进,或佯东西,或于蜀道关隘险要之处据险阻击,设伏制胜,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军事奇迹。公元前316年,秦惠王派张仪、司马错从金牛道灭掉巴蜀,设立蜀郡、巴郡进行直接统治,为秦国统一奠定了重要基础。

还有大家熟悉知的刘邦“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汉中王刘邦用张良计谋,明修子午栈道,麻痹项羽,却悄悄从另一条故道出汉中,占领陈仓进而夺取关中,攻入咸阳,成就霸业。三国时,魏国大将邓艾率奇兵翻越摩天岭,从阴平偏道攻入成都等都发生在蜀道上。

【说三峡】

封面新闻:现在来说说三峡。峡江两岸绝壁壁刃千尺,每遇洪水航行中断,纤夫船工异常艰难,请介绍一下这方面情况吧。

李勇先:我们平时说的川江,是指宜宾至湖北宜昌一段,其中宜宾至重庆称上川江,重庆以下称为下川江。下川江所流经的三峡地区,因两岸山峦夹峙,水流湍急,所以又有“峡江”之称。峡江自古就是进出巴蜀的门户。这一段水流湍急,沿途险滩多达一百余处,其中瞿塘峡、巫峡和西陵峡最为险要,古代说此地“镇渝川之水,扼巴鄂咽喉”。

历史上,三峡地区多次发生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造成航道断绝。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记载,大禹曾凿瞿塘峡“以通江”,开西陵峡“断江峡口”,终于使长江顺利通过此地,顺流则下,直奔东海。晋郭璞《江赋》说:“巴东之峡,夏后疏凿。”扬雄《蜀王本记》说:“时巫山峡壅,而蜀水不流,帝令鳖令凿,以通江水也。”这些传说中的英雄人物大禹、开明氏对疏通三峡航道做出了重要贡献。

封面新闻:川江纤夫辛苦又危险,稍有不慎便船毁人亡。请问,著名的“川江号子”跟这有关吗?历代地方政府对三峡险滩又是如何整治的?

李勇先:由于长江上游自古滩多水险,舟行稍有不慎,就会遭遇覆没的危险。早在唐代,就有专门的“篙工”专司引导航行。明清时期,也有专门滩师负责引导过滩。同时,在川江上逆水行舟,仅靠船工划水是不够的,还需要纤夫在岸上拉纤,于是在川江上出现了专门拉纤的纤夫这一职业。

在拉纤时遇到不同纤道和障碍,甚至意外情况,为了统一动作和节奏,由号工领唱,众船工帮腔、合唱,从而产生了“川江号子”。在长期劳动实践中,川江纤夫创造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号语,成为飘荡在川江上的艺术绝唱。

旧时三峡一带的船工很艰辛

由于川江航道多急流险滩,经常发生沉船事件,造成重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历代地方政府经常对这些险滩进行整治,还有民间乡绅、商人、船帮、僧侣等集资整治川江险滩。如清嘉庆、道光年间,奉节和万县一带官绅商民捐资,对庙基子、东洋子、猴子石、狐滩、白纤滩等险滩进行治理,并修筑了纤台、纤道,极大地方便了船只航行。又如清政府早在康熙年间,在川江上大规模地设立救生红船,尤其是在三峡泄滩、巴峡、瞿塘峡、滟濒堆、新滩、獭洞峡、黄牛峡等处设立救生小红船,随时向遇险船只提供救助。

【说变化】

封面新闻:如今,无论是蜀道还是三峡地区,交通条件早已发生改变,火车、航空、公路等网络运输四通八达,走向全国乃至世界。您能谈谈这方面情况吗?

李勇先:是的,无论蜀道还是三峡,数千年间穿越着中国历史的重重关山。随着如今交通的全方位发展,已经成为一份厚重的历史文化遗产。

先说蜀道。1956年1月通车的宝(鸡)成(都)铁路,具有里程碑意义,它是突破“蜀道难”的第一条铁路。宝成铁路北起宝鸡,经凤县、两当、徽县、略阳、宁强、广元、剑阁、江油、绵阳、广汉、德阳、新都至成都,与成渝、成昆铁路接轨。2017年底西成高速铁路开通后,更是方便了古蜀道沿线的交通出行。

注意到一个现象,连接川陕两省近现代建设的公路、铁路、高速路,基本上是在古蜀道的基础上修筑的,选线也主要是沿古蜀道线路设计施工的。比如川陕公路,就取线于古褒斜道和金牛道。由西安到四川万源的西万公路,北段取线于子午道,南段取线于荔枝道。由周至到洋县的周洋公路,大部取线于傥骆道。由眉县到汉中褒谷口的褒斜公路,取线于秦汉褒斜道。由南郑县到四川南江线的二南公路,基本上取线于米仓道……这简直是在历史的隧道一路疾行啊。

三峡地区的交通巨变同样激动人心。上世纪50年代以来,川江航道得到逐步整治,暗礁险滩排除,特别是葛洲坝工程的兴建,提高了三峡水位,彻底改变了川江航道,青滩、泄滩、崆岭滩、滟滪滩等险滩等都已尽没江底,三峡险滩均已化险为夷。

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实施,重庆作为长江上游的重要港口城市,航运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早在2012年,重庆经三峡库区的水上货运量、港口货物吞吐量就双双突破亿吨。2018年夏,重庆开通智慧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将重庆物流企业、货运企业、各园区、制造企业和金融企业聚集在一起,建成一个下游延伸到城市配送,上游延伸到生产企业的全产业链的物流生态圈。

成渝地区,除了成渝铁路、川北铁路、达万铁路、宜万铁路、渝怀铁路和遂渝铁路等,还有重庆上至成都、下至宜昌的高铁。三峡周边,也有重庆江北机场和宜昌三峡机场,连接了走向世界的网络交通。

“一江碧水、两岸青山、三峡红叶、四季云雨、千年古镇、万年文明。”四通八达的公路建设也带来了旅游出行的便捷,有两个例子让我印象很深:往昔三峡地区最山高水急、悬崖如林的巫峡、瞿塘峡,2017年来修建了两条奇崛的自驾公路:一条是谷底公路——当九路,由此巫山至神农架130公里出境通道全线贯通。另一条是云端公路——三峡云巅·神女天路观光线,完全高建在悬崖绝壁上,穿梭在云霄林海中,沿途可以鸟瞰巫峡、巫山十二峰等。这在以前简直难以想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5

  • fm868162 2020-04-26

    [得意]

  • fm883010 2020-04-25

    川渝一家亲。

  • 山人4263 2020-04-25

    [得意]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